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移动时代硝烟弥漫,谁将挑战BAT巨头?

  速途网9月15日评论(特邀评论员
顺风)

  顺风的微信观众帐号:shunfeng3436188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谁还可以撼动百度、阿里、腾讯(取首字母合称之为“BAT”)这些巨头?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再没有谁能动摇巨头们的先发优势了。但这样的结论并不符合商业逻辑,既然社会、经济、技术和生产力、生产关系的发表进步永不停止,颠覆过去和传统的进程同样永远不会停止。

  如果作一个形势判断,我的认识是,经济和社会的移动化进程远未走完,移动技术进步和应用创新远未成熟,商业领域移动争霸的格局远未固化,移动生态的建立远未完成。无论是百度还是阿里、腾讯,正如马化腾曾经表示的那样,每天都将面对新的危机和挑战,每天都可能埋下未来休克和崩溃的危险种子。

  那么这些危机和挑战,这些未来的危险种子,究竟来自何处?答案是,来自人类移动化系统的每个领域,每个细节,每个角落。

  全人类正在大踏步迈进移动化时代,如果不是以孤立、静止和肤浅的目光审视之,这绝不是或技术或市场或社会等某方面的独立事件,而是一个整体性和全局性的、影响空前、横扫一切的历史大事件,这一进程同样要走过酝酿、成长、高潮、颠峰、衰退的不同组成时期,其演变在时空两个角度同样有着结构性的不平衡。

  决定这些不同发展特征和不平衡性的因素很多,但从根本上离不开三个方面:技术和应用,产业和市场,制度和文化。这三个方面在移动化进程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在不同时期的影响则有所差异。很容易判断的是,当前我们所处的是由技术和应用主导的移动化的第一进程向由产业和市场主导的第二进程过渡的关键时期。

  在这一时期,技术和应用的影响将遭遇产业和市场要素的更大挑战,前者不得不从过去一边倒的颠峰地位退下来,为产业和市场的作用腾出更大的空间,这也是移动化向现实层迁移的必然结果,而制度和文化要素则要等到移动化的成熟期才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谁也无可否认,移动互联网是PC互联网的深化和延续,腾讯、阿里、百度等巨头都是在互联网黄金时代成长而起并奠定了自己在产业和市场中的颠峰地位,因此从本质上讲他们是成功跨进移动化的历史门槛的互联网巨头,他们并不是直接脱胎于移动化的新巨头。这意味着其巨大体量和庞大影响中,继承于互联网时代的相当一部分构成将在移动化新时代成为包袱、压力,成为虚增的价值、革新的目标、风险的摇篮,纵使传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之间有着继承发展和互相融合的关系,客观讲这些巨头在结构上仍然是由两个不同时代组成的技术、文化和逻辑的矛盾对立体,他们并不是纯粹的。

  当然巨头们都是杰出的学习者,他们还处于壮年,刚刚大举迈入移动化进程,其发展方兴未艾,其状态如日中天,其影响一时无二。然而,再强大的个体,其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都将不断向前发生深入的演化,其都无法以个体之力改变整体的状态和进程,移动化就是这个整体。

  在几年前出版的拙著《长尾革命》中曾论及,新知识和信息机制下的商业巨头必须在战略方面,全力将自身的战略与社会和人类的战略发展方向保持一致,同时也论及,商业组织的功能应是为社会和人类的发展战略服务,并根据这方面的表现获取自身的战略利益。在移动化的今天,这些观点似乎得到了更多验证。

  如果说互联网的出现带来的是更加科学合理公平的新知识和信息机制,在分布结构上更开放、在运动模式上更自由、在价值机制上更共享,那么移动网将继续强化这三个方面的核心精神,并极大地提升其演化速度和覆盖领域。对于这样一个提速的过程,腾讯、阿里、百度等巨头是否能抛弃包袱及时跟进和适应呢?

  事实上,即便如腾讯这样在行动和理念上都已经深刻认识到移动化新时代的挑战和危机的巨头,其表现也未尽如人意,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其商业帝国在移动化的宏观趋势面前表现出的内在矛盾性,以及面对这一矛盾无法从内部予以克服的内在决定性。

  一个最新的例子是微信,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影响,但微信的步伐并没有跟上自由、开放、共享精神的系统提速。后者是属于全人类的、社会化的、总体和全局的精神,腾讯这一有着自身利益边界的商业封闭体的行为模式与之有着天生的错位和冲突。现在谁可以说,腾讯和微信已在全身心地拥抱移动化?

