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商务

聚美优品陈欧:年轻的代价

  年轻的代价


  聚美优品不是陈欧第一次创业。在新加坡读大学期间,他就创办了游戏平台GGgame,刘辉是他当时的员工。后来,陈欧卖掉自己的股份,回国重新开始。这段创业经历带给他最大的教训,恰恰是关于公司高管的引进和股权设置问题。


  在 GGgame发展得不错时,陈欧决定去斯坦福读MBA,所以他找来一个职业经理人帮自己打理公司。写代码出身的陈欧自认对商业和管理并不在行,所以希望这 个职业经理人弥补公司的短板。他从90%的占股比例,分文未取地自愿让出40%给对方。陈欧的想法是,这样他就可以在斯坦福远程管理公司,两不耽误。


  随着职业经理人引进其他天使投资人,对方所控制的股权比例已经超过50%,而陈欧只剩30%多。而且他发现公司不再叫GGgame了,而改为Garena, 自己却毫不知情。他意识到已经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没有话语权了。现在Garena已经是新加坡最大的一家游戏公司,2009年还拿到腾讯的投资,这是后 话。


  陈欧说自己当时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一个企业早期发展比较缓慢的时候,他总是希望借助外力解决问题。“他是斯坦福MBA毕业的,我当时对斯坦福、哈佛有一种对神一般的敬仰。他让我做总裁,自己做CEO,说公司是总裁说了算。后来发现全是忽悠。”


  他正在卷入一场利益斗争的战局,而且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假如返回公司,虽然身为创始人,但从影响力和控制权各方面来说,自己已经完全被边缘化了,“可能一群人都不认识我是谁。而且等于把命运交到另一个人手上,股份无法套现”。


  “一山不容二虎,双方如果掐来掐去,最后的结果是公司不发展,你找的资源他能踢掉;你想发挥影响力,他希望你没有影响。我想离开是最好的方式,至少对以前的兄弟们都有一个交代。”陈欧说。


  当然,这段创业经历更多是留给陈欧一个警醒。如果一个公司没有健康的股权组织架构,只是凭借对人单纯的信任感,很难保证未来不出问题。他想重新开始。“这件事吃亏吃得太大了,我做两三年企业白白送人之后,连名字都被改了。他们接受采访的时候,连创始人的名字都被抹掉了。”


  “301” 的问题出现之后,陈欧同样面临着团队的震动问题,而且这次同上次不一样,是涉及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这种情感因素的牵绊一直左右他的判断。“‘301’只是 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被暴露出来,类似的情况之前也出现过。但这不是一个部门经理或一个招聘进来的高管,可以冷静地换掉。怎么解决其实是内心最大的痛苦。” 陈欧记得《中国合伙人》里那句话:不要跟好朋友开公司。


  陈欧说,“如果有一天我都不能胜任聚美的CEO,有人比我做得更好,那我当个董事长或PR就可以了。公司管理可以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


  戴 雨森也持相同的观点。“并不因为我是聚美的联合创始人,就一定要坐在最重要的位置。创始人是一种荣誉,一开始就做这个事情,作为股东,因为我们冒了一定的 风险,所以有一定的利益分配,这样导致我们必然是高管。但是如果我们自己没做好,首先损害的是自己的利益,那就应该让给更强的人。在这点上我的心态是开放 的。三个创始人把所有的事情都管了,那样最好,但是不一定会这么完美。”


  作为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的徐小平也把合伙人之间的规则告诉了陈欧。“Co-Founder是一种身份、一种地位,而不是一种职位。”


  在刘惠璞的理解中,联合创始人还是一种相对安全的身份。“假如聚美哪天上市,你要知道,投资人可以跑,高管可以套现,联合创始人也能退出,但陈欧作为一把手是不能套现走人的。”


  在《中国合伙人》里,陈欧最喜欢的角色是成东青。如果相对应到新东方的故事,他很理解徐小平、王强对公司的期望。“但是俞敏洪作为创始人,一直坚持在第一线打仗,他承受的压力肯定超过联合创始人。作为公司老大,我更理解他的孤独。”


  过去的这几个月,陈欧感觉自己好像被绑住了手脚,干什么事都宕机,做什么都被网友骂,整个人很颓,他连微博都不太敢发。“301”不光被用户抱怨打不开网页、发货太慢,在客服完全联系不上的情况下,有人开始质疑聚美卖的化妆品有假货。


  其实,货源问题在整个化妆品电商由来已久,比如部分大牌不愿授权线上渠道、串货问题等,不止聚美一家面临这样的质疑。那么化妆品电商行业有原罪吗?陈欧对《创业邦》记者的回答是:“如果说有原罪,电商都有原罪吧。”


  最近,曾在网上放言“聚美90%是假货”的网友“姑苏毛十七”,被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罚款1万元人民币。这是电商行业第一起因造谣诽谤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


  但 是关于假货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陈欧,他太爱惜自己的名声。“我作为名人、公众人物,没事就被人说陈欧在卖假货,谁受得了这个事儿?而且关键是你的靶子又特 别大,被对手一次次地攻击,你很难过。这事不解决,我晚上都睡不着觉。”而且聚美有天去上市,面对华尔街也要回答这个问题,“别人问你货是真的是假的,你 解释不清楚,你不能说我有授权就够了,消费者会说,谁知道你授权会不会也掺假。”


  “301”这一局他是必然要扳回来的。三周年庆典之后,聚 美于8月1日再次拉出3.5周年的促销活动。在过去几个月,聚美上海仓储升级为原来的3倍,全面升级拣货、发货等流程。当然,这也跟陈欧引进亚马逊物流高 管有直接关系。而且不同于上次,在活动开始前几天,陈欧先发制人,对外宣布推出“真品联盟”,以应对“301”时用户对聚美售卖假货的质疑声。


  简而言之,授权给聚美销售的化妆品品牌,每个产品都有相对应的一串数字,这就是防伪码,首批有60多家化妆品品牌加入,包括兰芝这样的一线大牌。用户拿到手 上去真品联盟网站或化妆品官方输入这串数字就能判断真伪。也就是说,这60多家化妆品品牌卖给聚美的产品才有这串数字。这就是陈欧“让产品自己说话,自 证”的逻辑。


  “在聚美,最好的资源全推荐这些真品防伪联盟成员,我是教育消费者去买有防伪码的产品。这会导致行业格局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习惯于买有防伪码的品牌,倒逼一些不愿意贴防伪码的品牌去贴。”陈欧说。


  而且陈欧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时机,“这个方法三年前做不了,两年前做不了,一年前做不了,现在的聚美是有实力去做的。”他希望防伪码这个规则能影响整个化妆品行业,当然是正面的推动。“如果其他渠道还诋毁这个事情的话,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目前,在中小品牌面前,聚美作为渠道的话语权更大,陈欧可以动用生杀大权,所以如果它们不贴防伪码,则可能被聚美这个平台所抛弃。但是像兰蔻这样的奢侈品品牌,对聚美这样的线上渠道整体不感冒,后者只能从专柜拿货。因为毕竟贴防伪码的产品,不一定是消费者最想要的。


  这个办法是否真的能解决聚美的困扰,甚至帮助整个化妆品电商行业走向健康,还是未知数。但起码这是陈欧找到回应质疑声的一个实物证据,不再处于无法解释或解释不清的状态。或者说以前出现问题没人愿意声援他,但是现在60多家品牌商可以站出来替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