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好产品,先别急于卖“情怀”

  (速途网专栏 作者:AI剪刀手)如果说5.20那场国家会议中心的发布会为锤子手机终于亮出“庐山真面目”的话,那么无疑,为其揭开神秘面纱的主人公罗永浩更抢了风头。接连不断的媒体报道中,笔者听到了出现率最频繁的那个词——是的,是“情怀”。

  无论是锤子手机配置参数中体现的“最快的CPU、最好的屏幕、最牛的摄像头、最强的白平衡软件、最好听的音质、最棒的设计……”等,在很多人眼中,这些天花乱坠地描述似乎都不敌老罗发布会结尾一句“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来得铿锵有力。当天的发布会现场,老罗一开场也便强调了自己是“那个胰腺癌患者(乔布斯)”的追崇者,而自始至终,整个发布会过程“贩卖情怀”的整条红线贯穿始终。

  事实上,从老罗语录到牛博网到英语学校,再到锤子手机,很明显,老罗在创业中的故事呈现了中国人普遍稀缺的人格魅力和企业家精神,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可是,用在硬件产品上,先期用贩卖情怀的做法来打开大众类消费品是否有些急于求成?或者说,好产品需要贩卖情怀吗?

  如果你跟我争执说伟大产品苹果其实也正是依赖“打情怀牌”的做法开辟市场的,那么对比下你便可以理清这样的逻辑顺序:第一、其实很多人是在接触了苹果产品成为“果粉”后,才逐渐对乔布斯的故事感兴趣的;第二、乔布斯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把自己巧妙地融入了苹果的品牌形象之中,因而使“果粉”成滚雪球式增长。按照这样的思路来反观锤子手机的话,锤子其实更多的是希望傍老罗的品牌来助推锤子手机的销售。这样培养的粉丝更多的应称之为“罗粉”,而非“果粉”。

  秉持此思路的案例后果其实已在此前明星定制手机中得到暗示。无论当时炒得沸沸扬扬的庚hone还是崔健的“蓝色骨头”手机,之前都冀依靠明星效应吸引眼球,这笔账之前算得很好:一个千万粉丝的艺人,即便仅有1%的人来买,那也有几十万的出货量,一台手机按千元走的话,那也有几个亿的销售额,当然这还没囊括明星推出后续的增值服务。听起来这似乎是一门赚钱生意,而最终呢?短时间内再也未听到关于明星定制手机的好消息了。

  何为情怀?老罗曾在微博上引用了其首席设计师Nod Yong的说法“情怀就是看宫崎骏电影的时候,明明就是大团圆的结局,你仍然会感到伤感。”
鲁迅的名言或许能更好地界定情怀:“无限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一种超脱本我、惠及大众的普世境界。而自古至今,能靠“境界”卖出产品的似乎只有宗教,虔诚的信徒比粉丝靠谱多了。而手机终究是来自科技领域的针对大众的消费品,其魅力还是来自产品本身的技术、质量及设计等要素,如果老罗能先凭自己的情怀来卖手机,绝对是个颠覆。

  好产品,不必先急于贩卖情怀,而是应该用产品说话,并在产品打入市场之后,用市场来检验产品的优劣。毕竟,摆在老罗面前,锤子手机仅从产品本身还是有很多值得商榷之处:

  1.尽管罗布斯在硬件方面讲得天花乱坠,但依然无法跳出区别于其它各大厂商的圈子,锤子只是iPhone的搬运工吗?这其实也是大多数手机厂商的通病所在,iPhone之后,智能手机如今真正的创新点早已芳踪难觅,前段时间三星在S5上安装心率传感器,就是饱受外界疑惑的的产品设计点。

  2.尴尬的价格。老罗先放风4000元提高大众心理预期,而后定价3000元让大家收获“惊喜”,殊不知iPhone5C都快跌出3000元了。

  3. 长远一点的不确定因素,还有——质量控制、售后服务、后续产品革新……

  与其说消费者关注的是老罗所言的“认真”,不如说是关注的是“认真”后的结果。锤子手机如果能用接下来的产品来兑现“情怀”的话,那么,锤子手机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了。

  我们期待接下来的老罗、锤子手机好运。

  AI剪刀手【智能硬件从业者、PICOOC联合创始人,首款产品为Latin智能健康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