  以上从某个角度论及了腾讯、阿里、百度在战略和文化方面的内在矛盾,那么能给这些巨头带来威胁的外部矛盾又是什么?我的答案是:下一步移动化进程将迎来瞬息万变的产业大革命时期,挑战“BAT”的巨头将不计其数。

  目前有许多观点认为,腾讯、阿里、百度等巨头已固化了移动互联网的竞争格局,这也桎梏了中国的移动创业环境,在巨头的庞大用户群体和应用阵容面前,新创业者要么成为巨头的附庸,要么遭遇巨头的模仿、封杀或围剿而走向失败。但事实上这些认识不无偏颇之处,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看问题的眼光有些狭隘和静止。

  移动化将席卷和覆盖产业和市场的所有领域,腾讯、阿里、百度们只是在普遍和基础性移动应用和服务方面的胜出者,而移动化的垂直领域目前还处于黎明未起之际,各行各业的龙头霸主将面临各种各样的移动化转型任务,这既是机遇更是挑战,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目前并未清醒。

  那么也许有一个疑问,引用长尾理论的划分标准来描述就是,作为互联网发展的延续进程,移动化是否只能在更接近尾部的区域发挥巨大作用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移动化的垂直进程中有相当一部分领域就很难产生足以挑战“BAT”的力量。我在《长尾革命》写过,新知识和信息机制将率先从在信息不对称时期被遗忘的尾部经济构成兴起,进而从尾部将长尾曲线改造成更短、更高,其后还将迎来新知识和信息机制对传统产业巨头的波澜壮阔的大改造,这将通过对大型商业组织的产业链和管理结构的重组完成,并将从头部改造长尾曲线。

  可以说,传统巨头所在的规模经济领域不仅不是移动化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恰恰是移动化发展到高潮时期的主角,虽然有些迟到,但产业巨头的移动化是必将发生的未来,是整个移动化进程中最为精彩的一出大剧。果然如此,今日的“BAT”届时又将面对什么样的强大对手呢?

  事实上,这一幕正在发生。支付宝、阿里银行换醒了传统的金融巨头,在互联网金融、金融互联网全面兴起的全新形势下,被认为草根创业者无可挑战的阿里真的能保持住往昔的地位吗?同时,在OTT越来越大的压力下,中国电信联合网易推出的易信也树起了运营商参战移动网的大旗,这同样绝非偶然。

  我相信,在产业和市场的每个行业、每个领域、每个环节,都有着传统巨头转型为移动巨头的可能,除了金融、电讯业,可以预期的是那些有着巨量个人用户的传统产业巨头将成为这方面的移动化冲击第一波,这将让“BAT”的外部环境产生剧烈的变化。

  历史就是这样,经常令人意外。现在我们知道有了这样一种可能,未来某个时刻在转型成功的那些垂直巨头面前,现在的“BAT”巨头成了遭遇挑战的“传统”巨头,而前者则以全新的姿态站上移动化竞争的大舞台,成为“新兴”巨头,双方的先发、后发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讲形成了互换。

  如此,对“BAT”而言,也许是时候超前研究下未来可能通过移动化转型对自己形成挑战地位的传统垂直巨头了;对广大中小创业者而言,也许同样是时候研究下在这些新的未来格局下自己应该把握什么样的机会,提前进行什么样的转变和合作布局了。

  深入思考技术和应用的发展趋势, “BAT”
的霸主地位在未来同样是不确定的。一方面,任何全局性的重大变革必将带来技术和应用的全面解构和升级,即便有先有后有缓有急,但内容、沟通、社交、电邮、电商、微博等都将不得不进行移动化转型,这是必然趋势。新的技术、应用、游戏规则层出不穷,谁也无法保证曾经的优势还是优势,曾经的价值还是价值,曾经的结构还会稳固。“BAT”将进入结构动荡期,传统优势的丧失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正如任何宏伟的大厦在崩塌前一刻仍是大厦,但它们还是会崩塌的。

  另一方面,随着制度和文化要素在移动化进程中的影响力逐步抬头,“BAT”还将不得不面对来自政策和社会的压力。在政策方面,现有的支付模式、电商模式、P2P模式、OTT模式、内容模式都有诸多未知的挑战,而在社会环境方面无论是文化意识、组织沟通方式还是隐私意识、网络安全性等都有着同样巨大的未知挑战。

  总之,移动互联网的大幕才刚刚开启,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现在风光无限,未来云雾重重”——我用这句话来描述“BAT”的未来。随着新的垂直产业巨头纷纷涌入移动互联网空间,随着技术应用进步和制度文化演化的深入,眼前看似不可挑战的“BAT”们,其未来挑战者将越来越多,创新创业之路将永无止境,巨头的新老更替不会停止。

  ​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