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三中全会释放国企预期 体系重构助推电信业转型

  被赋予重要改革使命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9日至12日召开,市场对国有企业改革的期盼热情也在持续高涨。据新华社消息,国家主席习近平2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21世纪理事会北京会议外方代表,阐述了中国的发展道路、改革开放、经济形势和对外政策。习近平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提出综合改革方案,就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总体部署。

  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牵动着各方的神经。有媒体报道称,国资委将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出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国企分类监管、股权激励、利用资本市场发展壮大国资等将成为重点改革内容。

  国企将迎来新一轮改革

  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总路线以来,国有企业改革一直处于中国经济改革的中心地位。35年来,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之前的改革效应逐渐减弱,一些体制机制性矛盾和问题越来越突出地暴露出来,深化对国企的改革显得愈加迫切。

  国企是独立法人,是市场经济的一个细胞,据现代经济学理论,企业应该是在预算约束下追求利润最大化,但国企却仍在按照行政机构套用行政级别。这就导致,一方面,市场化的国企仍被按照行政机关对待,企政不分使企业不能真正按照市场规律要求运行,国企不能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更易因背靠国家这棵大树而沾沾自喜,导致没有创新竞争发展动力。另一方面,国企老总仍按照行政级别戴官帽,这容易导致国企高管不能一心扑在企业上把企业搞好,而是为了把官做大才去搞企业。同时企业家也不能全心全意搞企业,如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所言,企业家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只要国有企业主导,不可能有公平竞争。国有企业一定是靠特权维持的,而这种特权企业家就不可能真正去创造。”

  分析认为,目前来看,改革仍只停留在对国有经济的功能定位的整体认识阶段,还没有细化到基于国有经济功能定位而对每家国有企业使命进行界定、进而推进国有经济战略性重组的具体操作阶段。在这种背景下,启动新一轮改革国企势在必行。

  国企改革需从深层次入手

  习近平主席近日在印尼巴厘岛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指出,“当前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都在寻求新的增长动力,动力从何而来,只能从改革中来,从调整中来,从创新中来”。“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正确方向,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切实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由此足见中国改革决心之坚定。

  国有企业改革一直是难啃的“骨头”,怎么做才能有所突破?分析人士认为,真正的国企改革主要是通过确立国企产权归属全民的纲领,加强国资委的代理人资格,完善企业高管经理人制度,去官员政治头衔,主要内容是划分垄断性领域边界,两条腿走路,在非竞争性领域,国企需要完全退出,不与民争利;竞争性领域需加强国家垄断,推行经理人制度,利润间接性完全上缴,还利于民,最终目的是要国企改革惠及全体国民。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黄群慧建议,应将115家央企区分出公共政策性、特定功能性和一般商业性三类,分别采用国有独资公司、国有控股的公司制和相对控股的公司制的形式,为它们分别构造不同的治理机制。黄群慧认为,新时期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思路应该是“精细化分类改革”,我国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应该进入“分类改革与治理”的新时期。

  电信业改革将加速

  有报道称,中国政府有望公布具体措施,允许私人投资进入银行、能源、基建和电信等部门。其中,民营资本进入电信业的步伐愈行愈快。

  据了解,目前中国电信已与包括苏宁、国美、迪信通等在内的16家企业签署了《移动通信业务号码转售》协议,中国联通也与14家企业签署了相关协议,两家运营商已经上报工信部移动转售合作企业的名单。一旦这些企业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电信市场面向民资开放的大门就真正打开。

  实际上,在电信业内部,正在酝酿着轰轰烈烈的行业变革。除了虚拟运营商牌照即将发放之外,在4G也即将发牌之际,工信部将对三大运营商的业务牌照和网间结算政策进行调整的消息也再次触动业内敏感神经。据悉,此次调整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允许中国移动进行固定宽带网络市场;下调联通与电信向中国移动支付的移动-移动网间结算标准。两大政策推进行业改革。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首次公开了 “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内容,针对电信业改革,方案指出,要加快业务相互开放,实质性推进三网融合;实现电信、互联网、广电主体业务相互开放和相互进入;整合分散的监管职能,建立统一监管体系;再次重组电信企业,形成多家竞争实力相当的电信运营商,以利于有效竞争。报告一出,电信业将进行第五次重组的话题成为热点。

  而外部大环境也为中国电信业添加变数。在运营商之间竞争日渐升级、互联网企业迅速崛起、运营商的数据流量业务超过传统语音业务成为主流的背景下,再加上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呼声越来越高,中国电信业的转型速度势必将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