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中电信首次LTE主设备招标确定TDD/FDD比例

  从此前表示希望采用FDD制式,到考虑租用中移动的网络,再到今年6月在广州天翼交易会期间明确融合组网。有关中电信4G策略的传言可谓一波三折。近日,中国电信首次LTE主设备招标结果出炉,根据此次建网的规模,TD-LTE的占比约为30%,FDD占比约为70%。据悉,在中国电信的融合组网中,TDD网络将作为独立数据子网存在。某业内人士表示,这种融合组网方式还属于较为初级的阶段。未来,中国电信的融合组网是否会进一步深入?届时CDAMA与TD-LTE两个相对薄弱的产业链叠加是否会有所突破?诸多问题使得中国电信未来的融合组网充满变数。


  延续现有格局


  此次招标结果显示,中兴通讯以32%的份额占据第一,华为以29%的份额紧随其后,上海贝尔斩获16%的份额,新邮通所占的份额为6%、大唐移动为6%、爱立信的份额为4%、NSN为4%、烽火所占的份额为2%。不难看出,由于中兴通讯、华为和上海贝尔是中国电信CDMA网络的主要设备供应商,在设备升级等方面占有优势,因此,它们共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


  据悉,在中国电信的融合组网中,TDD网络将作为独立数据子网存在。类似的TDD/FDD融合组网在全球已经有不少先例,例如日本软银和瑞典的Hi3G。这种融合组网方式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


  融合组网未来演进变数


  中国电信本次招标的基站规模为六七万个,网络试点从原来的4个省变为31个省,建设4G试验网的投资将从3G投资里转移50亿元,使电信今年4G投资达到100亿元。中国电信建网方案为TD-LTE和FDD—LTE混合组网,根据这次建网的规模,TD-LTE的占比约为30%,FDD占比约为70%。不难看出,与中国移动首次4G招标不同,中国电信首次4G招标的规模要小很多。对此,业内人士表示,由于4G牌照的不确定性以及4G发展的驱动力不同所致。


  某业内专家表示,融合组网由浅入深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基于覆盖的应用管理阶段,由于TD-LTE和LTE FDD两者在建网的时间先后,以及覆盖范围上可能会存在差异,在两者之间有覆盖的应用管理以使得一个用户从一个网络覆盖区走出去到另外一个网络覆盖区的时候可以迅速的切换。第二个时间段是基于负荷均衡和业务需求的切换。由于两个制式可能在系统的带宽以及建设先后上存在差异,所以两个网络的负荷上存在差异。如果是基于实现负荷均衡,可以使得业务的负荷在两个网络上尽可能的分配,这样可以更好的提升两个网络的运行效率。第三个时间段是TDD和FDD联合传输。FDD和TDD基于物理层的资源的聚合的手段,使得其可以实现快速的负载均衡。


  随着这三个阶段的从基于覆盖到负荷到传输,TD-LTE和LTE FDD融合的深度是在逐渐的加强,用户感受的性能也是越来越好,由于实现越来越复杂,对设备的实现复杂度要求也越来越高。


  融合组网的产业链建设一直是中国电信担心的问题。目前,TDD/FDD融合组网已经具备了实现基础。TD-LTE与FDD LTE技术相似很高,系统设备厂商都能够提供共平台的产品。在终端芯片方面,高中低端产品的多模芯片都在研发中。高通公司目前所有的LTE芯片都能够同时支持TDD与FDD。


  但如果融合组网走向深入,必然对终端设备提出新的要求,而多模式多频段的终端设备仍然是中电信面临较大挑战。中国通信学会学术部主任时光表示,融合组网在产业链方面面临的挑战一方面挑战来自于终端芯片。芯片的面积和体积是有限制的,在一定的体积和耗电量的限制下,要融合更多的频段,对于芯片的能力要求更高。另一方面,融合组网给测试和网络优化设备方面带来了重要的挑战,测试设备变得越来越复杂,网络优化难度加大了。四川通信设计院程德杰表示,由于FDD/TDD融合组网的建设成本要远高于单模组网方式,有研究表明,采用FDD/TDD融合组网,其建网成本要较单模方式高30%左右。因此,当前电信在网络建设初期,网络覆盖性、建设进度以及建设成本为优先考虑情况下,使用FDD/TDD建网并不是其优选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