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电子支付

移动支付圈地未完 央行担心快鱼吃慢鱼

  在移动支付领域,NFC(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场支付与远程支付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4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IC卡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李晓枫在“2014移动支付产业论坛”上表示,NFC生态圈落后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可能发生快鱼吃慢鱼的现象。

  他同时又表示,移动支付发展目标方向应以商业银行、通信运营商、中国银联的NFC移动支付电子化路线为主导,第三方支付机构、地方性区域性移动支付电子化路线为补充。

  也有观点认为,央行之所以力挺NFC还是不愿看到商业银行在支付领域中的地位旁落。

  机构发力NFC支付

  NFC即近距离无线通讯技术。通过在芯片上结合感应式读卡器、感应式卡片和点对点的功能,能在短距离内与兼容设备进行识别和数据交换。

  配置了NFC支付功能的手机可以用于机场登机验证、门禁钥匙、交通一卡通等。

  针对NFC业务的五大要素:NFC手机、NFC-SIM卡、相关应用、客户端、受理环境,有包括电信运营商、商业银行、银联等多家机构参与其中。

  中国移动下属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贺新初在22日表示,为普及NFC终端,每卖一台NFC手机,中国移动总部会给30元的补贴;中移动总部亦发文要求,4G卡默认要绑定NFC-SIM卡;应用方面,中国移动将在近期发布TSM(Trusted Service Manager)平台,接入应用商;受理环境方面,除了携手银联改造POS机,与20多个城市公交地铁达成合作,中移支付还将通过社会代理渠道加速商圈覆盖。

  而中移动在3月发布的《TD定制终端产品白皮书》显示,2014年计划销售NFC终端3000万台。据此计算,中移动支付的补贴将达到9亿元。

  NFC支付的另一家主要参与者——中国银联,正着力推进与NFC手机相适应的受理终端——“闪付”POS机。

  这一设备主要是对直联收单领域的POS机功能进行改造,每台费用补贴在300~500元。

  根据银联在4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全国“闪付”终端近300万台。由此来看,银联此项投入已达9亿~15亿元。

  银联方面还表示,已有近20家商业银行进入银联的移动支付平台,另有近30家银行已完成签约或即将上线。

  而在此之前,中国电信也曾表态,4G时代的天翼终端将全部具备NFC功能。中国联通也正与多家银行合作推广NFC手机钱包,个别省市已启动NFC手机钱包专用SWP卡采购。

  真金白银之下,各家机构正厉兵秣马,蓄势待发。

  “同床异梦”的尴尬

  2011年12月,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子公司正式获得支付牌照,获准开展移动支付业务。但NFC支付的概念远早于此。

  “我记得在2004年时谈论移动支付,NFC支付就被认为会成为主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第三方支付人士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产业链太长可能是NFC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涉及到的机构太多,并不是哪一家就能推动的。”

  “目前推动移动支付发展的主要贡献还是来源于远程支付,近场支付的发展确实不是很快。”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张萌回应本报记者时称,NFC支付发展较慢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从产品形式来看,NFC支付需要个人消费者更换相适应的手机或手机卡,商户则需要申请相适应的受理终端,这些硬件设备的替代成本无论是由用户、商户还是相关运营商来承担,都存在推广的阻力;从产业链来看,NFC支付需要涉及电信运营商、软硬件提供商、商业银行、银联等多个行业或部门,环节颇多;从应用场景来看,目前NFC技术主要应用于公共交通、门禁等,便利性并不突出。

  在NFC支付领域,伙伴之间的分歧由来已久。

  此前,NFC技术的工作频率一直存在两类标准——银联的13.56MHz和中移动的2.4GHz。双方分别坐拥银行与移动用户资源,互不妥协。

  直到2012年6月中移动与银联签订移动支付业务合作协议,放弃自主开发的2.4GHz标准,接受银联13.56MHz标准。NFC支付标准才最终统一。

  最早从2006年涉足手机支付业务,贺新初称:“从2006年到今年,这八年是抗战的八年,不断与自己抗争,也要与行业内、行业外的声音抗争。”

  对于机构之间的“恩怨”,监管层了然于心。

  “NFC移动支付技术客户体验有待提升,NFC手机、闪付POS和TSM平台三方面的合作有一定困难。此外,商业银行、中国银联、通信运营商能否形成紧密合作的商业模式,现在看还是个未知数。”李晓枫在22日这样表示。

  银行卡检测中心副总经理范贵甫介绍说,目前通过检测的NFC手机大概只有50余款。

  移动支付跑马圈地

  与发展缓慢的NFC近场支付相比,以第三方支付主导的远程支付发展迅速。尤其微信支付、二维码支付等形式的出现,迅速吸引了舆论的关注。

  李晓枫认为,目前移动支付服务会出现包括三条平等的电子化建设线路,包括商业银行的NFC支付业务;以电商平台、社交平台、行业供应链信用支付平台为依托的线上手机移动支付业务;通信运营商自身或与银联合作的NFC支付业务。

  尽管李晓枫强调,从央行的角度来看不同线路“一视同仁”,但他又表示,移动支付应以商业银行、通信运营商、中国银联的NFC移动支付电子化路线为主导,第三方支付机构、地方性区域性移动支付电子化线路为补充。

  “在网络金融信用评估、线上双边市场、信用支付等诸多建设内容方面,NFC生态圈落后于第三方支付机构,可能发生快鱼吃慢鱼的现象。”他说。

  作为“快鱼”的第三方支付仅仅被视作补充,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认为,央行还是为了保证商业银行在支付领域的地位。

  “NFC支付相当于银行‘空中发卡’,将银行账户里的资金转入手机,手机就像一个‘零钱包’。而远程支付会吸引用户将资金转入第三方支付的账户,形成虚拟账户体系,这并不是监管层乐于见到的。”他解释,对于监管层来说,虚假账户可能意味着监管漏洞;但对于第三方支付来说,建立账户体系才能增强用户黏性,有更多的业务空间。

  但张萌认为,并不能简单地对NFC支付与远程支付进行比较,因为这两种方式适应不同的应用环境及需求。

  对于这两种方式的发展空间。贺新初认为,NFC业务将在未来3-4年突破3亿规模。但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却表示,目前NFC支付也只是在韩国和日本比较流行,在欧美国家同样不是主流的移动支付方式。

  “现在仍然在跑马圈地,培养消费者移动支付消费文化习惯的阶段。是否会是一场赢者通吃的赛跑,鹿死谁手有待观察。”李晓枫说。

  李晓枫同时透露,央行将建立移动支付技术检测认证体系,要求提出商业银行移动支付、移动金融相关任务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