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财经

监管“大棒”下比特币未来仍是未知数

  一飞冲天的比特币迎来了严厉的政策监管“组合拳”,疯涨势头紧急“刹车”。 一月前比特币币值一日翻番的狂喜犹未远离,投资者已迅速尝到了暴跌的苦涩。在第三方支付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对接被央行叫停之后,比特币已站在了十字路口,面向不可测的未来。

  密集的监管“大棒”

  监管“大棒”来得既猛又密。

  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叫停比特币作为货币的流通功能;16日,央行又约谈支付宝等要求不得为比特币提供清算等服务;随后,财付通、支付宝、易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纷纷关闭与比特币交易网站对接的端口。18日,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发布公告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比特币中国不得不暂时停止人民币充值功能。”在国内主流比特币交易平台,交易资金“只能出不能进”,买币者已无法进入,卖币者尚能结算离场。

  比特币成交价格应声跳水。据比特币中国的数据,每单位比特币的成交价,从12月16日的5293.48元急速下探,到17日已降至3999元,19日至2752元,三天之内跌去将近一半。比特币中国每天的成交量,也从上月高峰时的10万枚左右,降至近日的8000多枚。一月前比特币币值一日翻番的狂喜犹未远离,投资者已迅速尝到了暴跌的苦涩。

  在记者加入的一个投资群中,充斥着种种惊恐、抱怨之声:“卖都来不及”,“卖得越慢,亏越多”,“大家都撤吧”, “现在持币5分钟都危险,都会让你输光”。当然,也有人视为抄底良机:“别人疯狂、恐惧的时候,只管上就是了。”

  据比特币中国数据,20日,每单位比特币价格回升至2649.88元,此后数日,在3300元~4000元的区间内振荡。

  “恐慌爆发时,总是会出现‘踩踏’现象。16号到19号,恐慌盘大举出逃,之后价格当然会有所反弹。”比特币“死忠粉丝”、北京大学科技哲学博士生胡翌霖对《IT时报》记者分析。

  比特币专职推介者、新浪博主“暴走恭亲王”也告诉记者:“利空消息出来后,市场有个消化过程,两三天后,已经有所消化,但现在价格尚未趋稳。央行在约谈第三方支付后,应该会出台更明晰的政策,大家现在都在等,市场普遍还在观望。”

  “不少交易平台和一些比特币玩家,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即全面撤出中国市场。”“暴走恭亲王”判断。

  各显神通的支付招数

  叫停第三方支付,对比特币交易平台堪称“釜底抽薪”。为维持运转,交易平台不得不各显神通,纷纷想出变通方法,有的甚至祭起了最原始的招数。

  未被央行约谈过的小型第三方支付平台,突然变得“抢手”起来。据记者了解,火币网、比特时代等交易平台纷纷对它们伸出了橄榄枝,希望通过它们来开通与银行的对接端口。

  原始的网银充值又重新启用。“网银充值以个人账户对个人账户居多。在采用三方支付平台之前,买家都是直接将钱打到比特币交易平台老板的个人账号上,用老板的个人信用作担保。卖完币提现也是这样,从老板个人账号将钱转给卖家。不过,现在一些交易平台开始提供企业账号,用户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选择。”“暴走恭亲王”说。

  OKCoin近日即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公司咨询了央行人士和多名律师,往个人卡大量汇款是明确的违法行为。目前其海外公司已经完成注册,正在寻找海外银行开设离岸账户。

  用户将资金打到老板个人账户或企业账户后,平台需对用户信息进行人工核对,再进行充值。这一做法堪称原始。23日,比特币中国传出将使用“充值码”的方式,其具体用法尚未明示。“可能类似于游戏点卡,我给老板账户上打1000块钱,通过充值码核对后,我的平台账户上就多出1000块钱。”胡翌霖猜测。

  交易资金进出以老板个人信用或企业信用作担保,无疑增加了交易者的“平台风险”。不过,更大的风险来自场外交易。国内平台交易的“冰冻”,无疑驱使着炒币者向外盘或场外交易转移。据“暴走恭亲王”观察,最近,比特币的场外交易“大单”非常活跃,“每天都能看到有几千个、上万个币的抄底买盘。场外交易完全是靠买卖双方的个人信用来担保的,很容易发生意外事件,必须双方有过接触,建立起一定的信任度才行。”

  如Mt. Gox等国外比特币交易平台,也迎来了“中国力量”的加盟,从比特币价格即可窥端倪。11月,比特币国盘价格一度超过外盘,而今情势翻转,Mt. Gox上的比特币单价,已较比特币中国高出500多元。

  一度饱受热捧的比特币,而今已站在了十字路口,在严厉的监管“大棒”下面临不可测的未来。不过,“死忠粉丝”仍保持乐观。胡翌霖即称:“监控风险只会影响其短期走势,‘去中心化’的特色使它不可能全部被禁掉,这个国家禁掉了,在别的国家还可以用。”

  “暴走恭亲王”也认为:“长期来看,比特币在其他国家还是会发展壮大,这里消了,那里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