1. 首页
  2. 物联网

物联网仍“寄生”政府补贴 专业镇能破题?

  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布局正在演变为一场全国式的地方经济赛跑。东莞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正在国际市场发出更多的声音,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创造“新东莞奇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必将带动东莞经济走出低谷。

  传统制造领域推广困难重重

  5月份通过的《东莞市加快发展物联网建设智慧东莞规划(2012—2015)》,提出到2015年物联网实现产值800亿元以上。800亿元目标的提出,可见物联网产业被寄予厚望。

  对东莞来说,物联网的广泛应用,有很强的产业支持。然而,与在公共领域的易推广不同,在被认为能广泛应用的东莞传统制造业,物联网却遭遇到重重困难。

  物联网串起智慧东莞

  2010年8月,东莞市物联网产业基地进入首批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至今已有3年。曾经被称为“云里物里”的物联网技术,如今逐步运用于东莞各个领域。

  创建于2007年的东莞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前两年成立了思谷数字有限公司,目标瞄准东莞的制造企业,致力于提供物联网管理和生产技术。

  思谷总经理王瑜辉说,思谷专注于制造业企业物联网的研发,如微电子制造装备与技术的IC
装、测试装备等,柔性电子制造装备与技术的RFID标签制造装备等。

  RFID标签可以实现数据的实时采集,可记录产品从原料到出库的所有资料,数据更加客观,还能将生产线上更换流程的时间由2—4小时缩短至半个小时,并且可以即时查单。

  思谷与东莞龙昌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发的模具RFID标签,目前就在龙昌的玩具制造车间得到了应用。每一个玩具模具都镶嵌了红色的抗金属RFID,当它们被送到生产线上,模具的类别、压制过哪些产品、生产中遇到哪些问题,都一一记录在RFID中。产品流程出现问题,马上可以调出信息查询。

  致力于研究智能交通解决方案的东莞星谷信息科技公司,主要研究的是公交车在营运过程中的安全和管理。公司内有一套远程集中管理平台,通过在东莞市的每辆公交车上安装的4个摄像头获得移动无线数据3G信号,将车辆在行驶中的音视频、GPS定位信息实时上传至监控中心。再通过这个物联网“指挥”的监控中心,实时观看每辆公交车司乘人员的精神状态、行车路线、停车次数等。

  此外,这套技术还与交通局的平台进行了对接,可以为城市交通拥堵发出提示。例如,莞城玉庭家居南十字路口交通正常,虎门珠江花园东则行车缓慢,这些监控信息都可以通过监控中心大屏幕即时显示。在个人手机上,只要向运营商付费,就可以共享这项物联网技术。

  根据东莞物联网产业促进会的估算,2012年该产业在东莞已经有300多亿元的产值。

  东莞物联网应用有很强的产业支持

  发展物联网产业,促进产业发展,推动城市转型升级,建设智慧城市,是东莞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

  摊开东莞物联网产业分布图,东莞物联网产业几乎涵盖了从研发到生产的各个环节、各个产业链条。例如,广研院的云计算、电研院的芯片、工研院的电子标签
装等。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曾被邀请来东莞与物联网企业交流,他认为,应用物联网技术不仅可以提升政府的管理水平,还可提升企业的生产管理水平和企业的制造技术水平,进而提升企业竞争力。

  他说,东莞发展物联网产业,更多的是要被越来越多的东莞制造业企业广泛采用。

  对东莞来说,物联网的广泛应用,有很强的产业支持。然而,与在公共领域的普遍推广不同,在被认为能广泛应用的传统制造业,物联网却遭遇了不小的挫折。

  以RFID标签来举例,其有效应用主要是在模具、玩具和家电行业,在服装方面的应用却很难。思谷公司总经理王瑜辉曾经跟以纯谈过合作,但是因成本问题无疾而终。以纯1年差不多生产1亿件服装,每个标签成本以0.5元计算,那么以纯每年在服装标签上的花费就有5000万元。

  东城牛山的鼎派物联网技术公司去年为东莞一家大型造纸厂制定解决方案。可一谈到建设成本,公司就迟迟没拍板。单一个仓库就有上万吨的纸张,上万个纸轴,每装一个RFID就要三四十元的成本,加上感应器,基础投入已经非常高昂。

  业界像这样“只开花不结果”的案例并不少见。“企业都是有顾虑的,上这套系统投入是很大的。”王瑜辉说,企业为了提高管理效率,还是很渴望应用这项技术,但要考虑成本问题。成本压不下来,让许多企业在应用物联网时望而却步。

  他说,企业下决心应用物联网技术,还需要一个过程。而这样的“骨感现实”,也是新产业面临的共性问题。

  王瑜辉也不讳言,东莞的物联网,政府的给力支持起了很大的作用。这几年公司能够一直做下来,有赖于政府对于产学研平台的多种扶持资金,真正从市场上获得的盈利尚不多。

  或在专业镇平台找到支点

  根据中国物联网白皮书的发布者——赛迪顾问出具的《东莞市物联网产业发展现状及政策调研报告》,东莞不仅在RFID、传感器以及传统的通信部件制造上基础良好,而且传统产业正面临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在信息化和智能化需求的驱动下,东莞被认为具备了发展物联网的良好土壤。

  做物联网服务的企业就会知道,服务价格高企是因为解决方案的难以复制性。在模具企业是A方案,而到纺织业又是B方案。即使在同一个产业里,不同公司不同的应用环境,方案也很难复制,设计成本就高了。

  政府带动政策一直都有,那么,如何在应用端突破服务价格高企这一难题?

  邬贺铨说,东莞有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像大朗毛织、虎门女装那样具有“一镇一个特色产业”的特点,东莞物联网企业可以根据各个镇街特点和企业的具体需求来制定服务内容,通过与专业镇整体打包合作,推广物联网技术的应用,帮助东莞的制造业企业提升竞争力。

  在思谷的科技展厅可以看到,家具、毛织产业的物联网控制系统,只需要经过环境的重新考量,就能够将这些应用推广到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中去。王瑜辉分析,东莞可以利用专业镇优势,慢慢进行整个产业链的培育。

  “大朗有毛织平台,玩具、造纸、家具几大支柱产业都将建立新平台形成群聚效应。物联网可以通过不同行业的平台力量,进行跨行业跨平台资源整合。”东莞战略新兴产业促进会副秘书长林丽霞说,基于政府带动和企业推进的两方面需求,物联网应用可以在专业镇公共技术服务平台上找到支点。

  

物联网仍“寄生”政府补贴 专业镇能破题?

  新兴产业最终成长为战略性产业,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而不是人为规划的结果。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