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创业公司要多研究业务,少谈些主义

创业公司,一定要多研究业务,少谈些主义。

北上北京,南下杭州,招聘面试新员工,拜访新的投资人,与研发团队讨论产品优化,参加动漫节,静坐西湖边发呆,跟乐队兄弟讨论新专辑,陪大儿子玩积木,给小儿子唱歌哄他入睡……

  在刚刚过去的两周,虽然胳膊伤病,但我并没有闲着,拖着一只病胳膊南来北往,真的是工作生活两不务。

  虽然如此,也许仍然有人会说我不务正业。比如,作为一名创业者,我不专心做公司,天天在这搞什么创业直播,好像自己已经创业成功,成为一名创业教父一样。

  这个问题,正是我今天要聊一聊的。很多创业者确实热衷于讨论商业模式,讨论融资,讨论市场规模,讨论IPO。但我个人认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去讨论这些时髦的商业名词,而是结合自身的优势与市场趋势,尽快确立适合自己的方向,然后沉下心来研究业务。只有这样,才能快速的找准七寸,快速出击,打下江山。

  回到我自己身上。最了解我的莫过于我自己,最了解我们麦草动漫公司的也莫过于我自己,我比谁都清楚,我们才刚刚开始,才刚刚走出泥泞的乡间小路,驶入县级公路,离国道还远,离高速更远。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还不至于傻逼到把自己当什么创业教父。即使上天让我成为幸运儿,二兔真的走进千家万户,大业已成,我也没有哪怕一头发丝儿的兴趣要成为所谓的创业教父。我是一个乐观的怀疑主义者,在我眼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教父、专家,我向来只相信我自己。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专家,就是知道108种恋爱方式,自己却找不到男女朋友的人。我永远就是一个喜欢折腾喜欢玩的土八路。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在这直播唠叨了什么,你都别把我当回儿事,就对了。

  至于我的这个创业直播,表面上看,我是在大谈主义,其实吧,这个还真是我研究业务的一种方式,一种重要方式。因为,我在这里唠叨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缴了学费积累的实战经验,而不是我凭空臆想、胡乱瞎吹的。只是有的人喜欢把经验紧紧地搂在怀里、唯恐别人学走了,而我愿意用这种开放的心态与开放的方式,与大家分享罢了。

  创业公司最重要的事是确立一个适合自己的方向,这是研究业务的先决必要条件。好的方向不是在办公室里空谈出来的,而是在市场上摸爬滚打锤炼出来的。告诉你方向的不是专家,不是学者,也不是各种创业圣经一类的书,而是市场,是客户,是消费者。

  是消费者告诉史玉柱,脑白金能改善睡眠,自己愿意吃;也是消费者告诉史玉柱,脑白金有点贵,自己并不愿花钱去买,但如果有人送,自己会很高兴。正是这些消费者,引导着史玉柱创意出“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引导着他确立公司的方向,并不断调整方向,最终将脑白金做成连续十多年占据中国市场率榜首的保健品品牌。

  既然是创业直播,我就分享一个今天刚刚发生的事吧。上午,我在微信上收到一条二兔邮包订户的反馈,这位妈妈向我反应一个产品的问题,我看到微信后,第一时间给她回复解释,并第一时间给二兔团队发了一封群邮件。

  我从邮件内容中摘录几段跟大家分享吧:

  “产品质量大于天,如果从产品研发团队到营销团队,再到配发货、客服团队,都不在乎这个。这样下去,公司早晚倒闭。”

  “如果咱们不能持续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如果咱们不能持续专注于为用户解决某些问题,那么我们融再多的投资,挖再多的牛人,公司的最终命运还是倒闭关门。”

  “我们二兔邮包的直接用户是孩子,孩子的世界永远是天真的,童话的。对孩子的承诺,比对投资人的承诺、对合作伙伴的承诺更重要,必须得兑现。因为,每一个二兔邮包后面,都有一双孩子期盼的眼神。大任当前,请深呼一口气,一起加速奔跑。别让孩子对我们失望。”

  类似这样的即时回复用户,即时发邮件与团队沟通,也是我研究业务的一种方式。与写创业直播相比,这个可能更接近大家所理解的研究业务的方式吧。其实,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有专注并坚持研究业务,创业公司才有希望。

  而回到共性的问题,我所理解的创业公司关注业务的流程大抵是这样的:充分了解市场,确立公司的方向,设计并验证商业模式,测试用户对产品的需求,测试用户对价格的接受程度,在单点市场测试营销推广方式,快速复制并大规模推广。

  多研究业务,少谈些主义;精力放在开源而非节流上;集中优势资源实现业务突破。这才是创业公司的工作重点,也是决定创业公司生死的命脉。

  这是2014年4月27日下午,在杭州西湖发呆半天后,我最想跟小伙伴们分享的内容。自2005年开始,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在西湖边柳浪闻莺的同一棵树下,闲坐半天,发发呆。刚开始是因为爱情,后来把媳妇从杭州娶到郑州了,我也创业了,再来就是因为所谓的事业,为了参加这个越来越名不符实的国际动漫节。

  生活就是这样,创业也如此。少谈些主义,多研究点儿业务吧。此时,窗外的阳光,正好。

创业公司要多研究业务,少谈些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