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顺风:点评刘欢修改版《卷珠帘》歌词

点评刘欢修改版《卷珠帘》歌词




文/顺风


 


    顺风的微信个人帐号:yzwubo


 


    顺风的微信公众帐号:shunfeng3436188




    刘欢修改前后的歌词对照如下,括号内是修改后歌词: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都泛黄 (千家文 尽泛黄)  


    夜静谧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 (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 梨花泪 (犹眷恋 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啊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不见高轩 (啊 髙轩雾褪)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 (夜月明 袖掩暗垂泪)




    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


    悄悄唤醒枝芽 (倦起愁对春伤)


    听微风 耳畔响 (残烛化 晓风凉)


    叹流水兮落花伤 (归雁过处留声怅)


    谁在烟云处情深长 (天水间谁抚琴断肠)




    点评:




    一、“千家文 都泛黄”改为“千家文,尽泛黄”,雅。




    二、“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改为“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俗。参考修改如下:拂袖起舞如梦醒不回。




    四、“她眷恋梨花泪”改为“犹眷恋,梨花泪”,味道差,略俗,建议不改。




    五、“啊 不见高轩 夜月明 此时难为情”改为“啊 髙轩雾褪夜月明 袖掩暗垂泪”,有韵无味,败笔。参考修改如下:啊 此情如醉 恨月明 今宵人不寐。




    六、“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 悄悄唤醒枝芽 听微风 耳畔响叹流水兮落花伤 谁在烟云处情深长”改为“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 倦起愁对春伤 残烛化 晓风凉 归雁过处留声怅天水间谁抚琴断肠”,总体雅,但问题也有,比如“归雁过处留声怅”与前句“细雨酥润见烟外绿杨”就根本不是一个季节。参考修改如下:细雨酥润隐翠岱烟杨倦起怯对春伤 残烛外 晓风凉 子规声寞意彷徨 天水间谁抚琴断肠。




    参考修改后的歌词如下: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


    画间透过思量


    沾染了 墨色淌


    千家文 尽泛黄  


    夜静谧 窗纱微微亮


    拂袖起舞如梦醒不回


    相思蔓上心扉


    她眷恋 梨花泪


    静画红妆等谁归


    空留伊人徐徐憔悴




    啊 胭脂香味


    卷珠帘 是为谁


    啊 此情如醉


    恨月明 今宵人不寐




    细雨酥润隐翠岱烟杨


    倦起怯对春伤


    残烛外 晓风凉


    子规声寞意彷徨


    天水间谁抚琴断肠




    总体看,刘欢的修改在小细节上令《卷珠帘》更加雅致,比如“天水间谁抚琴断肠”韵味声律俱佳,同时对最后一段白话文歌词进行文言化处理也无可厚非,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仍存在一定问题,比如“韵”“味”不谐、直白用俗、季节矛盾等。此外,最后一段白话文与前面的文言文相应成趣,如此安排另有别致之处,只须对字句略作调整即可。中国诗词文化传承垂数千年,其中文辞韵律方面的规律博大精深,平仄韵律自有其内在逻辑,就语言而言有不少古典诗词本身就可成为很好的歌词,而今人依照古典诗词格律要求创作出的一些作品,也未尝不可转改作歌词之选。在此特录拙作《水调歌头》一篇,以供方家修改印证:




   水调歌头·玉盘珍




    巡路无人迹


    深冻入冬城


    天庭微开


    仙叶微摇落纷纷


    君看蒙蒙天上 


    约是婀娜广袖


    嫦娥扫寒尘


    恁多雪如羽


    怪杀射日人




    玉盘珍 银妆凳 酒初温


    红炉歌罢山崩


    醉抵衣三层


    窗外风怒云急


    天地淋漓涕泪


    爱恨两昏昏


    万载昆仑冰


    坚厉此时同


 


    作者顺风,名吴波,九三学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企业家世纪论坛副主席,高端人脉社交网络“极地圈”创始人,微创新工场创新辅导员,新浪微博社区委员会专家成员,哈佛商业评论、中欧商业评论、人民网专栏作家。创立全息互联网理论,出版《长尾革命》、《互联网帝国》、《顺风新博客论》等,个人著述累200余万字、古体诗词800余首、楹联百余副。最欣赏:前秦王猛。个人微信:yzwubo  QQ:90340375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