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

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会工作,更要会生活

  从火爆中国的“余额宝”、“理财通”,到今年春节引人争抢的“虚拟红包”,再到试水不久的“虚拟网络信用卡”,近年来,作为传统金融行业与互联网相结合的新兴产物,互联网金融正不断刷新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理财观念。在线支付、在线理财、在线信贷……越来越多的全新金融服务模式,让人们对网络的粘性有增无减。

  与此同时,风险评估、信息安全技术等与之相关的新兴领域出现了人才缺位。不少80后乃至85后、90后,从中敏感地觉察到发展的机遇。如同时下自由职业者热衷在网上商城开店一样,这些年轻人也怀抱着创业的梦想,凭借锐气与才干投身于互联网金融行业。

  他们与互联网金融是怎么结缘的?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怎样鲜为人知的酸甜苦辣?这一代青年创业者的价值诉求,又与上一代互联网大潮先行者有什么不同之处?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走访了深圳一家具有代表性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深圳煜隆集团。

  此前,该企业因捐助300万元发起“千人贫困大学生捐助行动”、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以下简称“北航”)等多家机构合作开展互联网金融行业研究等举措,曾被《人民日报》、广东电视台、深圳电视台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在这家集团里,从行政、人事、研发到推广,核心成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记者对这群敢“吃螃蟹”的年轻人展开了“零距离”接触,去解读他们与众不同的选择,见证他们与时代的共同成长。

  85后“元老”卖房卖车险渡难关

  4月底的一个周末,在位于大亚湾的杨梅坑,几十个参加户外拓展活动的年青人骑着自行车在沿海公路上迎风前行。当天的活动项目包括拔河、沙滩足球、海滨烧烤等项目,到处欢声笑语不断。这些年轻人岁数相仿,通常互相开玩笑,从不使用头衔相称,很难看出他们当中谁是领导,谁是员工。

  在他们当中,即便是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称得上“元老”级别的范敏,也只是一位1985年才出生的广西女孩。她于2011年创办的“搜搜贷”,曾闯入中国P2P网贷平台前十名。那一年她26岁,只有一张高中毕业的文凭,这似乎充分印证了互联网行业的一个特色——“英雄不问出处”。

  范敏原本是一位自由职业者,在网上开店销售实体商品。她笑着用4个字来形容入行经历:“误打误撞”。“其实当时我也不是很清楚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毕竟不是学这个的,也没有相关工作经历。第一次听朋友提起,可以通过网上借钱时,我还不大相信呢!”范敏身边的朋友有不少都是做生意的,经常有贷款的需要,但从银行贷款程序繁琐,费时费力,“远水解不了近渴”。想到这个,她忽然觉得:“做这个(网贷平台)应该会有发展前景。”

  在当年,知道P2P网贷平台为何物的人并不多。网贷平台的技术门槛也不高,花一两万块钱就能买个网站模板。最初,范敏的打算只是为借贷双方提供交易平台,收取中介服务费,“赚点小钱”。后来她意外发现,“搜搜贷”线上借款人和投资人数量都在快速增长,这个网站慢慢变成了她想要认真经营的一项事业。

  正当她开始陶醉在成功的憧憬之中时,P2P网贷行业在2011年底迎来了一次“寒冬”,多家平台因欠款逾期而倒闭。“搜搜贷”也一度遭遇了变故,范敏唯一的办法就是卖掉老家的房子和自己的车子,折现垫付投资人的投资金额。

  2012年的春节,她没敢回家,一直留在东莞。她深深记得:“当时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大,我很害怕。我不想让家人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们,我在做生意,我需要钱。”

  正当形势有所好转之时,范敏于2012年冬天再遭重创——一个金额高达2000万的外地借款项目资金逾期。“那个时候真的有种绝望的感觉,每晚睡不着觉,连气都喘不过来。2000万啊!就是卖房卖车也不够!”

