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IT

同洲电子遭华夏系抛弃 三网融合概念难挡溃退

  核心提示:半年报显示,此前聚集其中的基金,也呈出逃之势。2010年1季报尚占据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四席之多的“华夏系”基金,已经有三只隐去,而另一只仍然在榜的华夏红利,也在2季度减持381.65万股。

  左手是“三网融合”的宏大概念,右手是每况愈下的公司业绩,同洲电子(002052.SZ)被推上十字路口。

  同洲电子2010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85亿元,净利润亏损3900万元。而同洲电子上市仅仅四年,净利润就从2008年底的1.08亿元锐减至2009年的4800万元,再跌落至目前主营亏损的境地。

  而实际控制人袁明,却早已经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得2亿元左右的现金。

  虽然业绩表现不佳,但“三网融合”的概念却给了同洲电子一件华丽外衣。作为占据电视机顶盒20%市场的生产商,同洲电子被认为是“三网融合”启动试点后,最先的受益公司。

  “电视机顶盒本身是个很小的市场,按照目前还有5000万台电视机需要安装,每台电视机顶盒500元计算,这个市场也只有250亿元,同洲电子20%的市场份额不过50亿元。”北京一家券商的行业研究员向记者表示。

  而上市公司半年报也显示,此前聚集其中的基金,也呈出逃之势。2010年1季报尚占据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四席之多的“华夏系”基金,已经有三只隐去,而另一只仍然在榜的华夏红利,也在2季度减持381.65万股。

  8月13日,同洲电子收报11.81元,上涨1.64%。

  华夏系主力撤退

  “三网融合”的光环之下,“华夏系”基金在同洲电子身上集体快进快出。

  2010年半年报显示,“华夏系”两只基金位居同洲电子前十大流通股之列。其中华夏红利持有同洲电子121.73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为0.57%,位居第六大流通股东。而另一只华夏系基金华夏优势,则以116.26万股的持股量,新晋为同洲电子第七大流通股股东。

  此外,诺安平衡和社保六零二组合,也现身该股前十大流通股名单。

  虽然仍有两只基金留守,但华夏系基金的主力已经在同洲电子悄然撤退。

  2010年1季报显示,华夏系共有四只基金,驻扎在同洲电子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其中,华夏优势增长持股量高达1422.82万股,一只基金就掌控了同洲电子流通盘的7.16%。华夏复兴则以535.91万股的持股量,紧随其后,占据流通盘的2.70%。

  此外,华夏红利和华夏蓝筹核心,也分别持有503.37万股和199.99万股,占流通股的比例分别为2.53%和1.01%。

  以此计算,华夏系此时至少持有同洲电子超过2662万股,占据流通盘的13.4%。而此前,同洲电子鲜有机构问津。

  此时正是“三网融合”概念横行之时,同洲电子在2010年1月初的12.90元起步,一度攀升至17.39元的高位。

  亦有不少券商研究机构在此时发布《同洲电子:受益三网融合的领先者》、《同洲电子中间件是亮点未来空间巨大》等研究报告,纷纷给予增持或者买入的评级。

  但此后,同洲电子先是交出2009年每股收益0.16元的惨淡业绩,后是拿出每股亏损0.15元的2010年1季报,令市场大跌眼镜。

  而此时,机构已呈出逃之势。

  2010年5月9日,同洲电子以跌停收盘,当日交易龙虎榜显示,三家机构席位位居卖出榜的前三位,累计卖出4698万元。华夏系基金或许就是在此时结伴出逃。随后,同洲电子股价一度被打至10元附近。

  粗略计算,华夏系动用资金至少达到3亿元,而以2010年1季度股价大幅拉升前的13元左右计算,华夏系在其间几无获利。但相比2010年上半年上证综指13.34%的跌幅和上证综指26.82%的跌幅,已经是远远跑赢大盘。

