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可穿戴设备出师不利:遭三分之一用户弃用

  导语:英国《卫报》周二刊登题为《可穿戴设备遭三分之一消费者弃用》(Wearables: one-third of consumers abandoning devices)的评论文章称,与之前的智能手机和MP3播放器不同,可穿戴设备在功能上并没有实质性的进步,也没有明确的取代对象,而且其本身在功能、续航和外形上也存在诸多劣势,所以才在发展初期遭到很多用户的弃用。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用户弃用

  做条广告:一块二手三星Galaxy Gear智能手表,标价仅为100英镑。对于一款去年9月发布时的售价高达299英镑的设备来说,这应该算是很便宜了吧?

  然而,在拥有1万名员工的非科技组织的内网中推销了整整一周后,它依然无人问津。“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在我们的通知版上停留那么长时间。”一位看过那条广告的人对我说。

  另外,还有另一款Galaxy Gear也在同一家组织里销售过,定价是“任意价”。虽然卖出去了,但通过这两条广告不难看出,人们已经开始怀疑“可穿戴设备”了。

  这种观察也得到了美国市场研究公司Endeavour Partners的进一步佐证。该公司发现,有三分之一的美国消费者会在购买可穿戴设备6个月内停止使用这种产品。另外,尽管有十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拥有某种形式的运动追踪器,但有半数已经停止使用。

  那么,智能手表或健身追踪器的问题究竟出在那里?是否生不逢时?还是遭遇了其他一些更加根本的问题?

  智能手表的问题有点复杂。当用户购买Galaxy Note3智能手机时,移动运营商会将Galaxy Gear作为廉价附加品搭售。但买家一旦拿到这款设备,就会觉得它很丑,想要尽快处理掉。

  还有一些则是真正想要智能手表,也真正会使用它的人。但当它上市几个月内就被新版取代时,这些用户自然会很失望——三星在今年的移动世界大会(MWC)上推出了新一代Galaxy Gear。“这是旧款吗?”当你被消息灵通的朋友问到这样的问题时,心理作何感想?

  据市场研究公司Kantar ComTech统计,英国人大约拥有42.6万块智能手表,其中有13.6万块为Galaxy Gears。但如上文所述,其中一些智能手表可能已经不再使用。在eBay上搜索Galaxy Gear,便可发现将近900个结果。从中随便选一个就会发现类似的说辞:“我买Galaxy Note3时免费获赠了Galaxy Gear,但我不想要了。”

  市场研究公司CCS Insight去年秋天对1500名美国和英国的智能手机用户进行的调查显示,其中有65%的人听说过智能手表,50%听说过健身追踪器。但在拥有智能手表(或健身追踪器)的用户中,有40%已经停止使用——有的是因为厌倦了这种产品,有的则是因为忘带了。

  不过,对可穿戴设备的支持者来说,这些数据都没有说服力,甚至不会令他们担忧。但这的确给可穿戴设备制造商造成了一些困扰,因为从理论上讲,那些购买后又停用可穿戴设备的人恰恰是最充满激情的早期用户。

  自身局限

  作为对比,在黑莓、Palm Treo、Windows Mobile或塞班手机诞生之初,不会有早期的用户弃用这类产品。他们从随时随地收发邮件和上网冲浪中看到了实用性,所以不会放弃这类产品。

  但由于提供了一些人想要的功能,所以健身追踪器可以算作可穿戴设备的探路产品。健身市场并不算小,例如,英国有450万成年人是各种健身俱乐部的会员,而美国的这一数字大约是英国的10倍。

  然而,来自Endeavour Partners的数据表明,健身追踪器的用户粘性也在下降。

  这对可穿戴设备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因为它们太过原始,导致人们不得不放弃:这类产品的个头通常较大,而且没有提供真正吸引人的杀手级应用,电池续航时间也很有限。

  在MP3播放器发展初期,你可以说这种产品是革命性的,因为相比于CD随身听而言,使用固态存储的用户可以很方便地切换歌曲。但问题在于,早期的MP3播放器空间有限,而且传输速度极慢——当时使用的USB 1.1协议速度只有12Mbps,USB 2.0直到2003年左右才开始广泛普及。

  所以,这些早期的MP3播放器最终都被束之高阁,但这并未阻止该领域最终做大。我们已经从卡带随身听过渡到CD随身听,又过渡到MP3播放器。而现在,MP3播放器也已经整合到手机等其他设备中。

  产品集成

  但正是这种集成的趋势——将音乐整合为音乐播放器的一部分,而不再以笨重的方式单独销售——展现出早期设备的前景。

  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迹象显示智能手表和健身追踪器会取代哪些设备,这一点与上述音乐播放器有很大不同。在理想状态下,有用的新技术必须取代或简化某些功能,否则就必须说服我们购买全新的设备。智能手机是一种更加简单的电子邮件接收设备,同时也简化了电话和上网冲浪等功能。

  健身追踪器可以追踪你的健身数据,但由于41%的人在跑步时都会随身携带智能手机,所以只需要安装一款追踪应用或许就已经足够。那些号称能计算步数的设备都面临一个问题:只需要活动手臂就可以轻易“欺骗”系统。

  无论是Endeavour Partners的研究,还是各种销售广告都表明,第一代可穿戴设备仍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它们都不善于激发我们的兴趣。无论是实用性、电池续航,还是外观,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而杀手级应用同样非常缺乏——尽管有迹象显示,有些人认为智能手表的通知功能非常有用。

  或许Android Wear系统的推出将会改变这种状况,这款整合了Google Now、语音搜索和“卡片”模式的系统,有望取悦第二代可穿戴设备的买家。但这一切都有待时间的验证。总体来看,这类产品似乎在实用性上还是有所欠缺,未能达到我们的预期。

  可穿戴设备或许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功,但从上文介绍的内网和eBay上出售的二手产品来看,我们或许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