  焦头烂额的范敏到处找人筹集资金,结果只有一个人向她伸出了援手——曾经通过她的网贷平台让企业起死回生的家具商人杨定平。

  “年轻的时候没有错误可言”

  杨定平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传奇经历”,就是20多岁时将300多斤亟缺销路的鲜香菇晒成干货,一路从四川巴中老家背来深圳。走投无路时,睡过荔枝公园的长凳,卖过英语教材,做过房屋中介,直到在家具销售行业站稳了根基。

  在杨定平的家具公司亟需资金扩建工厂时,范敏曾依据他以往的信誉和实力,批给他2000万元的信用额度,这笔钱改变了他的命运。

  据范敏回忆,虽然那个时候她觉得杨老板为人忠厚,又用公司作抵押,但实际上,“一朝怕蛇咬”的阴影,还是让她放心不下。好几次,她偷偷开车跑到杨定平的工地去监督工程进展,“看他是不是真的把钱用在实事上”。回想起这段往事,范敏无比感叹地说:“那2000万的信用额度,真的是给对了!”后来,“搜搜贷”在熬过难关之后,被改组为煜隆集团旗下的创投公司,范敏也顺势加盟至今。

  如果说范敏的入行还是一个偶然事件,产品部负责人、出生于1988年的长沙女孩孙静雯则是主动投奔。

  从事互联网金融的人需要具备什么特质?孙静雯给出了如下答案:一是热爱新鲜事物,敢于尝试;二是对生活充满激情,不怕失败;三是要胆大心细,有社会责任感。

  在北航念研究生期间,在父母的支持下,孙静雯开始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投资。对此,很多人说她是“傻大胆”,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拿家里的钱“瞎折腾”。相反,她强调说:“我是经过了深入分析,考虑好了必要的应急方案之后,才选择的投资项目。根据理性的计算与权衡,可以将损失的风险控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通过一年时间的操作,孙静雯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赚到了研究生期间的学费与生活费。“每天只需要动动手指,操作网站就可以了,不会耽误学习。”

  孙静雯硕士阶段的专业方向是交互设计,2012年底,她当时的毕业设计项目开题受阻,只能找其他的方法去尝试。得知杨定平的公司有转型做互联网金融的打算,她有些忐忑地拨通了他的电话。“我跟他说,我想要为他的P2P网贷平台设计移动客户端,他一口就答应了。”

  于是,2013年初,她只身一人离开北京来到深圳,一头扎到P2P平台的设计工作之中。

  提到这些经历,她特别感谢她的工程师父母。“我们一家人都是工科出身,他们支持我脚踏实地地干好一件事。”从熟悉的北京到陌生的深圳,她也一度犹豫过。这时,父亲告诉她:“不要自己束缚自己,去走一走,看一看,年轻的时候,没有错误可言。”

  “心有多宽,你才能干多大的事”

  回忆起最初来深圳的日子,孙静雯印象最深的就是“累并快乐着”。那时,公司刚成立了技术部门,其中,设计人员只有她一个人,但互联网金融却是一个分秒必争的行业,虽然任务繁重,但是团队的氛围很好。“你有没有试过大热天好多人围着一桌抢着吃剁椒鱼头火锅啊?那是我们去年常干的事情,虽然辣得够呛,汗流浃背,但是每个人都很开心,吃完又热火朝天地加班干活。”

  孙静雯记得,当时还是菜鸟的她,用了3个月的时间画了130多个网页的框架。用她的话来说,“这已经达到我的极限状态了,但看到你的设计变成现实,成就感是怎么也压不住的”。她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从早晨画到深夜,直到“眼睛刺痛,眼前发黑”。“哎,那些网页现在看起来好‘挫’!”她爽朗地笑着摆了摆手。

  成为产品部的负责人之后,组建团队成为了孙静雯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最近,公司刚刚与她的母校北航签订了校企人才培养基地的协议。现在她带领的团队有7个人,一共负责3个产品、6个项目的工作,干的是“50个人的活儿”。很多时候,前来应聘的人员都有着十年以上的互联网从业经验,而她从严格意义上讲,直到今年3月才正式毕业。

  她笑着说:“我的下属中也有岁数比我大,经验比我丰富的,偶尔我也会担心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不过,我从来没有怕过。我非常喜欢甚至可以说是渴望与同事们激烈地争论,通过彼此思维碰撞,来改进自己的设计。我们团队信奉一句话,‘有不同意见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说出来’。其实分享是最好的事情,能极大地促进自己的进步。你的心有多宽,才能做多大的事情。”

  孙静雯很享受那种整个团队一起订盒饭加班的感觉。“那种齐心协力、攻坚克难的氛围是别的传统行业很难体会到的。记得在做平台首页优化的时候,从初稿到定稿,我们一共做了7个版本,终稿也做了9次修改才定型,大大小小的修改不下50余次,但最终完成的时候,一种成就感由然而生。其实,当你感受到一个‘难’字时,这就恰恰证明你正走在进步的道路上;而当生活过得安逸时,你反而需要格外警醒自己是不是在后退了。”

