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思科欲打持久战谋新兴市场 内忧外患难破困局

  全球最大的网络设备生产商思科遭遇发展困境。由于受新兴市场业务问题、客户消费保守以及核心业务增长停滞等的困扰,思科下调了其长期盈利及营收增长目标,并做好了在新兴市场长期努力的打算。思科CEO约翰·钱伯斯(以下简称钱伯斯)近日表示,他看重中国市场的长远发展,为了改善在中国的业绩,思科已经准备展开一场持久战。然而,面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的崛起,钱伯斯此次表态显得底气不足,他也承认,“很难在一两个季度内赢得胜利”。如何带领思科突破发展困境,极大考验着钱伯斯的智慧。

  钱伯斯欲在中国市场打持久战

  被称为“互联网先生”的钱伯斯是一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在他的带领下,思科从一个只有300名员工、年收入7000万美元的公司成长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十大公司之一,市场价值一度超过了5000亿美元。

  然而,今年6月爆发的“棱镜门”成为了钱伯斯事业上的一个转折点。前中情局雇员斯诺登披露,美国情报部门监控中国的数据传输使用了思科的路由器。虽然之后思科否认参与了美国政府秘密进行的“棱镜”监视项目,但是钱伯斯也承认,美国政府的监控行为产生了恶劣影响,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企业在购买思科产品时变得更加迟疑。

  “棱镜门”事件曝光后,中国把对信息安全问题的关注提升到了更高层次,甚至在电信行业刮起了一场“去思科风”。在中国电信今年第一批IP设备集购中,思科“不出意外”地遭遇惨败,作为保留的传统优势的项目,思科在此次核心路由市场中颗粒无收。

  这种情况直接反映到了思科在中国市场的业绩上面。思科2013财年年报显示,思科整个2013财年在亚太地区的营收增长3%,但是中国市场的产品销售额却下滑了5%;在10月财季中,中国区营收更是下降了18%。而在“棱镜门”曝光之前,思科2011财年和2012财年报告显示,其在中国市场的产品销售出现了11%和17%的增长。如今这种高速增长态势已消失。

  但钱伯斯还在为以中国市场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的复兴努力着。为改变思科在中国市场的表现,钱伯斯近日表示,将在中国展开持久战,对中国市场要有耐心,并相信在中国业绩会有改观。

  思科发展遭遇“内忧外患”

  实际上,思科除在中国等新兴市场遭遇业绩困境外,其在全球整个市场的表现也不太理想。近日,思科下调了未来3至5年业绩目标。思科方面表示,其将未来3至5年营收增长目标区间,由此前的5%至7%,降至3%至6%,股价最多曾跌3%。思科同时下调期内每股盈利增长预测,由此前的7%至9%,降至5%至7%。

  思科业绩遭遇重创,将原因简单归结于受“棱镜”事件影响显然有些牵强。作为世界网路设备制造巨头,思科公司在钱伯斯掌舵这十多年中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其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外部环境的变化也为如今思科业绩下滑埋下了伏笔。

  首先,思科在新领域的扩张,在一定程度上使其丧失了传统优势。2001年3月,出于对网络泡沫再度破灭的忌惮,思科启动了寻找下一个增长点的扩张与收购。2003年,思科收购家庭和小型企业网络设备厂商Linksys Group;2005年收购有线电视机顶盒领先厂商Scientific-Atlanta;2009年收购了低价Flip相机厂商Pure Digital Technologies……思科的这一系列动作,偏离了其路由器与交换机产品的核心业务。思科在家庭消费端网络设备和视频领域扩张的同时,其核心领域也开始遭到其他电信设备企业如中国的华为和中兴的进攻。

  其次,钱伯斯为寻找新的增长点,在企业高层组织架构中实施的变革,影响了企业效率。钱伯斯在高管中成立了多个理事会和委员会,并且每个高管都被安排在不止一个理事会和委员会当中,这种交叉决策与管理,带来的负面影响远大于贡献。

  第三,新兴技术的崛起,使互联网公司开始摆脱对思科等网络厂商的依赖。新兴的软件定义网络(以下简称SDN) 是一种新型网络创新架构,其核心技术OpenFlow通过将网络设备控制面与数据面分离开来,从而实现了网络流量的灵活控制,为核心网络及应用的创新提供了良好平台。这一技术使原本只有在高端企业级路由器、交换机上才有的服务转移到了软件层面,而这些软件则可以在一些廉价硬件平台上运行。所以,在这一技术逐渐流行起来后,企业对于高端路由器和交换机的需求将大幅减少。思科此前让亚马逊10亿美元的合同从嘴边溜走的主要原因,就是亚马逊决定使用更廉价的硬件配合SDN技术来满足自己的业务需求。

  第四,中兴、华为等企业的崛起,加剧了思科的外部竞争。由于以前国产电信设备厂商技术落后,导致中国的运营商、金融机构、政府部门等大多使用思科的设备。但在过去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中兴和华为等国产设备厂商通过不断发展,产品、技术已做出了自己的特色,完全可以在服务器、网络设备、网络安全等领域满足企业的需求。除此之外,全球经济遭遇金融危机以来,还未完全回暖,企业需要压缩成本以求生存,在此国际利好环境下,华为和中兴借机走出国门,并全面进军企业网,开始围剿思科的低端硬件市场。“中华”的崛起甚至使美国不惜动用政治力量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阻挠中兴和华为进入美国市场。

  大数据时代钱伯斯需负起安全责任

  随着4G建设热潮的掀起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电信设备商再次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但在新的环境下,信息安全问题显得更加重要,这就要求思科首先应自觉负起设备安全的责任,这是一个公司长远发展的前提。“棱镜”事件对思科的影响充分说明了,设备使用商在信息安全问题上具有极高的敏感度,思科必须从此事件中吸取教训,尊重客户的需求和隐私。思科只有承担起自己的基本责任,客户才会买单。

  国际IT市场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不能通过政治力量对抗市场力量。美国国会借安全问题打击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但实质上,美国商业客户不会受到政治力量的影响,甚至会因美国国会影响了他们的商业选择而感到反感。

  总之,面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和通信生态环境的改变,钱伯斯要带领思科突围发展困境,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