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互联网反垄断第一刀砍向腾讯?

  反垄断法至今未在互联网行业有所建树,截至目前所有涉及反垄断的互联网诉讼均以原告败诉收场。但事实上,《反垄断法》一直是悬在互联网企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8月20日,曾经在国内盛极一时的人人网旗下开心农场,正式宣布关闭,这款一度导致全民“偷菜”的互联网社交游戏,终于寿终正寝。而开心农场的倒掉,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被业内认为是“老大”腾讯的排挤。

  与开心农场相似的还有联众游戏,这是一个很多人曾经十分熟悉的名字,如今也成互联网的过眼云烟。

  不可否认的是,一些互联网产品的没落,与自身运营管理以及互联网大环境等因素有关,但相似之处是,互联网残酷的竞争——不少产品认为自己的没落,与腾讯此类巨头的进入有直接关系。

  先是模仿,然后超越——这是业内对腾讯的共识。这家在业内以模仿著称又依赖自己庞大的用户优势逐步挤走先来者的公司,如今已经涉猎到互联网的几乎每一个细分市场。

  中国互联网的集大成者,不仅仅是腾讯,百度和阿里系是另外两例。但无论谁,都不希望自己成为互联网反垄断的第一个标本。毕竟,大家都想做先驱,而不是先烈。巨头的威胁

  “如果腾讯进来,你怎么办?”这句话,是互联网创业型公司在引入投资人时,几乎都会被问到的问题。

  这显然也是一个极难解决的问题,对于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来说,不管自己身处哪一个细分市场,也不管市场份额如何,腾讯如若进来,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凭借数量庞大且粘性极高的用户资源,腾讯的捆绑式营销手法,通常无往不利。

  腾讯最早的产品也是知名度最高、最核心的产品QQ,既是模仿美国即时通讯鼻祖ICQ,最早连名字都很像——QQ改名之前叫OICQ,仅在ICQ前加了一个字母。

  中国最早的游戏平台联众,曾经占据着在线棋牌游戏市场80%以上的份额,直到腾讯2003年推出了翻版自联众的QQ游戏,仅一年之后,联众被赶下了第一的神坛。

  类似的案例还有TT浏览器、QQ音乐、QQ影音、QQ团购、拍拍网、财付通、QQ邮箱、朋友网、SOSO等等,腾讯几乎无一原创。新近推出的微信倒算是个特例。

  当然,模仿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惯常的手段,如我们熟知的百度模仿自谷歌,优酷、土豆模仿自youtube。所以中国互联网有了一种说法:从不缺乏市值,缺的是核心技术以及自己的价值观。

  3Q大战之前,奇虎360董事长周鸿也曾经专门就此事与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有过多次沟通,周鸿希望,腾讯不要进入安全领域,“给360一口饭吃”。不过,尽管360一百个不情愿,该来的腾讯还是来了。

  “在2005年之后,新出来的创业公司,成规模的就是360、优酷土豆和YY这三家。”360副总裁曲晓东认为,由于寡头的存在,2005年之后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新的大型创业公司几乎是寸草不生。

  “通讯产品的网络效应是指通讯产品的价值随着使用它的消费者数量的增加而提高。这就意味着通讯产品市场容易产生一个或者少数几个比较大的竞争者,而小的竞争者起步比较困难。”美国埃奇沃思经济咨询公司(Edgeworth
Economics)合伙人以及中国业务负责人邓飞博士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认为。

  一位互联网观察员在“站长之家”撰文称,腾讯总是等别人创新的产品得到用户认可后,才去开发自己的产品。这说明腾讯无法预测某个网络新产品的前景和未来,无法摸索新产品对用户的想法与体验价值在哪里,所以腾讯只能在开始阶段采取观望方式,如果市场够大,那它就下手。

  “这是一种最廉价而又最精准的商业手段,依托其庞大的QQ用户群,让其后发的产品步步逼进,最终把很多创新公司一步一步打垮。”该人士认为。互联网如何反垄断

  近年来,迅猛发展的信息技术(IT)与通信技术(CT)呈现出了相互融合的趋势,业内通常将两者统称为信息与通信技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简称ICT)。

  如今,ICT一跃成为了当前创新最活跃、渗透最强劲、影响最广泛的通用技术,以信息产业、通信产业及两者融合而成的新业态(如IPTV、移动互联网等)共同组成的ICT产业更是蓬勃发展,其中,以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最为明显。

  然而,革新也同时孕育着危机,一幅大融合的美丽图景背后实则硝烟四起,暗潮汹涌。行业巨头的迅速成长,必然带来市场、行业、监管、竞争等多方面的问题。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副组长、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黄勇认为,从竞争的角度来看,ICT产业应该关注两个问题:一是ICT产业市场的开放和竞争程度与反垄断应有规制强度;二是为判断ICT产业市场中企业具体行为的合法性确立反垄断法规则。

