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0.1%存活率背后:手游渐成金融产品

  资本的过度介入,导致2013年的手游市场呈现跳跃式增长。不仅游戏、传媒、文化公司纷纷涉足,甚至连一些传统制造企业也开始插手。在资本的助推下,手游产品属性日益金融化。相应地,追求短、平、快的投机心理开始盛行,“山寨”成了“一夜暴富”的捷径。

  一旦某款手游产品如果反响火爆,立即就会引来争相效仿者,这直接催生了手游的版权乱象。由于在法律界定上的不完善、手游产品存活率低导致不少维权找不到被诉人等现状,手游行业的版权保护异常蹒跚。

  金融化背后的山寨风

  之前曾跃居苹果中国区App免费总榜排行第一的《疯狂猜图》手游,在其火爆了以后,出现了《疯狂猜电影》、《疯狂猜成语》等模仿者。记者在豌豆荚平台输入“疯狂猜图”发现,同类型手机应用高达200多个。

  随着山寨产品的增多,《疯狂猜图》的热度也随之减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游戏策划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类似这样的产品一般被业内称为现象级产品。由于山寨产品的充斥,导致该产品的生命周期比较短,只有近3个月左右,而游戏研发方也并没有从中盈利。不过凭借此款游戏,该游戏创业团队却成功融资,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

  据了解,《疯狂猜图》运营公司豪腾嘉科高级副总裁孙劲超曾对外表示,其开发团队仅4人,从研发到上线用了不到50天时间,其游戏的总成本还不到10万元。

  正因为如此,上述策划人士表示,“手游行业从业门槛低,很多小团队等的就是第一笔融资,大家都幻想像《疯狂猜图》等游戏这样一夜暴富。”

  上述策划人士表示,“山寨产品逼高了创新的成本,在创新高成本、低收益的状态下,手游开发者们都不再一门心思地搞创新,而是费尽心思地做山寨,以擦边球的方式争夺山寨对象的用户,获得短期收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资深游戏从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版权乱象背后的原因,归结起来就两个字:利益。当某款产品爆红时,即使产品本身不赚钱,但创业团队可就此作为营销点对外融资,迅速 “土豪化”。于是在融资或IPO的利诱下,手游产品便迅速被催化成金融产品。

  是否“抄袭”难以界定

  今年6月,日本游戏开发商欲向《我叫MT》、《龙之召唤》等公司索赔1亿美元,称此类卡牌手游涉嫌抄袭其旗下产品《智龙迷城》。

  最新数据显示,《智龙迷城》用户突破1500万,在海外市场每个月能拿下5000多万美元营收。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圈内资深游戏从业人士认为,“所谓侵权和抄袭,这要看怎么理解。”“国内手游没有原创,只是把国外成功的产品换个壳。国内A厂商抄袭国外已被市场验证成功过的产品且火了之后,国内B厂商抄袭A厂商。B厂商无法界定是否侵权,因为这是一个死循环。”在他看来,不管是小型游戏公司还是大型知名游戏公司,明目张胆地抄袭的背后,是在我国抄袭侵权难以界定。

  “判断游戏是否侵权通常通过其游戏的玩法、画面以及程序来界定。”曾参与《疯狂猜图》游戏策划的建新摩佰科技CEO赵建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游戏在题材上是无法界定的,因为都是虚拟的,创意本身并不在版权法的保护之列,只能靠程序界定。假如你申请了知识产权,在申请的时候,需要提供这个游戏的程序,前30页源代码及最后30页源代码。”

  互联网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对记者表示,“侵权界定分为几种。如果是破解侵权,就比较好判定,因为这种情况就属于复制侵权;如果是版权游戏界面设计、背景图案侵权,则要看侵权的是哪部美术作品,音乐侵权的是哪部音乐作品。”

  他进一步补充道,若游戏情节抄袭文学名著的内容,则涉嫌版权侵权,但如果只是使用名著中人物角色的名称,除非该名称被注册为商标,否则难以主张版权侵权。此外,对于游戏版权维权,不少案件中权利人还面临着举证困难的问题,除了有时难以证明侵权行为外,也难以证明实际损失或者侵权后的收益。

  基于此,手游侵权通常采取道歉、删除游戏内容等方式和解。因为“难以界定”而使当事双方陷入流程时间过长的“持久战”,最终因成本过于高昂而选择放弃法律手段。

  手游市场存活率仅0.1%

  在众多手机游戏中,武侠题材是一个重要的类别。

  记者登录苹果商店AppStore发现,在游戏类的畅销榜前50名中,《大掌门》、《萌江湖Q版武侠》、《大侠传》、《武侠来了》等多款游戏涉及武侠题材。

  赵建新把这种现象看做是投机行为。其认为,“目前游戏行业流行的题材,主要以武侠、魔咒类为主。中国用户伴随武侠小说、名著故事成长,游戏开发者自然会选择最贴近用户心理的题材来研发。”

  夏安(化名)在与朋友成立手游公司之前,是一家页游公司的游戏美工。据其介绍,团队做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手游是玄幻系列产品,就是西游题材,之所以选择这个题材,缘于市面上已经有很多被接受的产品。“因为要考虑市场和大众接受的程度,所以肯定得找一些耳熟能详的东西。”

  蓝港在线CEO王峰曾指出,时下页游市场,一款新产品的成功率为1%,而手游市场的存活率仅0.1%。因此在创业时,夏安和他的团队思考的最重要问题就是挤进这个0.1%行列。

  “与端游动辄上百万元、上千万元的大投资大制作不同,我们团队20多个人,研发一共只花了十几万元,几乎不需要运营费用,开支只包括日常开销和人员工资,根本无力支付版权费用。”夏安表示。

  今年8月,金庸表示,内地获得其正版授权的两家游戏厂商搜狐畅游和完美世界,将联合对市场上的侵权游戏进行维权。两家游戏厂商已完成大部分调查取证工作,随时可提起法律诉讼。9月13日,金庸公开表示,要求畅游向20多家涉嫌侵权其著作版权的游戏公司发出律师函,这一行动是手游行业规模最大的维权之一。

  此外,上述圈内资深游戏从业人士还表示,“手游产品跟风严重、同质化竞争激烈,直接导致不少火爆的手游生命周期极短,通常是3~6个月。如果被起诉,小公司可能撑不到最后就已经倒闭了。”

  畅游集团公共关系副总裁李国龙坦言,其在维权时,绝大多数采取非法律诉讼的方式收尾。一般来说,采取的方式是先给研发商发律师函协解决,或者给91无线、百度等平台商发函件,要求平台商将侵权游戏做下架处理。平台商一般比较配合,多数会第一时间下架侵权游戏。当产品被下架后,开发商就会很着急地主动来与公司沟通,然后多数采取修改版本审核同意后再上架的方式私下处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