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不做“布里丹之驴”

  (速途网专栏 作者:瞬雨)中国有个成语:黔驴技穷,这头贵州驴子与老虎之间的故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老外也有一头驴子的故事,叫“布里丹之驴”:又饥又渴的驴子刚好站在距离食物和水同样距离的地方,因为难以在先喝水还是先吃草两者之间做出决断,不可避免地死于饥渴。


  “布里丹之驴”的生命力是脆弱的,而抵抗这种两难的能力,就叫做“反脆弱性”,这是《黑天鹅》作者塔勒布全新提出的哲学概念。联想昔日的劲敌宏基就缺乏这种反脆弱性,一场押宝于上网本的战役让宏基从复兴走向了衰落;“成也萧何、败萧何”,上网本着实让宏基作了一回黔驴。如果我们把企业的转型比作喝水,把对原有产业产品和战略的坚守比作吃草,那么企业更容易陷入的则是洋驴的困境,尤其是大企业,在发展的中后期往往遭遇“布里丹之驴”的两难,很多企业都死在了这两者左右维艰的境地当中。甚至是成功如柯达、诺基亚者,也难逃这样的命运。


  联想却在更大、更强、更国际化的发展历程中表现了惊人的反脆弱性。从国内PC老大到全球PC老大,从十年前并购IBM的PC业务到今天并购IBM的服务器业务,从当初抛弃手机业务到回归移动互联网、再到并购摩托罗拉移动,联想的长袖善舞让世人瞠目。


  联想CMO魏江雷刚刚获得“2014中国商业创新50人之品牌创新奖”,充分映证了联想的反脆弱性。一财周刊对Arthur获奖给出的评语是:“推动联想集团品牌转型,创造性地采用推广快消品的手段营销IT产品,引进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娱乐营销、体育营销和时尚营销,推动联想迈出年轻化、时尚化的步伐,同时推动联想加快了向以客户体验为中心的移动互联网营销方式转型的步伐,显著提升了联想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其实在我看来,Arthur何止是用了快消的手段营销产品,他是用了互联网的思维在营销整个联想的品牌。


  在今年联想对IBM的服务器业务和摩托罗拉移动的两大并购案当中,联想的策略表现出了互联网思维的强大战斗力。一方面,春节是企业进行事件传播的传统“淡季”,媒体活跃性差,而且信息容易被过年相关信息所淹没;另一方面,事件的保密性和突然性决定了预先传播的难度。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利用微薄微信等自媒体手段、意见领袖和新闻客户端,充分抢占网络媒体平台和传统媒体的移动端等新兴平台,弥补了电视和平媒的不足。


  在谈到“布里丹之驴”脱困之法的时候,塔勒布认为,只有随机性是解救之道,换句话说,要对主体赋予自由度。互联网思维,恰恰就是联想用来避免陷入“布里丹之驴”困境的那个随机性。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世界崇尚随机,早年“偏执狂才能生存”的执着或者固执,业已成为Wintel时代的古董。年轻化、消费化也好,社交化也罢,互联网思维不是苹果和谷歌的专利;雷军用它,成就了今天的小米,Arthur用它,则成就了今天的联想营销。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不确定性需要的是驯化,而不是战胜。在春节造成的传播压力和并购事件突发本身的不确定性面前,营销必须充分利用它们,而不是逃避它们,这就是“反脆弱”的要求。


  并购是有风险的,越大的并购对象越难消化。拥有反脆弱性能力的企业,当它暴露在混乱和压力带来的随机性面前时,反倒能够茁壮成长和发展强大。业界曾经普遍质疑当年对IBM PC的并购,联想却以此成就了国际化的完胜。今天,谷歌没能够很好地消化摩托罗拉,联想却信心满满地接了过来。联想的品牌形象已经被赋予了足够多的互联网特性,在将来的移动互联网上,我们一定会有更多的时间听到一声“Hello,Lenovo”!


  


不做“布里丹之驴”:联想如何反脆弱
作者:瞬雨 经济观察家,自由评论人

  《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中国科学报》金融专栏作者,成都电台FM105.6《谈股论经》特约评论员,成都Merriheart(美丽心灵机构)心理治疗与青少年成长专家组成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