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可穿戴设备必须首先是可穿戴品

  (速途网专栏
作者:AI剪刀手)
如果有心,你会发现大多可穿戴智能设备的那些宣传海报总是将产品拍得高大上,充满未来的科技感。而当你拿到产品实物时,却总是免不了巨大的心理反差。在笔者看来,很多可穿戴设备实物的外观都精细不足,甚至都做得夸张过度。事实上,很多时候,美学需求在科技类产品形态中都应该摆在比较重要的位置。

  一件完美的硬件必须首先是艺术品

  举例现在烂大街的手环好了。尽管打上“智能”的标签让手环的价格一路飙升,但不可否认的是,科技尤物手环的玩具性属性还比较浓重,至少从目前来看,大多数手环无法充当起满足用户炫酷心理的角色,时尚感差劲,塑料感反而很强。

  像Jawbone up的各项功能是很好,但很多人似乎留意Misfit
Shine多一点,因为它时尚的外观,可以戴在手腕上、可以挂脖子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装饰物。

  一件完美的硬件必须首先是可穿戴品,必须首先是艺术品。过去我们常讲生活科技化,但近年来一个明显的趋势便是该词语的反响镜像——科技生活化,就像我们团队设计师孟凡迪所言,笔者认为智能硬件浪潮下要遵循的一个设计原则就是New
but
familiar,原因归因于任何机器化的产品想接近生物社会,必须要满足生物社会主导者人类的内在需求。人们对于硬件所应具备的美学需求其实正暗合了马斯洛需求层次中爱和归属感、尊重和自我实现等高级需求。

  很多可穿戴厂商可能将重心过多地放在了功能上,而忽略了首先能打动人心的外观设计。事实上,为什么很多可穿戴无法对用户产生长久黏性,外观领域其实是一个很粗放的原点。

  谈及硬件艺术品,我们经常会想到苹果的各类形态产品。表面上,你可能看到苹果为了保证一款艺术品iWatch的问世,在挖奢侈品牌Burberry
CEO安吉拉•阿伦茨方面的努力动作,事实上,苹果内部的设计师和工程师本身已融入了艺术气质,最贴切的形容他们的词汇或许是——艺匠。记得有人曾在美刊写的文章里对此有很到位的叙述:“(苹果的设计师与工程师)从一个很小、很简单、极端深思熟虑的产品出发,毫不留情地砍掉各种功能,只留下最最简约的核心。然后,将余下的功能打磨至光可鉴人……他们不是魔术师,他们是艺匠,一年只出一件令人惊叹的成果。”

  真想点赞。这应该是我们整个硬件圈都应该借鉴的精髓。

  不仅仅是外在形态的质感

  当然一件完美的智能硬件产品除了要保证硬件是艺术品,接下来也要保证软件也是艺术品、软与硬的交互也应该是艺术的。

  毕竟这些,才是保证流畅用户体验的必要因素。

  苹果的颠覆性创新很大程度上是以一种新的人机交互方式促进了用户的流畅体验,保证了软件端的艺术、软件端与硬件端的交互的艺术。现在想想看,功能机时代的塑料按键不仅仅冷冰冰,而且相当傻。

  当然,就像一切艺术品的出炉必然经历千雕万琢的过程,为了保证可穿戴设备成为可穿戴品,意味着你在选材、加工、软件设计方面都要付出超于他人的努力,意味着你还可能还要经历痛苦的“试错-归零-试错-归零”的循环过程。

  以笔者所在的团队经历而言,为了保证Latin的艺术品质,我们在软、硬、软硬结合上都做了细致的安排:Full-size全尺寸玻璃面板防侧摔,机身UNIBODY一体化设计防踢伤,整机无一颗螺丝,
LED交互体验,软件产品同硬件的交互(无需配对摇一摇自动连接)……

  举两个关于底纹和色彩的例子好了,这些小细节可能别人并没有当成是问题,而到了我们这里,则被不断放大:

  记得秤体底壳纹理第一次出来时很细,没有质感且容易脏,于是我们不断更改模具蚀纹数次,花费很大的金钱和时间代价最终调整出最合适的模具纹理;

  秤体底壳白色也是最难调的颜色,白色分偏红,偏青,偏黄很多种,我们要的是非常白的效果,略微偏暖色相的白色,同样无数次地调整色粉比例,配比精确到克,经过无数次打样最终得到现在的陶瓷感的白色……

  敏锐的互联网观察者克莱•舍基在《未来是湿的》一书曾如是指出,传统硬件厂商们在花了太多时间解决技术问题的同时,可能更应该重视非技术使用者的社会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在互联网正变得更有生命活力,更有人情味的大背景下,它将成为打破传统组织局限的工具。

  放在我们的可穿戴产品身上,我们可能应该更多地要站在非技术使用者的角度上考虑下究竟什么才是他们首先需要的,然后才有接下来的其它……倘若第一眼的外观扫视和第一次的体验就没为用户带来惊喜感的话,那么你手中还攥有什么其它吸引力法则?

  AI剪刀手【新智能硬件公司PICOOC联合创始人,首款产品为Latin智能秤】

可穿戴设备必须首先是可穿戴品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