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癫狂的手游 掌趣科技刷新今年手游交易纪录

  手机游戏俨然成为了2013年A股市场的一朵筋斗云,不管是妖还是仙,踩上这个点都能够腾云驾雾。经历了短暂的并购中场休息后,10月15日,创业板手游概念股掌趣科技(300315)从长达3个月的停牌中苏醒过来,宣布以25亿的规模,一举并购了玩蟹科技和上游信息两家游戏公司,加上之前并购动网先锋的8亿规模,今年以来,掌趣科技在手游市场资本运作规模已达到33亿,市值也扶摇直上逼近200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手游市场疯狂的远不止掌趣一家。今年以来,在国内市场,围绕手游题材的并购和整合,已发生十几起,规模近百亿,除了相关的游戏、传媒、文化公司外,甚至一些做设备实业的传统企业也纷纷介入,披上“手游的袈裟”。

  在越来越多的业外资本介入、手游行业制作团队水平参差不齐,渠道成本推高的情况下,手游的疯狂还能持续多久?

  掌趣复牌3个涨停

  3个月停牌、两笔交易、25亿规模加上复盘涨停,掌趣科技又重回手游概念股龙头。

  根据掌趣科技15日晚间披露公告,此次累计25亿元收购中,17.39亿元收购玩蟹科技100%股权,8.14亿元收购上游信息70%股权。交易采取业界流行的非公开发行股份加上现金支付方式,其中涉及现金支付部分12.32亿元,非公开发行股份部分13.20亿元。

  如果以交易单价计算,掌趣此番的收购不仅超过年初自己收购动网先锋的8亿规模,也创下今年以来游戏行业的交易新纪录。

  此前,大唐电信对广州要玩的交易价是16.99亿元,博瑞传播对漫游谷的报价是10亿元,而华谊兄弟控股银汉科技50.88%股份的代价是6.72亿元,若以全部估值计算,则约为13.21亿元。

  尽管代价不菲,但掌趣科技管理层在15日下午的媒体沟通会上则一再强调,“移动游戏机会时不我待”,掌趣不惜以停牌3个月的时间,一次做成两笔并购交易,就是不想因为相关的流程而浪费交易时间窗口。

  “手机游戏正处于一个爆发式的增长。”掌趣科技CEO姚文彬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国内3G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都带来了手游的巨大增长机会。随着今年4G发牌,未来手游还会有进一步的利好刺激。“马路修宽了,上面跑的车也会越来越多。”

  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锋认为,通过收购,掌趣基本把自己的业务线补全了。“页游、手游、发行和平台都有了,未来还是有一定可预期的成长性。”

  这笔庞大的交易,也的确带来了期待已久的股价狂欢。10月16日,掌趣科技复牌首日股价大涨10.2%,触发涨停,随后两个交易日又分别以9.98%和9.99%的幅度再度涨停,连续3个涨停,短短3天累计涨幅33%。截至10月17日,掌趣科技市值突破200亿元,达到213.54亿元。

  一步登天只是少数

  与大手笔并购相随的是,游戏公司强大吸金能力也备受关注。

  掌趣科技收购的两家公司,虽然都是年龄2-3岁的创业公司,其中规模稍大的玩蟹科技也不过150多人,但凭借一两款火爆游戏,两家公司的营收甚至都超过了掌趣科技本身。

  掌趣科技提供的信息显示,玩蟹科技旗下拥有《大掌门》、《忍将》等畅销手游作品,其中《大掌门》长期位于苹果(508.89, 4.39, 0.87%)App
Store中国区游戏畅销榜前五名,单款游戏单日充值纪录两次超过1000万元。

  而另一家标的公司上游信息,其开发的网页版《塔防三国志》游戏,自2012年6月上线来累计充值金额已超过1.49亿元。

  如果以单月流水计,这两款游戏月平均流水在千万级,而截至目前,国内市场上月流水在千万以上的已经有二十多款游戏,腾讯(429.8, 9.60,
2.29%, 实时行情)上月推出的《天天酷跑》,仅一个月即创造了过亿的流水收入,成为一个新的标杆。

  但业内人士坦言,手游行业看起来光鲜,其实挣钱的只是一小部分。

  深圳一名手游创业者表示,手机游戏前期投入还是不低的,包括开发人员工资、设备、场地租用费以及推广时的广告成本等等,几十万、几百万的投入不等。从开发周期上看,单机游戏需要1-6个月,而网游需要3-12个月上线。而在初期投入上,更多的人依靠的是自己的存款,然后少部分能拉来投资。

  “手游和其他游戏一样,死亡率都很高,前期投入多,后面等收钱的模式,很容易导致血本无亏。”该人士称,目前大部分的手游其实都不盈利,而一些成功的游戏开发商,也多依赖于一两款明星游戏,连续多款火爆的很少,“这里面运气的成分也很多,用户的喜好有时候很难把握。”

  泡沫明年可能破裂

  掘金手游市场的除了掌趣这样的游戏关联企业外,一些业外公司和资本,包括文化、传媒、影视甚至一些传统的设备企业,也耐不住寂寞,在游戏行情周围游弋。

  6月27日,大唐电信宣布,以16.99亿人民币的交易价收购游戏厂商广州要玩娱乐100%股权。一家老牌国有电信设备商,瞬间“转型”成了一家轻快的游戏厂商。无独有偶,另一家做机械设备制造的A股上市公司申科股份,也一度停牌考虑收购游戏类资产,跨度之大令人咋舌,不过最终因为交易价格未达成一致而作罢。

  在薛永锋看来,移动游戏元年的效应催长了相关的资本运作。“今年是移动游戏爆发年,大家都开始瞄准移动游戏这块,赌移动游戏的未来。另外一方面,移动游戏的回报率很高,一款产品上线之后,很容易就能赚到钱。”

  不过,业内人士介绍,移动游戏行业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去年,做一款游戏可能只需要几个人,但现在,需要的人更多、研发时间更长。更为重要的,现在手游这么多,要把自己的产品有效推送给用户,需要更高的推广成本,少则几十万、几百万,多的能达到几千万。”

  薛永锋也强调移动游戏市场存在泡沫,并可能在明年破裂。“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泡沫就越来越大了,估计到明年初,移动游戏的泡沫就可能破裂,所以一些没有上市能力、抗风险能力较低的公司,陆陆续续地急于出售,想卖掉自己。”

  而一旦泡沫期临近,渠道开始集中、成本升高,大厂商进入,小团队被淘汰,资本也会从其中撤离,手游或许将会迎来一个寒冬期。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