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国王”上市 中国手游如何复制“糖果”传奇?

“国王"上市 中国手游如何复制“糖果”传奇?

  《糖果粉碎传奇》开发商King上市,市值逼近70亿美元——难以想象这些彩色糖豆居然如此赚钱。年利6亿的King,日入五万的Flappy
Bird,游戏蛋糕诱人垂涎,想咬上一口又无从下嘴——内地开发者血战国内红海,却不愿杨帆驶入占总市场80%的国际蓝海。剖析糖果的传奇,解读胖鸟的疯狂,中国手游何时才能接过“国王”的权杖?

  要点

  1音乐市场规模达170亿美元,电影340亿,游戏市场规模却已经高达700亿美元。

  2五颜六色的小糖豆,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赚了老前辈亚马逊“一辈子”总收入的25%。

  3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预计,2014年将是中国游戏产业进军国际市场的黄金时机。

  King市值近70亿 游戏市场蛋糕究竟有多大?

  电影票房破亿总会引来阵阵叫好,唱片销量超千万也会占上一块儿媒体版面……可同属娱乐产业的游戏,却总是门庭冷落、处境尴尬,似乎这个年轻的市场永远是主流人群眼中的“旁门左道”,无法登上“大雅之堂”。

  但实际上,游戏开发商是躲在镁光灯外的世界里,闷头数钱。纵观娱乐产业:音乐市场规模达170亿美元,电影340亿,游戏市场规模却已经高达700亿美元——两倍于电影、三倍于音乐的成绩,或许会让很多名人大咖汗颜。

  2011年,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登陆纽交所,市值达逼近70亿美元。如今,《糖果粉碎传奇》开发商King也在纽交所IPO,市值也在70亿美元上下。如此量级让不少人大跌眼镜,游戏难道真的如此赚钱?

  数据显示2013年,《糖果粉碎传奇》开发商King营收达18.8亿美元,其中盈利高达5.68亿美元。如果数字的冲击力还不够,那么更直观来讲,这些彩色的小糖豆,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赚了老前辈亚马逊“一辈子”(截至当时)总收入的25%。

  在埃洛普带着诺基亚手机部门“投奔”微软后,延续芬兰科技自豪感的重任就落到了两家游戏公司肩上——《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开发商Supercell。今年2月Supercell公布了2013年的业绩:去年这家公司营收达8.92亿美元,较2012年上升近9倍;税前利润也达到4.64亿美元,远远超过了2012年的5100万美元。或许就连玩家也会感到意外:挥舞着阔剑的“野蛮人”、背着钱袋的“哥布林”,居然会从大家的腰包中轻易掏走了如此巨额的钞票?

  根据投资银行Digi-Capital发布的《全球游戏投资总结》报告,2017年全球游戏产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这是一块让人垂涎的巨大蛋糕。但根据谷歌给出的数据:2013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831.7亿元(约140亿美元):这意味着国内市场仅占总体700亿的两成份额。

  摆在面前的一切充满诱惑,但不少国内游戏开发者眼中,中国市场已让他们疲于应对,不熟悉的海外市场几乎就是天方夜谭,可遗憾的是,这转念间的畏惧就等于抛弃了80%的肥肉。

  《Flappy Bird》日入5万 游戏厂商如何盆满钵满?

  其实,中国开发者并不必自怨自艾,因为游戏的成功都存在一定的共性:

Candy

  -《糖果粉碎传奇》:简洁、上瘾、“免费”、社交

  科技界振臂高呼“移动互联时代到来!”,King看准方向豪赌移动游戏,把糖果做到极致,赚得盆满钵益。据业内人士估算,每天进账100-300万美元,对这家瑞典厂商来说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糖果”成功大致归因于以下几点:

  1、简洁、令人上瘾。“糖果”之所以令人上瘾,因为它带给玩家的快乐和痛苦是相等的,并且契合了玩家的短期注意力。耗时短、节奏快的游戏更容易产生用户粘性。“糖果”就像真的糖果,吃了会让人上瘾。

  2、免费游戏的“付费经”(应用内支付)。面虽然游戏本身是免费的,但如果玩家等不及30分钟的冷却时间,想立即得到额外的游戏机会就必须付费。不得不说,King把住了移动游戏的“脉”。由于《糖果粉碎传奇》的巨大成功,“糖果”在一些分析师眼中甚至成为一种盈利模式。

  3、结合社交。玩家可以在Facebook上分享战绩,分享游戏机会,还可以交流游戏心得。玩家的心声:每天不看看朋友圈的游戏新鲜事,一天生活似乎有那么点不对劲儿呢。

Candy

  - Flappy Bird:简洁、上瘾、“免费”、社交

  今年2月,红白机气质的《Flappy
Bird》红遍全球,这款用了半天时间就开发出的游戏,凭借“山寨”《超级玛丽》绿色水管,像素风胖鸟,令人发指的变态难度,创造了日入5万美元的神话。

