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WhatsApp库姆闷声发大财

库姆
库姆

  1月20日,德国慕尼黑“数码、生活与设计”(DLD)年会上,跨平台通信应用程序WhatsApp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扬·库姆被邀为演讲嘉宾。虽然是全场最“大腕”,但他没有进行乔布斯式或者说扎克伯格式的个人秀,而是选择和主持人一问一答的方式,来向听众介绍他以及他红得发紫的产品。

  “十分低调”或“人前害羞”成为媒体报道库姆时用得最多的词。当时谁都不曾想,一个月后,脸书(Facebook)宣布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他的个人财富也增加至68亿美元,这让当时参加DLD年会的人不禁惊叹这家伙真是“闷声发大财”。

  版图扩张速度惊人

  库姆现身慕尼黑,成为WhatsApp“出嫁”脸书前的最后一次也是为数极少的几次公开露面。

  主持人在介绍库姆时调侃,“也许大家都和我一样,想了解扬·库姆和他的产品,我在一个月之前曾造访WhatsApp,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公司一点儿都不显眼,大街上也极少有人知道WhatsApp就在他们身边。但你们确实有超强的影响力,在我造访的那天,你们的系统就处理了160亿条信息。”

  WhatsApp在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市的门面确实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比较寒酸,因为连标识都没有打出来,办公面积也只有百十来平方米。

  一身休闲装,身形微胖,外表憨厚老实的库姆听后羞涩一笑,他抿了一口水,随即直入主题,说话时也直视主持人,没有和听众做任何眼神交流。他说,截至1月20日当天,WhatsApp应用程序已有4.3亿个活跃用户,这比公司在上个月宣布4亿个增加了3000万个,新增用户数量比整个德国的用户总量还多。

  库姆还表示,公司是一家规模很小的企业,目前只有25名软件工程师,另外有20名员工做客户支持,主要满足不同语种客户的技术支持。

  不同于脸书、谷歌和推特等,WhatsApp不通过广告插入和付费游戏来盈利,二是通过简约的界面和高效的支持来扩大用户群,并在第二年开始对用户收取0.99美元的年费。库姆和另一联合创始人布莱恩·阿克顿2009年创立公司时便立下信条,库姆也在他的办公桌上写下这一“座右铭”——“杜绝广告!杜绝游戏!杜绝把戏!”

  他还提到,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行业,只有不断扩张才能提高生存概率。

  正是由于WhatsApp惊人的版图扩张速度,才引起社交网络龙头脸书的兴趣或警惕。不按常理出牌的扎克伯格出价190亿美元将其收入囊中,按照他的说法,WhatsApp的价值要超过这个价,买它就等于买下未来。通过这笔交易,库姆也变身为脸书的执行董事。

  年少吃苦厚积薄发

  去过山景城的人都会被小城的静谧氛围和美妙气候所吸引,同时也会被众多科技巨头的公司标识给镇住。作为硅谷的主要组成部分,山景城汇聚了102家科技企业总部,其中包括谷歌。在这里,你很容易撞见网络极客或科技大牛。

  2月19日早间,库姆选择在离公司总部不到几个街区的北县社会服务站,和阿克顿与红杉资本创投人吉姆·戈茨签订公司出售协议。对于这单巨额交易,库姆的签字地点选择在外界看来有点匪夷所思,但他的两个盟友都十分理解,因为38岁的库姆22年前刚移民到美国的时候,曾在这里排队领过救济食品券,这里是他从零开始的地方。

  库姆出生在乌克兰法斯蒂夫市的一个小村庄,并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孩提时代。他是家中独子,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是建筑经理。16岁时,受政治氛围所迫,库姆和他的母亲移民美国山景城,并通过政府援助项目得到一套小公寓,但父亲则一直留在乌克兰。

  为支持库姆在美国继续完成学业,库姆的妈妈给别人当保姆,而库姆也要给杂货店打杂工以贴补家用。后来妈妈患上癌症,母子俩只能靠领取政府残疾救助津贴度日。更为艰难的是,库姆的父亲和母亲在1997年和2000年相继过世,留下库姆一个人。

  人穷志不穷。18岁时,库姆对电脑程序产生极大兴趣,后来在就读圣何塞州立大学期间还兼职做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安全测试员。22岁时,他加入雅虎(38.76, -0.90, -2.27%),在那里工作9年,见证了雅虎的起起伏伏。直至2007年9月他离开这家显露暮气的互联网企业时,他已是公司软件工程部的副总裁。辞职后,库姆和阿克顿休整一年,并到南非游历一圈。直到2009年1月,库姆买了第一部苹果(529.12, -1.63, -0.31%)手机,意识到一个新的产业链正在崛起。期间还有一段有意思的插曲,那就是库姆和阿克顿曾给脸书投简历,但双双遭拒。

  传奇源于一念之间

  WhatsApp的创意来源较为玩味。

  库姆曾向人透露,WhatsApp的创意激发点实际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2009年初的某一天,库姆在健身房健身时发现手机信号被屏蔽,而他当时需要及时接听电话或短信,尽管健身房能够连接无线网络,这让他很苦恼。随即他冒出一个想法,想打造一个全新的网络即时通信平台来替代手机短信与语音通话,而这种应用程序又不同于社交网络应用如脸书和推特。

  当时他脑海里冒出两个概念:第一,其时方兴未艾的苹果智能手机iPhone无疑将代表着未来,因为这不仅仅是一部手机而是一种个人存在的延伸;第二,应用程序必须及其精简,杜绝广告或者尽量避开它。

  2009年4月,库姆和阿克顿共同创立了WhatsApp,当年5月,WhatsApp应用程序正式在苹果应用程序商店上线。2011年11月,WhatsApp荣登苹果付费应用程序榜榜首,该程序在安卓系统的下载量也突破1000万个。

  尽管出名和成功都来得很快,但是志同道合的库姆和阿克顿一直保持低调作派。2012年7月,美国某科技媒体约好到WhatsApp总部专访,当记者好不容易摸到该公司办公室时,发现库姆正光着脚丫子,阿克顿夹着人字拖,两人都没有专门的办公室,而是“混迹”在员工中间。

  当记者问他,为何WhatsApp获得当年的世界移动通讯大会奖项时他们都没去,而是派一个市场负责人去领奖,库姆淡淡地回答:“那时我们正在开会。”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