  “以ICT产业的核心互联网行业为例,从行业的开放和竞争程度来看,面对市场长期处于弱监管、少干预的状态,激烈竞争形成了数家大型平台型企业和众多小微型企业的基本格局。”黄勇教授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鉴于互联网行业内部技术及业务的扩展融合、管理边界的模糊交叉的现状,如何把握国家监管的方式和干预的程度,实现规范行业秩序和保障行业创新之间的平衡,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从互联网市场中企业具体行为合法性争议来看,一方面,控制互联网入口已经成为成熟的商业模式,控制搜索、社交、商务以及安全这四大入口的平台型企业基本形成,平台竞争日趋激烈。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特别是大型平台型企业都在进行业务的全面渗透并展开全面的竞争。这种对传统控制入口的企业进行挑战和各项业务相互渗透、相互竞争的行业现状,给企业间竞争行为的合法性认定带来挑战,主要体现在相关市场界定、支配地位认定以及产品捆绑的违法性的判断等方面。

  “所以如何看待和解决竞争政策和行业的管制政策之间关系的问题也日益凸显。”黄勇教授表示。

  对于互联网反垄断监管,黄勇教授建议,应立足于行业的创新特性,在政策面推动适当放松管制,鼓励创新、鼓励尝试,同时完善监管制度并密切关注产业发展,根据产业的不同特性,在市场发展不同阶段逐步调整对产业的监管,致力于消费者整体福利的提升,同时为产业培育国际竞争力营造良好的环境。

  邓飞博士则认为,互联网领域的平台往往处于“双边市场”(two-sided market)甚至“多边市场”(multi-sided
market)中,为不同的客户群提供不同的服务,而不同的服务之间可能又存在潜在的关联和依附关系。

  “对于这类公司,在界定反垄断意义上的相关市场时,既要考虑到每一边各自的消费者需求替代情况,又要考虑到各边之间可能存在的互动关系,所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邓飞博士告诉《法人》记者。第一刀何时出鞘

  最近一段时间,监管层面对于反垄断的力度明显加强。

  8月7日,国家发改委对合生元等6家乳品企业开出高达6.6873亿人民币的垄断罚款。随后又有媒体披露,发改委明确划定下一阶段的反垄断领域,电信、石油、汽车、银行等几大产业均在其中。

  8月12日,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以及老凤祥银楼、老庙等5家金店因价格垄断行为受到处罚。

  8月23日,商务部对外宣布,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对汽车销售相关管理规定研究修订,若汽车供应商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或与经销商达成协议,规定产品的最低价格,将依法查处。

  近日又有消息称,在不久前发改委的一次闭门会议上,包括西门子、通用电气在内的30家外企被要求坦白垄断问题。

  数据显示,反垄断法颁布以来,发改委在过去五年开出的罚单总额,尚不及今年的零头。有分析称,反垄断法实施第六个年头才迎来了“元年”。

  经过多年市场化发展,中国互联网已经迎来了巨头的时代,数家市值千亿的公司均成为所在行业的领头羊,由于竞争激烈,业内出现过多次“大战”,如“3Q大战”、“360对决金山”、“优酷土豆大战”等。

  2011年初,互联网实验室发布《互联网垄断调查研究报告》,报告指出我国互联网产业已经出现寡头垄断现象,并以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作为重点研究对象,建议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予以关注。

  按照《垄断程度的评价指标体系》的评价,腾讯在IM领域为垄断程度最高的五星,百度和淘宝在分别在搜索及C2C垄断领域获得四星评价。

  而反垄断法至今未在互联网行业有所建树,截至目前所有涉及反垄断的互联网诉讼均以原告败诉收场。但事实上,《反垄断法》一直是悬在互联网企业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王晓晔教授看来,《反垄断法》实施时间毕竟还比较短,执法部门的经验也不足。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原告胜诉的案例,并非结论性的实事。

  “在互联网领域,《反垄断法》肯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制度,对于行业的监管也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王晓晔认为,360和腾讯一案引发大家对互联网市场上反垄断执法的关注,意义重大。

  互联网垄断调查研究报告》指出,在互联网的部分领域,已经从垄断竞争阶段,逐步跨入到寡头垄断阶段。从市场集中度来看,IM和搜索最为明显,分别出现以腾讯和百度为首、稳定的寡头垄断市场。

  “如果中国的互联网从业人员失去了平等、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精神,那将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中国需要一场互联网反垄断的启蒙运动。”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认为。

  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刘德良教授则认为,未来互联网反垄断的剑肯定要落下来。他建议对前几大平台来说,应该让其以“一业为主”,即以一个或几个主要业务为主要经营范围,限制他们向其他领域进军。

  “未来的互联网政策应该是,你可以做,但不能什么都做。”刘德良教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