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商务

京东CEO刘强东:新经济可以激活市场创新

  12月12日上午消息,2013央视财经论坛"制度创新的力量激活"昨日在京举办。

  经济学泰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以及中欧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朱晓明,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斌等嘉宾同台,共同谈论市场化导向的改革将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推动作用。

  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认为,新经济的力量可以激活市场制度的创新,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发展,并带动传统经济不断创新,完成一个市场化的过程,从而更好地贡献于全社会的进步。

  在探讨企业家面临的诸多困扰时,刘强东呼吁税收公平,并表示"我创业十几年以来,始终坚持’三不’:不偷税漏税,不卖假货,不找’靠山’。这个原则京东将一直坚持下去。

  十八届三中全会中用大量篇幅论述了如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吴敬琏认为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来推进改革。"我希望,让改革真正变成人民的福祉。"刘强东表示。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陈伟鸿:思想的光芒有时候有着特殊的力量,尤其在经济社会前行和创新的过程中,这是吴老的观点,非常巧合,我看到两位嘉宾有一些相同的认知, 就是你们跟市场的力量都特别看好,我们的院长跟马院长,市场力量可以激活金融制度的创新,也可以激活科技制度的创新,请二位解释一下,包括你们为什么写这 样两个字,跟三中全会当中哪一个精神,主旨相吻合的?

  刘强东:这一次三中全会的决定有一个非常鲜明的提法,就是要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个和过去的基础性作用还是不同的。

  主持人陈伟鸿:你感受到这种不同吗?

  刘强东:市场中的提法,还有文件中提到的有60项改革的力度,还是和市场这样一个改革的目标相一致的。金融就应该说在市场经济中有一种特定的地 位,比如说一般的商品它会影响本身的供求关系,金融银行利率,不仅影响银行信贷本身。而且对其他的商品,生产要素起到间接的作用,而且金融还有突破性。它 是一个国民经济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所以,用市场力量决定金融价值,有利推动市场经济提出改革进一步深化。

  主持人陈伟鸿:您特别喜欢用重叠的形容词,都是非常非常的重要,44年前,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没有用“非常”,他说这是社会的一小步,却是发展的一大步。刘强东您觉得力量多大?

  你上过吴老的课吗?

  刘强东:依然是激情澎湃。

  主持人陈伟鸿:他说其他话题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太激情澎湃。

  刘强东:说到改革之后,那个时候心情沉重,我今天看吴老的状态非常好。

  主持人陈伟鸿:其实吴老的这份沉重,也让我们在课堂上听课的同学感到了沉重,或者是一份发自内心的动力,是什么样的心情?

  刘强东:我个人没有沉重,觉得吴老是中国改革的良心。

  主持人陈伟鸿:越来越多的改革推动者,改革称为时代当中的主旋律,你刚才提到改革两个关键词,我注意到前面一个关键词跟您所在的行业有关,新经济,因为京东显然是新经济的代表,那新经济力量可以激活什么样的自主创新吗?

  刘强东:在《决定》看到这样一句话,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主持人陈伟鸿:一看您就是一个好学生,特别认真把答案,一字一句,生怕漏掉每一个字。

  刘强东:对。从我座位一个创业者来说,我觉得至少这段话,我也能看到这段话,我觉得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做。

  第一,还是把经济体制改革放在改革的位置重点。

  第二,再次确认或者承认市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决定作用,或者是基础性作用。我个人认为,所有的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是决定市场作用,所有的改革都一定是一个大问题。

  京东商城确实新的经济,今天的改革跟过去改革有很大不同,过去第一次改革大家都是一穷二白,没有什么利益。但是今天社会上行程错综复杂的利益格局和利益关系。有一个决议,我觉得只要能够保持绝对市场化,就能够为国家市场制度做一点贡献,那就是新经济。

  可以通过新经济这种不断的发展,变化也好,改革也好,从而经历一个市场的过程。

  主持人陈伟鸿:是不是按照你的思路推进下来,改革完了以后都剩下新经济,旧经济都被你们驱赶出界。

  刘强东:改革之后的经济都应该新经济。

  主持人陈伟鸿:你身边的马蔚华是新经济还是旧经济。

  刘强东:马行长如果改革了以后就变成新经济了。

  主持人陈伟鸿:新经济的触角是越伸越远,本来京东我们卖一点电器就行了,现在人家也做金融了,以后还可以开一个京东银行都说不定。

  刘强东:对。

  主持人陈伟鸿:这就是改革吗?

  刘强东:有改革的力量,有市场力量。因为主要有需求,包括他,包括我们现在这些第三方支付,还有这些碎片的小的理财,小额信贷,这些正式传统经济对弱势群体的忽视,而这些领域他们有需求,那么新经济,特别是这些互联网的金融,他的特点可能服务,更大的支持。

  主持人陈伟鸿:可能更敏感一些。

  刘强东:对。

  主持人陈伟鸿:其实不仅是您,我知道很多的企业家都渴望在现实生活中现存的制度多多少少有一些变革,因为他们确实在旧的制度层面当中,可能发展 遇到了不少的阻力。我们听到过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抱怨,所以会有很多人愿意跟吴老师同样的观点就是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因为在他们的发展环境中,他们看到了 各种各样的制约,我们把这些制约提炼了一下,会出现在大屏幕上,各位来看一看,哪一条会让你有同感,让你想起了自己的从前或现代。在阻力中包括了政府权力 多大、政府臃肿造成了纳税人负担过重,还有行政审批过多,还有缺乏对中小企业创业者真正的支持,还有政府将本该承担的责任转嫁给了企业,政府权力过大、部 分官员寻租腐败、法制环境不理想,我们至少列出了六种企业家群体中常常听到的声音。刘总是企业家,您会不会听到您身边的企业家也有这样的抱怨?