  日入5万,意味着这几百行代码,一年就会给开发者阮哈东带来近1825万美元的收入。而且这一估算还很保守——这个有趣得越南人颇具“利他精神”,居然以《Flappy
Bird》太过让人沉迷为由,硬生生“打断”了吸金鸟的翅膀。要知道,在最为广阔的中国市场,这只像素鸟才刚刚开始“嚄-嚄-嚄”起飞,就被亲爹腰斩。

  鉴于《Flappy Bird》无论是原理还是游戏规则亦或是界面都简单到用一句话就能概括出,不少媒体都将笔墨着重放到了《Flappy
Bird》为什么会彻头彻尾的火了,免费游戏是怎样获得了如此高的收益?

  1、简约、令人上瘾:Flappy Bird就是你我能够看到的那样单纯:欢迎界面——胖鸟挥动翅膀等待起飞;开始游戏——飞,……,飞,撞柱子;Game
Over——横幅广告。无奈玩家们就是停不下来:撞了南墙就重头再来,颇有种要么飞,要么死的任性。

  2、免费游戏的“付费经”(广告):笔者亲自计时测试,从小鸟起飞到穿过第一支柱子仅仅不过6秒,之后每根柱子之间大约有1.5秒的跳跃空档,以普通人类很难通过10关计算,玩死一局《Flappy
Bird》只需要大概20秒的时间。算上重新开始游戏的反应空隙10秒,这样算来,菜鸟级用户很可能每分钟就会看到两次广告,从广告商处获得的收益,因为用户数量的激增而一路狂飙。

  这里有必要脑补一下App广告盈利模式:CPM(千次展示费用,按展示数量计费)、CPC(每次点击成本,按点击数计费)、CPA(每次行动成本,按下载/注册/问卷数计费)、CPS(按销售额计算佣金的分成模式)、CPL(引导成果计费)
、CTR(按点击率计费)、eCPM(每千次展示收益)。

  3、社交:虽然《Flappy
Bird》本身并没有社交功能,可它的成功也脱不开SNS——YouTube上热度极高的PewDiePie用户,分享了令人抓狂的游戏过程,胖鸟从此名声大噪。

  虽然《糖果粉碎传奇》、《Flappy
Bird》,一个是团队运筹帷幄,一个是单打独斗,但二者的成功却有着共性:简约、上瘾、(免费)、社交,这或许也会给游戏开发者些许启发。

  《开心农场》转战海外 如何抓住国际“现金牛”?

  还记得那个让你夜半上好闹铃偷菜的《开心农场》么?这款游戏在国内市场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却在俄罗斯等市场疯狂捞金。开发商智明星通CEO唐彬森在谷歌活动采访中,讲述了自己的成功经验:

  - 投身海外?要看战略

  中国市场也好,海外商机也罢,如何取舍还要看公司战略。中国有很多制造业企业主要关注海外市场,营收的一半以上来自海外。但是,海外市场也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好的产品、优秀的游戏作品走向创作地之外的市场,成为一种趋势。登高才能望远,对国内企业来说,产品品质应该提到和海外战略一样,甚至更高的层次来考虑。只有做出好的产品,才有资格谈“是不是应该走向海外”,否则,为了出国而出国,只能自取其辱。

  - 地缘性套利?好产品是全球的

  手机应用包括游戏应用都存在所谓的“地缘性套利(geographical
arbitrage)。虽然做海外市场时,会遇到文化差异问题、习惯差异问题,但其实这两个差异带来的推广的阻力远远没有经济水平、网络带宽、硬件条件所带来的制约大。像微信、Facebook,甚至包括苹果,好的东西到哪里都会受到欢迎。DST合伙人Alexander
Tamas将此称为“地缘性套利”,意思是一个东西在这个国家火了以后,在其他国家依然会引爆。全球的用户是具有习惯上的相关性的,没有太大差异。

  - 推广、分析?利用社交、分析服务

  对国内游戏厂商来说,国外同行的成功经验有可取之处。专注在走向海外策略上,有几点可供参考。一是做好多语言支持。本地化最最起码的要有语言支持,多语言基础的玩家毕竟是少数,除非游戏简单到只有3、5个控件,否则多数人只能看着乐呵。二是利用好流量推广。借助YouTube等视频分享平台、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谷歌搜索、AdMob,很多渠道都可以利用,尽量活跃推广方式。三是利用大数据研究用户喜好。当然,如果没有用户数据,研究用户数据就无从谈起,谷歌等公司提供的大数据平台就成了小公司的可选项。

  结语

  在King成功IPO,Rovio、Supercell在中国市场疯狂掠地的时候,内地手游厂商是否也能在海外分羹?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预计,2014年将是中国游戏产业进军国际市场的黄金时机。这一年,《Flappy
Bird》都能大红大紫,胖鸟飞飞飞,何时同样的传奇也会落到中国开发者的枝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