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Web2.0

谷歌的社会化野心 大力拓展社交网络服务

  斯密特并不认为谷歌与Facebook交恶,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关系网络比垂直型网络更高明这个事实。谷歌将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真正的对手是它自己。

  近日,谷歌宣布关闭Google Wave服务,并且其Google Buzz等服务也显示出了缓慢增长。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乐观的认为,这是谷歌公司继续其创新文化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

  施密特并没有在一味地做着减法。在另一边——社交游戏领域,谷歌的投入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外界的预期。早在今年6月底,就有消息盛传谷歌正计划推出一款与Facebook相竞争的社交网络服务,其名为“Google Me”,目前尚未得到谷歌方面的证实。8月6日,谷歌宣布已经收购了游戏网站Slide,而后者是个名副其实的“与人有关”的网站。此前,谷歌已经在Gmail、谷歌文件、Blogger、Picasa和YouTube等产品中加入了强大的社交元素。此外,谷歌还悄无声息地向社交游戏网站Zynga投资了至少1亿美元,Zynga将在未来6个月被谷歌寄予厚望。

  Slide也绝不会是谷歌通过社交游戏和应用战略来对抗Facebook而采取的最后一项措施。8月10日,据国外媒体报道,谷歌收购了一家名为Jambool的虚拟货币技术创业公司。据记者了解,Jambool是在Facebook推出开发者平台与Credits虚拟货币系统之间出现的众多虚拟货币技术创业公司之一。随着Facebook大力推广Credits,许多第三方虚拟货币提供商可能会倒闭,它们将寻求退出战略——最有前途的结果或许就是投向谷歌的怀抱。

  创立12年来,谷歌及其创始人正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核心业务——在线搜索的增长放缓。不得不承认,消费者使用网络的方式发生了变化,Facebook代表的是一个比Google更强大的时代。分析认为,“网络体验越来越向移动和社交方向发展。连接无时无处不在。谷歌需要在新世界找到真正的成功,或者为网络策动下一个重要演变。”

  斯密特并不认为谷歌与Facebook交恶,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关系网络比垂直型网络更高明这个事实。谷歌正在寻求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来促进其互联网核心业务的增长,而像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正是让消费者进入互联网的有效途径。

  同作为增值服务提供者的谷歌,是平台化战略最早的践行者之一。搜索引擎作为信息枢纽,具有平台的内在属性——海量信息按照用户制定的规则被组织起来。Facebook平台实际上也具有这种组织信息的功能,但与谷歌不同的是,这种组织机制不依赖于蜘蛛程序(搜索引擎中的爬虫抓取)和佩奇位阶(网页级别,Page Rank技术),而依赖于用户的人际关系网络。对用户而言,这两种组织方式各有所长,但对谷歌而言,Facebook的组织方式明显动摇了它作为信息枢纽的地位。

  谷歌一直在扩张,只是这次采用的是迂回的方式。Slide和Zynga之前都是在Facebook平台上已经获得巨大成功的产品,谷歌正在削弱Facebook同使之壮大的公司之间的一些联系。

  必然,Facebook也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谷歌这个强大竞争对手的威胁,并积极出击。据悉,Facebook已购买18项社交网络专利,这意味着,其控制范围将超越社交网络。对于拥有5亿活跃用户数的Facebook来说,并不必要过分紧张,除此之外,Facebook用户的黏性和忠诚度也令人惊讶。

  社交网络游戏将是谷歌进入社交网络服务领域的敲门砖。至于其他领域?是的。谷歌不会停止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