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网益中国历程对话:网路20年

网益中国历程对话:网路20年

  4月29日上午消息,“中国互联网20年之约”大会今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大会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互联网协会举办。会议进行了主题为“网益中国历程对话:网路20年”的互动对话。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首先段总,段同学,在座的各位您都认识是吗?

  段永朝:基本都认识。

  主持人:各位都是整个在互联网圈里面非常非常资深的,包括像财讯传媒也经历了从杂志产品到转型的过程中,您现在也是在担任首席战略官这样的情况,作为战略您必须有限制先决,你看的清楚、看的远这样的特点,您怎么看从媒体的角度从传统到新媒体的转型?

  段永朝:就像刚才我们的同道汪文斌同学说的那样,媒体过去已经经过了四次折磨,从网站、微博、微信,再到今天的视频,我相信我们将会信息满怀的迎来第五次、第六次或者更大的折磨,因为这样的话媒体才能够发展的更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座的每一位嘉宾您手中都有一个白板、纸牌,在这个过程当中从94年—2014年,每一位业者我相信你们都经过不同的经历,都经过不同的挑战,请在你们的白板上写下一个数字,告诉我们你想到的,或者互联网的那一年,为什么你想到那一年,那一年有什么故事想要和我们分享的?

  首先有请我之前采访过的嘉宾齐总。360广告真是无处不在。

  齐向东:这里写一个年代,不是公元360年,又是360成立的年代。

  因为我想,今天在这个地方谈互联网20年感恩都是巨人才有资格在这儿谈,比如像陈彤,新浪的微博、新浪的新闻很成功了,所以他们要感谢20年,汪文斌中国电视网现在也有独到优势,内容很大,但是对于我们互联网后10年才成立、才发展的公司我们的危机还是很强的,所以我也想到互联网今天谈20年的时候应该更往后看,看后边的10年、20年我们应该怎么抓住机会。

  主持人:接下来同样想请一位媒体从业者吴伯凡先生。

  段永朝:我想我和老吴写的年代不是一样就是一致了。

  主持人:老吴写的是96年。

  段永朝:我写的是98年,差2年。

  主持人:您最近一期刚刚讨论过“电视没有台”,您这个节目是在广播上播,也通过互联网上播,您同样也是21世纪商业周刊平面媒体的一个大主笔,您来谈一下为什么选择这个年份,这个年份当中互联网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吴伯凡:96年是我第一次上网的年,那个时候在网上没有中文网站,全是英文的,后来好像在97年的时候才出现一些中文的东西,那个时候能够上到晚上深夜两三点钟能够有一个2K的速度心里就非常高兴了,那种拨号听见那种声音的时候,嘀嘀的响声有可能通、有可能不通的那种心情,所以那个年代来想我们今天的几兆几兆完全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我最有感触的是我们在18年前没办法想象我们今天的样子,所以待会儿有可能要问,今后20年我觉得我们只能心存敬畏,我们不能够有过多的想象,但是如果想象的话,就是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一个迹象。

  主持人:谢谢,一个拨号可能你都在晚上,尤其是想聊天的时候,你低头都睡着了抬头还在拨号,您的98年是什么意思?

  段永朝:98年,可能跟姜奇平写的是不是一样,我写的是数字论坛成立的年份。

  主持人:姜先生,是不是呢,您写的是98年吗?

  姜奇平:不是,97年。

  主持人:姜先生,您的97年是有什么故事呢?

  姜奇平:97年是周刊创刊,当时有人找到我,说创办互联网周刊,我感觉那个时候是互联网真正从少数人的互联网、精英的互联网和科学家的互联网走向大众的时候,其实我刚才也想写98年了,其实在那个阶段中国的互联网几个主要的企业都在那一年成立,信息革命报告会也是在那一年举办,所以我感觉那一年似乎是一个爆发点,包括数字论坛,也是在那个前后,实际上是97年就开始孕育,所以说98年可以。

  段永朝:奇平,可以介绍一下互联网周刊的历任主编,很多人在场。

  姜奇平:主编一直是我,总编辑换了很多很多,包括胡延平在内,包括有很多历任的总编辑,我也向他们表示致敬。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在过去的20年当中你因为互联网认识了一个人是谁,请快速把他的名字写在题板上。

  高新民同志,你写的是?

  高新民:张树新,刚才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我写了95年,我当时在国家信息中心工作,担任主任,当时我们就作为第一届中国经济信息网,当时95年12月份在人民大会堂正式开通的,94年我们做了一个调研,原来我们做联机服务,转向做互联网,但是当时没有认识到互联网会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和影响。我记得差不多那个时候,我们做这个的时候,其实我因为互联网认识了很多人,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张树新,因为他当时银海威在央视旁边的楼,所以很近,当时他也找过我交流一些。当然还有很多人,包括邮电部数据局局长刘英杰,因为我需要数据线,我就找到他,我说我算你第一大客户给我点优惠,他说可以,我给你最大优惠,打包。

  主持人:彭兰同学。

  彭兰:写的是现在坐我身边的是姜奇平老师,虽然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坐在一起,他提到互联网周刊当时对我的影响。

  主持人:互联网的特点就是这样,网友见面。

  彭兰:其实有时候并不需要在现实空间中近距离的交流,但是可能神交已久,我一直在大学当老师,学科背景是第一专业是计算机软件,后来学新闻,我一直很困惑,我的专业怎么样能够和新闻传播结合起来,一直到97年当看到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之后,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未来的发展前途,或者说找到了自己归宿,当然我想很大程度上和姜奇平老师、和吴伯凡老师,还有像胡延平等等,在那个时代给我们整个中国做的关于互联网的启蒙很有关系,所以非常感谢他们。

  主持人:您是从科技向新闻的结合,现在也有很多新闻向科技双向的互动。我们接下来的问题是,过去在20年当中,如果说互联网有负面影响的话,负面是什么?用一个词来概括。另外,好处在哪里?也用一个词来概括。在过去20年当中网益中国益好处在哪里,用一个词概括,不好的地方负面影响也用一个词来概括。秦致同学。

  秦致:我正在想。

  主持人:您还没有想出来,要不加思索。

  秦致:我刚刚写了一个正面和负面,可能这两个是一个词吧,你让我现在想,正面我觉得是“天使投资”,我觉得很多的中国互联网现在的企业对天使投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我觉得天使投资人是互联网发展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坦白讲,一个很小的团队,凭着几张纸然后拿到一两百万的投资,这个在机构投资人的眼里是不太可能的,正是中国的互联网这个行业里有很多的投资人,因为我刚才写了一个名字,我原来的老板蔡文胜坐在那,正因为有蔡文胜、雷军、周鸿祎,各种各样的天使投资人,他在很多企业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一刹那拉了对方一把,我觉得这个对中国的互联网有很大的帮助。

  主持人:负面的。

  秦致:我写的负面的“诚信”,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无论是做业务也好,还是做任何事情也好,诚信是一个非常非常追求的事,我觉得互联网做的好的地方就是让整个的中国的商业的环境里边有更多的诚信,因为我想拍阿里巴巴(滚动资讯)淘宝的马屁,很多商家在淘宝上面是比较少欺诈的,我不是说他没有欺诈,但是同样的商家在淘宝之下是更欺诈的,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企业或者个人都是利己的,他们应该觉得在淘宝上相对来讲不欺诈是对自己最有好处的,在线下欺诈对自己是最有好处的。所以我觉得市场经济是让一个国家、让一个社会更能往前发展的一个力量。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