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Ovum称2018年全球移动进入严冬

  北京时间10月31日早间消息(张月红)如果说个别设备商及运营商领袖陆陆续续提到的“行业的冬天”让你印象不够深刻的话,那么Ovum近期发布的报告以数据切切实实描述了一个寒意侵人的冬天,不远,就在未来的五年。

  Ovum工业、通信和宽带研究小组分析师莎拉。考夫曼(Sara Kaufman)在报告里提到,到2018年,全球移动通信服务的收入将经历历史上首次同比下滑,而且这种下滑趋势是跨区域、跨市场的。

  全球移动收入经历首次下滑

  Ovum预测,到2018年,全球移动连接数将从2012年的65亿增长到2018年的81亿,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8%,比之前预期的4.5%有所下滑。按绝对价值计算,2012至2018年,移动连接数的增长率在25%,这意味着很多运营商都要重新调整战略发展。

  不过,仍有部分市场保持了较好的增长态势,比如亚太的三大巨头以及非洲、中南美洲的部分市场,这主要是受到移动宽带的驱动。到2018年,非洲移动连接数以年均复合增长率5.6%领先全球,亚太地区开始放缓,但仍然是全球连接数最大的贡献地区。亚太到2018年移动连接数将达到42亿,年均复合增长率在4.2%,主要的推动力来自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这三大市场的移动连接数到2018年将达到30亿,占整个亚太的70%,全球的36%。考夫曼认为,连接数增长放缓,将使运营商的发展重点转向寻求合并和稳定。

  而从收入的维度看,全球移动服务收入将出现历史上首次萎缩。

  从2012到2018年,全球移动服务总收入将从9680亿美元增长到1.1万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4%。2012至2017年间,收入增长率会低于1%,2018年出现首次下滑。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用户ARPU值下降,它的下降不分市场而是全球性的,在Ovum的63个市场调查里,预期只有4个能保持ARPU值的上涨。

  用户ARPU值下滑最明显的市场在中东,从2012年的每月16美元,到2018年降到每月13.74美元。不过,考夫曼强调,ARPU值的下滑不是无限期的,它会下跌到一个底线,然后趋于平缓。

  比较一下收入和连接数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移动运营商会看到另一个令人不安的现实:他们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反观大环境,对全球经济发展健康性的担忧都在加剧。

  虽然市场仍有一些增长机会,特别是非洲以及一些新兴市场,但更多的市场都逃避不了这种收入下滑的趋势。非洲移动服务收入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4.2%,是全球趋势里的一个例外,其他市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都在3%以下:如亚太在2.4%,中南美洲在2.3%,中东在1.6%,西欧仅为1.5%,鉴于市场成熟度,北美和东欧的增长不到1%。

  数据业务无法弥补传统业务的下滑

  从业务构成来看,到2018年,全球非语音业务的收入占比将近一半,同时语音业务的收入在未来的几年中继续下滑,尽管如此,语音业务的收入仍然占整体收入的53%,这个比例在2012年是65%。

  总体来看,移动宽带业务由于其收益性和发展可持续性,重要性也日益显著,但另一方面也迫使运营商不断地对LTE和HSPA+网络增加投资,使得数据业务无法弥补传统业务的下滑。

  考夫曼在报告中指出,到2018年,预计语音收入达到5553亿美元,比2012年的6240亿美元下降了近690亿美元。这期间,OTT VoIP业务对运营商语音业务的冲击度也开始放缓,并趋于稳定。在Ovum题为“语音业务的未来”报告里提到,到2020年,OTT VoIP业务将使移动和固定运营商损失4790亿美元。

  因此,在此期间,数据业务的重要性日益增长,到2018年,非语音业务收入将达到4961亿美元,占总体收入的47%,比2012年的36%增长了3440亿美元。

  同时,短消息业务收入在这期间基本进入停滞期,消费者的短消息活动已经基本转移到各种社交媒体和OTT应用上。2012年,运营商的短消息营收为1564亿,占非语音收入总量的45%。到2018年,预计短消息营收仅增长到1651亿美元,增长非常微弱,但占非语音收入的比例下滑到了33%。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OTT业务的兴起,而且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使用习惯转移到了视频、流媒体以及移动互联网浏览,特别是在发达市场。