  4年业绩溃退

  上市4年,同洲电子业绩步步退却。

  2006年6月,同洲电子以41.89元的首日开盘价登陆中小板,相比其16元的发行价,首日涨幅高达161.8%。

  其时同洲电子的主营业务是卫星接收器和电视机顶盒,其时,电视机顶盒的产品毛利率在25%-30%左右。

  而2010年的年报显示,该公司有线电视接入设备的毛利率,已经降到了17.04%。

  净利润的变化,也反映了同洲电子的举步维艰。

  2007年年报显示,同洲电子实现净利润9960万元,2008年年报则达到业绩的顶峰1.08亿元,每股收益亦达到0.37元。

  2009年的金融危机令其海外市场大为受挫,当年净利润锐减为4800万元,营业利润更是仅为1536万元。

  同洲电子在2010年1季度更是陷入亏损的境地,当季度巨亏5260万元。虽然2010年2季度实现盈利,但半年报仍是亏损3900万元。

  “电视机顶盒是一个过于成熟的产品,进入的门槛也比较低,竞争很激烈,单价也一直在降。”上述北京券商研究员告诉记者。

  国泰君安也在其报告中表示,“公司尽管将自身定位为视讯产品端对端解决方案设备提供商,但就难掩其主要收入依靠销售单一机顶盒产品的现状。”

  同洲电子实际控制人袁明也从2009年9月起,就频频减持。

  2009年9月8日,袁明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同洲电子500万股,每股作价10.54元。而此时,其所持股权刚刚结束3年的限售期仅两个月有余。

  1天之后,袁明再减500万股,每股作价10.44元。

  2009年11月19日,袁明再度以11.14元每股的价格,减持360万股。

  去年9月28日,袁明还减持过340万股的股票,由于减持比例不到1%,这一次减持同洲没有发布公告。这四次密集的减持行为,袁明累计减持了1700万股同洲股票,套现接近2亿元。

  转型之路

  同洲电子董秘孙莉莉将袁明的减持,归结为“改善家族生活的需要”,而并非对公司转型前景的不看好。

  相比之下,“华夏系”在其间的短线进出,更似一番借三网融合概念的火中取栗。“华夏基金来公司调研过,现在也还对我们一直很关注。”孙莉莉告诉记者。

  但是在华夏系基金撤退之时亦有机构借机杀入。

  2010年半年报显示,诺安平衡以470.43万股的持股量,新晋成为同洲电子的第三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为流通盘的2.22%。此外,全国社保基金六零二组合也现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

  “三网融合的大概念下,做机顶盒的同洲电子,是最直接的受益者。”宏源证券研究员胡育杰向记者表示。

  但对于同洲电子来说,公司业务的转型也是箭在弦上。

  “我们从2006年一上市,就从机顶盒的生产商向数字电视的平台和服务提供商转型。”同洲电子董秘孙莉莉向记者表示。在其看来,现在电子产品的周期特别短,一般只有一年甚至几个月,“拥有平台的人才有未来”,而同洲电子2006年开始的转型,就是组建平台队伍。

  华泰证券在其报告中表示,目前同洲电子在数字机顶盒产业领域拥有较完备的产品线,“目标是借助‘三网融合’导向,以及在广电系运营商市场的客户优势,在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行业内形成一定的垄断之势。”

  “我们希望同洲电子在三网融合中,扮演的是一个沃尔玛超市的角色,就是我们会有标准化的货架,各种增值服务都可以放上去。”孙莉莉告诉记者。

  “应该说同洲电子在技术上还是比较有优势的,也参与了广电总局三网融合标准的制定。”宏源证券研究员胡育杰向记者表示。

  这在其半年报中也可以看出。

  同洲电子2010年二季度的管理费用超过1.4亿,同比增长56%,占到营业收入的13%,其中研发支出达到8624万,同比增长85%,同时,营业费用同比增长也超过53%。

  “但从目前的市场销售情况来看,其投入还未转换成实质的市场竞争力,目前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13.7%。”华泰证券在其报告中表示。

  “刚上市的时候,我们大概有2000多人,其中一半以上的是生产线上的工人。现在我们有4000多人,研发就占了一半。”孙莉莉向记者表示。

  “现在技术层面的转型已经基本完成,但短时期内会对报表造成压力。”孙莉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