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新闻追踪:取消手机流量月底清零可行吗?

新华社发

  日前,广东省、深圳市消委会调查显示,对于通信运营商套餐剩余部分流量按月清零的规定,近七成消费者表示不满意,呼吁取消或改善。这一消息也引发了市民对于手机上网的网速、资费、信号等问题的集中关注。

  对此,记者采访了深圳某通信运营商技术专家Z先生。Z先生表示,取消套餐月底清零的模式目前在技术上早已没有问题,而针对香港手机流量为何资费偏低的问题,Z先生认为,这与香港网络环境配套更完善有关。

  焦点1 手机网速为何时快时慢?

  现象:本次省、市消委会调查手机上网结果显示,用户最关注的前两个问题是上网速度和信号强弱。生活中,3G手机用户也时常碰到电话没信号和网速慢的情况。

  释疑:Z先生介绍说,一个基站用户数一多并集中使用,这个区域网络会承担不了,造成瘫痪。例如每个载频可支持8个电话同时通话,整个网络容量就会以此来设计。到峰值时,8路电话同时打,网络就容易堵塞,这时就要有应急措施。而现在资源最紧缺的就是基站,尤其是跟用户移动终端最后一公里的基站很缺乏。

  另一方面,在深圳很多小区已经光纤到户了,但是还不能随便用3G视频,因为网速达不到。如果以后所有宽带,特别是最后一公里全部是光纤,进入全光时代,传输瓶颈压力会小很多。

  此外,访问网络还跟服务器能力有关,有的服务器管理好,运营就快。但有的服务器老旧,一热就宕机,就会变慢。还有的服务器内存占用较多也会慢。

  焦点2 为何香港手机资费偏低?

  现象:香港人阿文告诉记者,某通信运营商推出过一种套餐,每月仅需68元港币(约折合人民币55元)可以享受1700分钟语音通话、1000条短信和本地无限上网。额外本地通话收费网内每分钟0.9港币,额外短信网内每条0.2港币。

  释疑:“不同城市策略不一样,使用环境有区别,这是技术问题,涉及网络容量大小。”Z先生解释:一个基站按载频计算,每个载频支持多少用户的并发,会有一个话务量计算方式,一个普通用户大概使用多少流量会有一个估值,这个量按用户平均使用流量,而不是最高流量来估定。载频配置模式不同,用户并发量也有大有小。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地方信号好,有的地方信号差。

  香港与深圳在手机流量收费上存在的差异,也跟运营商在两地使用的制式不同有关。在深圳一般使用TDSMA制式,在香港采用WCDMA制式。TDSMA制式是全球新技术,尚未成熟,建设成本高,而WCDMA制式是全球通行制式,技术成熟稳定。两种制式之间收费差距约一倍。

  Z先生还介绍,通信网络发展有边际效益,开始建网成本相当大。比如,深圳要建几千个站,开始发展的用户不多,只得向银行举债,成本高。等网络建好后,用户多起来,就会慢慢分摊成本。过五六年后就收回成本了,以后就只要维护成本了。

  焦点3 取消“月底清零”可行吗?

  现象:不少用户反映,运营商能否改善套餐设计,比如将消费者的剩余流量延至下个月使用,或者自行处理,比如赠送或卖给别人。这可行吗?

  释疑:“改变流量月底清零已具备技术条件,关键要看运营商选择什么样的经营模式。”Z先生称,如要取消套餐流量月底清零的模式,运营商的整个后台支撑软件系统要重新开发,工作量会非常大,但技术上可以实现。另外,Z先生介绍,把流量卖给别人可能会涉及国家牌照问题,因为按规定,个人或机构不能转售通信业务。赠送倒是可以,比如家人共享,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但同样工作量很大。不过,这一做法还需多个运营商及管理部门来推动。

  对未来流量套餐趋势,Z先生持乐观态度,认为以后一定会顺应民意,走精细化经营路线。而且,以后可能有新的运营商出现,在竞争更为激烈的环境下,运营商套餐也会做得更细。

  焦点4 为何手机流量会偷跑?

  现象:央视3·15晚会曝光,大唐电信旗下的大唐高鸿股份公司开发的“大唐神器”植入木马吸费,同时会泄露用户的个人隐私,而用户表示“删都删不掉”。实际上,关于“手机流量去哪儿”的投诉,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和普及越来越多。

  释疑:Z先生介绍,这类问题在山寨手机上尤其突出,卖方在刷手机系统时,会安装很多应用程序,有的应用程序运行可以看到,有的则隐身后台运行。这背后其实有一个产业链,软件商会与手机商乃至运营商合作。比如,A开发了一个app软件,就会找销售者批量安装至手机中,老百姓不懂也删除不了,于是软件就在后台跑流量、扣费或窃取个人信息。一般三大运营商不会这样做,毕竟是国有企业。

  那么用于检测流量的360或QQ手机安全软件安全吗?会不会侵犯隐私?“这要看你个人权限的设定,通过软件来确定哪些信息能读取,哪些不能读取。”Z先生介绍,其实很多开发商参考了国外模式,要读取信息时,会事先征求用户意见,如果用户愿意,就不存在强制性消费。

  “流量清零”是霸王条款

  ■声音

  “流量清零是典型的霸王条款。”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表示,之所以说霸王条款,是因为这种格式条款是由经营者事先拟定的、消费者被迫同意的、未经过听证会听证过的违背公平交易权的格式条款,同时也是企业单方签订的、单方面排除了消费者的条款,所以这是一种违法的契约。

  刘俊海强调,消除霸王条款,不仅需要消费者的主动维权,运营商也应把精力放在提供更为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上,而不是凭借不公平格式条款牟取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