  到2018年,移动宽带业务将成为全球运营商非语音业务收入里贡献最大的单位,占比达到56%,规模约2780亿美元。移动宽带营收的增长以及连接数增加,在全球范围内都是类似的趋势,它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1%,但连接数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19%,一方面这使得高效且低成本交付方案的重要性更加突显,另一方面不断拉动运营商对网络升级的投资。

  市场成熟和OTT竞争迫使运营商改变

  鉴于全球移动收入的增长率放缓,运营商迫于现实,不得不想方设法地在现有客户群里开发有利可图的业务,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简单地扩大客户群体。除了保持与竞争对手的同步,运营商越来越多的把精力放在捍卫收入、维持现有客户群、应对OTT威胁上。很多OTT业务对运营商的语音和短消息业务形成替代,他们带来的威胁也日益受到运营商重视。比如谷歌、微软/Skype、苹果、Facebook等等,甚至很多现在尚不知名的玩家,未来都有可能进入传统的电信市场,扰乱运营商现有的商业模式。

  未来五年,业务和资费方面的创新会是运营商创收的关键点,随着LTE的普及,网络优化、高效运营以及与合作伙伴创造性的合作都将成为运营商节省成本的关键。

  为了自身在未来的定位,运营商们必须实施自己的下一代移动网络发展策略。到2018年,2GGSM不再是主导性技术,仅占全球移动网络的40%,而这一比例在2012年是70%;而HSPA将从2012年16%的占比,增长到2018年的34%,在这期间,LTE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连接数也从2012年的7000万,增长到2018年的12亿。

  尽管LTE的频谱和数量在全球范围内呈上升趋势,但很多部署仍属小规模,一些运营商因可用的频谱资源有限,阻碍了部署计划。

  对大部分运营商来说,LTE部署是一条清晰的投资策略,但考夫曼仍然不认为成为市场上第一家LTE运营商,会为其增加竞争优势,特别是运营商没有拿到定价及营销权的情况下。不过,在市场上其他运营商已经商用了LTE的情况下,仍没有推出LTE服务的话,肯定会使这家落后的运营商陷入一个灾难性的竞争困境。这一点在亚太、北美以及西欧市场特别明显,预计到2018年,这些市场的LTE连接占全球总量的比例分别是58%、16%、11%。

  认清现实才能适应变化

  毫无疑问,这个寒意侵人的未来给运营商甚至整个行业带来的变化都是明显的:显而易见的是,下滑趋势将带动运营商走向整合,在成熟市场,较低的增长和营收下滑,将迫使运营商寻求其他的增长机会。同时,购买频谱、部署下一代网络需要的投资也将拿运营商之间的网络共享、漫游、以及合作更广更深。

  对监管部门来说,释放频谱以及频谱重整要成为日程的首要任务。未来五年,监管部门需要将关注点放在如何支持用户负担得了的宽带服务的普及,频谱、漫游、下一代网络投资的政策如何定等等。

  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考夫曼给出了几条建议:

  首先,运营商必须开发更多的商业模式,OTT对运营商营收的侵食、对终端消费者的影响已经是一个明确的现实的威胁,对很多运营商来说,选择战略性合作是最有力的回应。

  另外,资费设计上的创新也变得越发重要,它改善了用户体验、缓解竞争热度,也提升了盈利能力。

  无论运营商还是消费者,业务捆绑都能带来好处,不过运营商必须小心,不要因资费设计使消费者困惑或受限制,从而破坏应有的价值。

  他最后提到的一点是,大数据可以帮助运营商货币化用户数据。用户数据是移动运营商拥有的,而且开发度最小的一块资产。过去十年里,运营商一直都在收集用户数据,但只在近期才启动这块资产的价值开发。近来,运营商已经开始与大数据、分析类厂商合作共同发现价值。但如何在打开这个可观的粮仓并避免用户起诉侵犯隐私之间平衡,将是运营商面临的巨大挑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