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国际运营商竞推VoLTE 规模商用面临两大挑战

  全球越来越多的运营商推出VoLTE(Voice over LTE)服务。8月21日,俄罗斯运营商Scartel宣布开通了支持SRVCC(单一无线语音呼叫连续性)的VoLTE服务。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到2013年年底,全球将有12张VoLTE商用网络和800万VoLTE用户。


  近年来,OTT业务对全球范围内的电信运营商的传统业务冲击日益增大。而VoLTE伴随高清话音(HD Voice)的出现,为运营商对抗OTT服务提供商提供了新的手段,或许可将语音业务的竞争引向一个新的阶段。


  运营商加快推出VoLTE步伐


  据了解,运营商Scartel采用MVNO(虚拟网络运营商)模式,除了为终端用户提供LTE高速数据业务外,还提供基于VoLTE的语音业务。Scartel的LTE网络支持目前最先进的SRVCC技术,该技术可实现语音业务在LTE和2G/3G网络之间的平滑切换,使得终端用户即使在通话过程中移动离开了LTE覆盖区域,仍能切换到2G/3G网络上继续通话,保证了语音业务的连续性。


  去年8月,韩国移动运营商SK电讯、LG U+、美国第五大移动通信运营商MetroPCS竞相推出了VoLTE商用服务,成为全球首批提供VoLTE服务的运营商。


  不久前,AT&T网络运营总裁Bill Smith表示,AT&T已在一些地方进行了VoLTE测试,并将在今年年底进行初步市场推广。与此同时,AT&T最主要的竞争对手Verizon无线也表示,将在2014年年初推出正式商用VoLTE服务。


  在中国,中国移动日前在GTI亚洲大会上宣布,将于2014年实现VoLTE全网商用,双待机和csfb(cs fallback)将作为语音过渡方案。按照中国移动的规划,2013年下半年进行VoLTE较大规模业务实验,2014年上半年进行VoLTE大规模外场实验和尝试,2014年下半年实现全网商用部署。


  根据今年4月份的数据,目前全球有67个国家部署了163张LTE商用网络,其中VoLTE已完成、正在部署以及正在测试的运营商有21家,包括SK电讯、DoCoMo、T-Mobile、AT&T、Veri


  -zon、Sprint等。


  运营商的VoLTE服务已经得到了设备商、终端商、芯片商等的支持。ARCchart预测,2013年市场上VoLTE设备将超过200万台,带来近5600万美元的收入;到2016年,全球VoLTE服务收入将达到20亿美元。


  VoLTE成运营商对抗OTT利器


  在LTE网络的基础上,运营商正努力通过数据业务获得增值。然而,近年来,Skype、Facetime、Viber、Kik、微信等OTT业务对电信运营商传统的语音、短信业务造成的威胁日益增大,尽管电信运营商有超强的网络优势,但谷歌、Skype等OTT服务商却寄生于运营商网络,抢走了大部分的增值利润。


  在我国,互联网应用对语音的替代效应也已呈现。工信部的统计显示,今年1-5月,全国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同比增长5.9%,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4.8%,仅为移动电话用户增速的一半,语音业务量并未随着用户的快速发展而同步增长。


  而在可预见的未来,语音业务仍将是运营商获得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在4G时代,尝到过2G和3G时代的VoIP利润旁落苦果的运营商,自然需要把握VoLTE技术带来的机遇,在OTT应用领域主动出击。


  VoLTE是架构在LTE网络上全IP条件下的端到端语音方案。相较3G语音通话,其语音质量能提高40%左右。因为采用高分辨率编解码技术,VoLTE为用户带来更低的接入时延,比现在降50%,大概在2秒左右,而2G时代在6-7秒。VoLTE可实现语音业务在LTE和2G/3G网络之间的平滑切换,能保证语音业务的连续性。与OTT语音相比,还可以提供更高清晰度的语音质量和更高的可靠性。


  VoLTE服务所具有的这些技术优势,可以帮助运营商从数据业务和语音业务两方面增值。在电信传统业务日益遭受冲击,甚至有被OTT取代危险的今天,VoLTE服务自然备受运营商青睐。


  应该说,VoLTE也是移动运营商能够与OTT服务商抗衡的重要手段。作为全IP业务的VoLTE,如能被富媒体应用轻松集成,必定可以创造更高级别的无缝的优质用户体验,足以与OTT语音甚至OTT融合型语音应用抗衡!


  此外,该技术还可以提高运营商的LTE使用效率,再利用3G频谱来更好地使用其无线频谱。移动互联时代是增值业务大发展的时代,运营商可以多路出发增加收入。


  VoLTE规模商用尚需时日


  在中国,4G牌照年内发放已无悬念。作为4G最终语音解决方案,中国移动明确表态选择VoLTE作为4G语音业务的最终解决方案;不久前,中国电信透露出的4G试验网计划也表示,未来将考虑适时引入VoLTE方式承接语音业务。


  虽然VoLTE拥有众多优势,但运营商要实现大规模商用还面临不少问题。


  “首先要考虑的一个因素就是技术成熟度。从系统到终端再到芯片,仅在功能上得到实现是不够的,还需要性能足够好。”某设备厂商人士表示。VoLTE产业链目前显然还不成熟,支持VoLTE的终端还很少,芯片也不够成熟。


  有分析人士称,VoLTE真正的商用取决于网络的覆盖。为保证语音业务的连续性,运营商需要保证LTE网络的全覆盖,否则只能实现局部性VoLTE,意义不大。而当前的事实是,LTE网络的建设在全球很多国家还处于初级阶段,要实现LTE网络的全覆盖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移动运营商推出VoLTE花费的时间既然越长,给OTT企业获得利益的机会就将越多。


  Infonetics Research分析师Stephane Teral表示:“我们需要理性而正确地看待VoLTE。尽管VoLTE市场正在快速升温,但是直到2016年,VoLTE也仅将占全球移动VoIP收入14%的比重,而截至目前,OTT移动VoIP继续占据最大份额。”


  在推行VoLTE服务的进程中,运营商同时还得考虑到,其定价将不能高于现有的语音服务。事实上,运营商的传统业务之所以被边缘化,就在于OTT业务是免费的。所以,运营商一边正在花钱,一边却不能得到更高的收入,甚至收入还可能会更少,那么,它们将采取何种策略来应对这一局面?这一系列问题足以考验运营商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