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动态

新加坡韩国与“五眼”合作监听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1月25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最新公布的一份机密文件显示,新加坡和韩国是美国主导的“五眼”(Five
Eyes)间谍联盟在亚洲的伙伴国,在协助美国和澳大利亚在亚洲铺设海底通讯电缆一事上立下“汗马功劳”。

  美国攥住跨太平洋通讯命脉

  24日晚,荷兰《新鹿特丹商报》登载了一张美国国安局的绝密地图,地图上清楚标明美国及其“五眼”间谍联盟伙伴国在世界各地铺设了20处高速光纤电缆。至于其信息拦截行动,则需寻求电缆所在地的政府和通讯公司提供“隐蔽的、偷偷摸摸的”帮助。

  根据斯诺登此前披露的文件,“五眼”间谍联盟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该联盟将全球划分为五大监听区域,五国分别监听并资源共享,以实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追踪)任何人”的目标。有人认为,“五眼”间谍联盟创造了通信情报界的“黄金时代”。

  而海底电缆拦截信息行动是“五眼”间谍联盟构建的全球监听网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张地图显示,通过在该国西海岸、夏威夷岛和关岛设立拦截设施、窃听太平洋底所有通讯电缆以及连接澳大利亚和日本的电缆,美国已把跨太平洋的通讯渠道牢牢攥在手中。

  新加坡为“五眼”联盟合作方

  与此同时,该地图还证实,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通信枢纽之一,新加坡也被美国收归麾下,成为与“五眼”间谍联盟紧密合作的“第三方”。

  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电子间谍机构国防信号局(DSD)与新加坡情报机构展开合作,共同窃听SEA-ME-WE-3电缆。该电缆始于日本,经新加坡、吉布提、埃及苏伊士、直布罗陀海峡通往德国北部,是一条极其重要的国际电信通道,由新加坡国有运营商新加坡电信(SingTel)协助铺设。

  另有澳大利亚情报人士透露,连接新加坡和法国南部的SEA-ME-WE-4电缆同为新加坡和澳大利亚两国情报机构监听的目标,两国拦截电缆通讯并共享资源。

  澳大利亚情报专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德斯·波尔认为,新加坡的信号情报能力“可能是南亚地区最为先进的”。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过去15年里,有权获取经由SEA-ME-WE-3电缆传输的通讯信息成为两国情报及国防关系日趋密切重要推动因素,而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是其主要监听目标。

  韩澳保持逾30年情报合作

  除新加坡外,韩国成为“五眼”间谍联盟设在亚洲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拦截据点。借由铺设在太平洋港口城市釜山附近海域的海底电缆,“五眼”间谍联盟可获取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等地的外部通讯信息。

  长期以来,韩国国家情报院一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国安局,以及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亲密合作伙伴。

  前不久,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卷入一场法律纠纷,试图阻止有关机构公开韩国在澳间谍行动。该组织负责人大卫·尔文在联邦法院上辩称,澳大利亚和韩国的情报合作已持续“超过30年”,任何公开披露韩国情报活动的行为将“损害”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但是,上述努力还是以失败告终。

  美国安局利用恶意软件 监视全球5万电脑网络

  据俄罗斯RT电视台网站报道,荷兰《新鹿特丹商报》23日援引美国国安局前雇员斯诺登的泄密文件披露称,美国国安局通过特别设计的恶意软件监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5万多个电脑网络。

  《新鹿特丹商报》报道称,泄密文件来自一份2012年的档案,可证明美国国安局向全球5万多个电脑网络中植入恶意软件,用于收集数据。

  一旦目标电脑被感染,植入的恶意软件会变成“休眠细胞”,监视人员可以远程控制其启动或关闭。这种恶意软件在被发现前可活跃数年,据称被用于侵入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以及巴西等许多国家的电脑网络。

  据报道,此类恶意软件袭击行动是国安局下属的一个特别行动组负责实施的,这个特别行动组专门负责侵入外国电脑系统,从1998年就已经存在,有超过1000多名黑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