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商务

嘀嘀和快的抢市 官方电召台和打车软件受挤压

上午,紫竹桥附近一名乘客打车。出租车背后醒目的96106其实没有人拨打 摄/法制晚报记者 刘畅
上午,紫竹桥附近一名乘客打车。出租车背后醒目的96106其实没有人拨打 

  打车软件抢市 电召台“歇了”

  调度中心业务量骤减一半 目前状态就是“生扛” 5家官方软件单日订单为零

  嘀嘀、快的两家打车软件的“烧钱”竞赛给北京出租车行业带来剧烈冲击,打车3公里只需支付1元燃油费的诱惑让年轻打车族们趋之若鹜,订单爆棚也让嘀嘀打车在前天上午近乎“瘫痪”。

  与之相反,官方的电召平台正经历着自诞生以来最严酷的“寒冬”。有出租车司机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如今车内的96106电召台“一天也响不了几次”。出租车调度中心称,由于订单量骤减,“现在就是生扛。”

  的哥说 “电召台一天响不了几次”

  两家打车软件的“烧钱”行为严重挤压着官方电召台的业务量。昨天下午,记者随机采访7名出租车司机,使用手机打车软件的有4位,但不管有没有用打车软件,大家都表示96106电召台已经明显受到打车软件的挤压,订单大幅减少。

  “现在都用打车软件了,电召台明显不行了,以前时不时就响,现在一天也不见有个动静。”银建公司的的哥黄师傅说,以前金建、银建的电召订单都很多,司机们也愿意拉。但从今年1月起,“电召台就明显不行了,尤其是嘀嘀和快的实行补贴后,一天也响不了几次。”

  调度说 “我们现在就是生扛着”

  去年初,“大力推广出租汽车电话叫车服务模式”确定为本市2013年排堵保畅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去年6月1日起,96106统一出租召车平台正式上线,它整合了5家出租调度中心,基本覆盖全市所有出租车,打破了以往调度中心“各自为营”的模式,订单实现自动流转,提高约车成功率。

  去年8月,交通部门将此前各家调度中心的约车电话96106、96103、96101、96109、96033进行整合,制发了统一的“电召96106 投诉96123”运营专用标志,改变了车身标示的约车电话五花八门的现象,方便市民辨识。

  此后效果初显,根据去年7月至9月出租车监测数据显示,电召业务量大幅提升,日均业务量超3万单,成功率也从此前的四成提高到了七成。

  如今,用金银建出租调度中心相关负责人的话说:“我们现在就是生扛着呢。”该调度中心订单量约占全市近半,去年6、7月份日订单量在1.4万左右,现在只有七八千,业务量减半,“主要是受到了打车软件的冲击。”

  官方软件

  5家前天订单为零

  同样遇冷的还有官方打车软件,去年8月,本市为规范手机打车软件,推出官方版本,起初并入官方的打车软件有4家,每天共有五六千个订单。如今,官方打车软件已有6家,但从前天的订单量来看,一家订单数为36单,其他5家全部为零,其中就包括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官方版。

  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社会版打车软件,据媒体报道,去年6、7月嘀嘀打车在京日订单为3万单。正月初一至初七的春节7天假期,仅北京地区,用户日均用微信支付完成的约12万单,半年时间增加了三倍。快的打车的数据则显示,补贴活动期间,该软件的日订单量为14万单,远超去年。

  专家观点 竞争应适度

  对于目前打车软件对电召约车的冲击,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丽梅上午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打车软件和电召台应该是并存的。

  王丽梅表示,从目前打车软件的竞争结果来看,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方便了乘客和司机,但企业的竞争应当适度,因为出租车行业毕竟是一种服务行业,企业的发展还应该着力可持续性。

  他山之石 美国电召采用高科技定位

  在西方很多发达国家的城市,如伦敦、巴黎等,早就有电召出租车服务了,在这些城市的马路上很难找到一辆空驶的出租车,乘客一般都是电话叫车。另外,新加坡的出租车公司也早在1995年底就有了较完备的GPS智能化调度管理系统为乘客提供电召服务。

  美国的电召出租车方式十分先进,乘客利用安装有定位软件(该定位软件能够将当前位置信息传送至调度中心)的移动电话向出租车调度中心发送电召请求,调度中心一旦确定了乘客所在位置,将利用处理器在储存空闲出租车的数据库中(调度中心会一直跟踪空闲出租车的行驶路线和当前位置,并将其储存在数据库中)搜索符合乘客要求的出租车,并将乘客的位置信息发送给该出租车,该地址将显示在出租车的移动数据终端上。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