  和班上同学扎堆去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阿里巴巴(滚动资讯)、腾讯)比起来,成绩名列前茅的她选择这样一家处于发展之中的企业,显得有点另类。她大方承认:“我的薪水其实只能算是中等水平,比起在一家大企业做一颗螺丝钉,我更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个26岁的女孩在同事眼中非常“搏命”。但在生活里,她爱美,爱吃,爱看书,爱玩游戏,爱旅游,爱弹钢琴。现在她还在学习瑜伽,锻炼减肥,规划着毕业旅行。

  她有一个小小的遗憾——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除了学业、工作的忙碌,她想了想,撅着嘴嘀咕了一句:“可能是男孩都觉得我比较强势吧,其实我只是比较认真而已。”

  “会工作,更要会生活”

  谈到在机制完善的大公司与在刚刚起步的中型公司就职的差异,从大型商业银行跳槽过来的董事长助理、东北姑娘郝佳,更是深有体会。

  郝佳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在大公司,你可能每天重复性地做同一件事情,时间一长容易失去自我,失去前进的动力。这也是当时我迫切想要换个工作的原因。现在,公司每天都是一个新的样子,我每天接触的工作也都不一样,天天都有新的挑战。但是,这样反而能让我感到自己‘正能量’满满。”

  “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全新的产业,可以说,大家都是处于同一起跑线,都是从零开始摸索前进,谈资论辈这一套是没有意义的。”郝佳印象最深的是,公司的氛围很平等,“任何一个人只要有想法,就可以大胆去实施,这让人感觉到好像是在做自己的事业,而不像是在打工。”

  在她看来,和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刚刚在中国兴起时相比,两代创业者身上都洋溢着一种超越功利的理想主义色彩。不同的却是,上一代创业者更强调奋斗、吃苦,许多人为了事业牺牲业余爱好,或者减少与家人共处的时间;但到了互联网金融这一代人,大家对“幸福指数”更为看重。

  郝佳认为,努力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但是生活质量的提高并不仅仅和工作挂钩。“我是那种属于一方面对自己要求严格,另一方面又特别会宠自己的人。每当克服一个难题,我会给自己相应的奖赏,买漂亮的衣服啊,吃好吃的东西啊,或者来一个短期旅行。”

  郝佳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旅游。“我喜欢那种人烟稀少,却别有一番风味的地方。就像是在台湾侯硐逛猫村一样,猫在侯硐几乎无处不在,从凤梨酥包装袋到明信片,甚至于餐馆的餐具,到处都有猫的影子。”郝佳一谈起猫,就一脸兴奋。

  平时,对于公司组织的集体活动和晚会,她总是乐于出席。“参加集体活动让大家越来越有家人的感觉。”郝佳还偷偷告诉记者:“现在为静雯找男朋友,就成了我们每个人的自发任务。”

  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郝佳的80后同事当中,不乏摄影高手,还有考取了专业潜水资格证的潜水爱好者,甚至还有一位全国桥牌大赛的冠军选手。

  如今,互联网金融服务如何加强正规性与合法性,确保有效的监管力度与经济安全,正成为中国经济界热烈讨论的话题。孙静雯承认,目前他们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这是一个充满未知性和可能性的行业,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有争议很正常,因为没有先例可循。”

  孙静雯说:“我喜欢互联网金融这个行业,是因为它不仅仅能够帮助我自己获得成就,还能帮助别人实现梦想。”“赚钱不是人生的最终目的,有梦想才有快乐。会工作,但更重要的是还要会生活。”

  ◎延伸阅读

  P2P网贷

  “P2P网贷”即借助电子商务专业网络平台完成的“个人对个人网络借贷交易”,2005年起源于英国。在我国,最早的P2P网贷平台成立于2007年,经过最初几年的缓慢萌芽期之后,于2011年进入快速发展期,全国网贷平台数量在2012年猛增至2000余家,比较活跃的有400多家。据不完全统计,仅2012年,国内含线下放贷的网贷平台全年交易额已超百亿。

  进入2013年之后,网贷平台的数量仍以平均每天1-2家上线的速度快速增长。国内知名网贷网站发布的《中国P2P网络借贷行业2014年4月份月报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列入统计范围的430家具有代表性的P2P网贷平台总成交量约为112亿元,其中广东以超过45亿元的成交量位列前一。与此同时,资金供需失衡、资金链断裂、平台倒闭等负面效应也开始逐步显现。

  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让金融成为一池活水,更好地浇灌小微企业、“三农”等实体经济之树。

  专题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郭珊 实习生 郭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