  刘强东:其实大家都差不多的。

  主持人陈伟鸿:哪一条可能是被更多人来关注的?

  刘强东:从我们行业来讲行政审批过多是提得最多的一个。

  主持人陈伟鸿:你们会提到什么呢?

  刘强东:我每天花在法人代表签字时间至少是15分钟到20分钟。因为京东有自己的物流、全国性的已经开了1700多个站点,按照现在的《公司 法》的各种规定,我们必须要申请工商执照等一大堆的执照,每个都要法人代表签字,因为我是经销商的法人代表,所以我每天签字的时间比跟人交流的时间要多。 我们所有的证加起来到今年9月份的时候拉了四金杯车了。

  主持人陈伟鸿:谢谢。很多企业家也在三中全会中努力地寻找现有难题的思路和办法。所以我们也找到了一些企业家听到了他们的心声,我们看看他们最 渴望得到的一些解决办法到底是什么。包括了财税制度改革,包括了打破对民营企业的壁垒、房地产改革,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国有企业改革,进一步对外资开 放。五位嘉宾你们自己对哪一条特别有感触?这些都是企业家非常关心的一些经济改革的举措。刘总正在认真地寻找,你也可以补充说这些其实对现在的发展阶段来 说可能都不是最关心的,你也可以提出你所关心的改革方向的举措。

  刘强东:我关心的也是第二点,打破民营企业的各种壁垒。我觉得审批制度本身有一个很强的点,大家看国企审批或者说很多人是地方政府的企业,审批 的过程中有天然的优势,基本上就可以通过。但民营企业基本上是不能通过的,即使是没有国家明确的法律法规要求,但实际上在审批的过程中民营企业还是有困难 的。

  主持人陈伟鸿:在你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什么样的壁垒给你的打击特别大?

  刘强东:京东也可以说在这个行业里有新的产品在推进,推进的过程中还是很难的,我们的产品从设计到推出来可能有3个月,可是申请证照的时候可能要花一年多。

  主持人陈伟鸿:在大家关注改革的时候,一方面我们会被这些改革的举措和改革未来所吸引,所震撼,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对未来有过一些担心,如果 拿5年做一个时间段,我想问问企业家,在未来五年当中,你最担心的企业发展,这个领域当中是什么问题会让你特别担心?我想先问问刘强东先生,如果您展望一 下未来企业五年,您很担心出现什么问题?哪方面出问题?

  刘强东:最担心还是政策不稳定性,不断的变化。

  主持人陈伟鸿:你这是有根据的一种担心呢?还是无根据的一种猜测呢?

  刘强东:根据决定的理解,算是无根据的猜测。

  主持人陈伟鸿:您怎么突然间担心这个事情,不担心别的事情,政策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在你自身而言,有多大的作用?

  刘强东:刚才我们争论了半天了,中小企业的扶持问题,很多人理解中小企业的扶持是不是对中小企业减一点税,不是。因为京东上也是从中小企业发展 起来,中小企业给政府的奖励基金吗?扶持基金吗?不是。我一直坚定认为,所有的中小企业,最需要的是把另外五个问题解决了,另外五个问题解决了,中小企业 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主持人陈伟鸿:刘强东有没有听出他们两个人有矛盾或者没有矛盾。

  刘强东:我觉得两个人说两件事情,而且在我个人认为,同行业竞争激烈和税收过热,其实不应该是企业家担心的,如果每个企业纳税的税率一样的,就 是大家成本是一样的,还是过度竞争。现在最大问题是税务不公平,有些人要全国纳税,能够逃税赚很多钱。政府说我不能降税率,说税率一降政府没有钱了,如果 让每个企业税都收下来,税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行业竞争越激烈,说明了行业市场化程度高,说明行业才能真正地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发挥企业家作用的一个行业,没有竞争行业企业家的作用就没有了。

  主持人陈伟鸿:除了有这样的企业家精神,你觉得在发展中需要依靠什么?

  刘强东:不需要。

  主持人陈伟鸿:这么斩钉截铁?

  刘强东:也可能是因为运气比较好,因为京东商城的行业是高度市场化的行业,所以这个行业中我们绝对不需要靠山,其他行业我不能保证。

  主持人陈伟鸿:如果别人有靠山你会羡慕嫉妒恨或者是什么心态?

  刘强东:恭喜他们。

  主持人陈伟鸿:我特别不适应一瞬间。

  马蔚华:长了就适应了。

  刘强东:这是长痛和短痛的问题。短期可能会导致问题,但长期来讲一定是大幅度减少中小企业的各种负担。更加有利于优秀的中小企业迅速地突出出来,也能够保护有价值投资的一部分的股民的利益。

  主持人陈伟鸿:这是我们希望在改革道路上看到一个又一个新的典范,在三中全会的决议当中,其实还有一个改革,就是对政绩评价观的改革,在《决 议》当中看到,不再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价政绩,这个改革对未来中国宏观经济的发展有一个很大的引领,所以在这期节目结束之前,还想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如果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改革以往的政绩观,我们不再单纯地经济增长指标来座位衡量的话,那么我们应该用什么来衡量政绩?大家可以从自己的角度来出发。

  刘强东:我觉得应该以消费占国民经济的比重来衡量,只有消费比重迅猛上升,才能表明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才能表明我们的改革真正表现出对民众的一种扶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