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速途网 > 互联网 > 移动互联网

豆果网创始人王宇翔:互联网公司变老就完蛋


作者: 袁建胜 发布: 冷清风  2014年08月7日17:19  来源: 速途网 我要评论(3)

  “完蛋了,我老了。”王宇翔很焦虑,他今年34岁了,公司正在和他一起“长大”,但互联网产品最前沿的用户永远是最年轻的那一拨,现在就是90后。他必须让公司的产品,或者说“情怀”停留在90后,再过几年,会是00后,10后,20后……

豆果网创始人王宇翔:互联网公司变老就完蛋
豆果网创始人王宇翔

  很难想象,豆果网创始人、联想之星六期学员王宇翔,一个高大强壮、当过兵(曾在军方研究所工作两年)、有东北口音的山西人,被人骂时是一种什么表情。

  他的朋友,卖煎饼的赫畅前不久刚“骂”过他:你们那是什么SLOGAN啊?豆果开启美味生活,你们凭什么开启美味生活?人家不上你的网站、不装你的应用就开启不了美味生活了?你们是人家的爹啊?!

  王宇翔转述赫畅的话时还是笑着,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骂的我很不爽!但是我听的很认真,话虽然难听,说的却有道理,赫畅的“黄太吉”卖的很好,特别是年轻人喜欢,他很懂年轻人的想法和心理,他想说的是,现在的90后不喜欢被人教训和命令。”

  不能长大的80后

  最近王宇翔有点焦虑,他和公司的副总开会,其中一个28岁的说:完了,我老了。王宇翔听了很不是滋味,也很着急,他是80年的,今年34岁了。他不想公司“长大”,首先便是自己不能“长大”,他要保持少年式的幼稚和单纯。

  其实王宇翔很是有东西可以得瑟的,在军方的研究所当过两年“兵”,一进入互联网就做产品经理,前后将近10年,管过百十号人的研发团队,豆果网创业3年,去年只有42个人的时候,进行了将近两千万美元的第三轮融资——这有可能是饮食类互联网应用,当时最小公司的最高估值。

  最近周鸿祎也很苦恼,他有点弄不明白一件事,原来大家都是做一个实在的产品,通过产品粘住和扩大用户群体,树立和塑造品牌,现在不同了,还没有产品就开始谈情怀,好像有了情怀就OK了。

  自从乔布斯被捧上神坛,“产品经理”这四个字就从一个普通岗位的名称,熠熠生辉成一种精神。他们强调:设计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对产品的工具性、便捷性进行极致的苛求,好像没有睥睨天下的冰冷,就不好意思跟人说这是一种产品。

  王宇翔最近的焦虑是有结果的,他有点想明白了一种看似与产品无关的关系——时间和温度。“我们的社区每天有300万用户通过PC端和移动端上线,80%的内容是UGC,总菜谱量有二三十万个,包罗万象,但是,这个重要吗?一个人有50道拿手菜,都可以做一个很好的厨师了,二三十万个对他有什么意义呢?”王宇翔说。

  用情怀覆盖90后

  在王宇翔看来,80后的一代人,成长于“求同时代”,性格和需求都趋同,即使是冠以互联网之名,像社区这样的标准化的产品还是这代人的标配。如今的90后生长于“个性时代”,在实物层面上,几乎没有一个产品可以做到覆盖哪怕相当部分的年轻社群,但是有一种东东是可以的:情感。

  “所以现在产品设计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情感设计。”王宇翔说。在他看来,小米的品牌做的好,是因为它有温度,本身便对年轻社群有一种情感吸引力,所以卖什么产品都可以火。老罗的“锤子”、肥罗的“逻辑思维”有着相似的特点,手机和微信内容不是他们的产品,他们自己的情怀和情感才是。

  品牌的生命和人的生命不同,对于人来说,时间的线性方向永远没法改变,品牌则可以在一个点上停留很久,既然是一个面对年轻人的品牌,它就应该保持“幼稚”,在每一代年轻人崛起时,都要以他们的特色和需求为立足之地。

  “那我就在想,豆果创立时,定位的目标用户是20~35岁,那时这个年龄层里80后多,5年之后,90后长大了,开始进入这个年龄层,豆果就不能随着80后的品味变化,而是继续留在90后。”王宇翔说。

  90后需要情感的认同,王宇翔也是有情怀的,而且比较大众,“美食就是大众化的,它就是属于每个人,人人都有吃饱肚子、吃好、健康、和享用美食的权利,它不是奢侈品。我们通常说衣食住行,除了‘食’,每个行业都有10亿美元以上的大公司,唯独它没有,我想我们是有机会的。”

  要想把自己的情怀一步步变成现实,却要一直保持幼稚,这是王宇翔的既有趣,又有点拧巴的方式。

  做事拧巴 思维单纯

  如果说王宇翔做事的行为方式是保持“幼稚”,那么他的思维方式可以称的上单纯,他总是善意的看待别人对他的评论和眼光,即使像赫畅这样不免激烈的言辞,他也能从背后发现道理。说到自己正在做的事和目标,他也不会用多么华丽和慷慨激昂的描述,而是有些不合“创业圈”所谓流行时宜的谦逊和低调。

  单纯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心态,一方面它关注的是自己还能做什么,而不只是得瑟于先前的成就;一方面也利于在自我膨胀到来时保持冷静。不过,在有个层面,他却要突破自己的单纯。

  几个月前,他刚刚经历过内部的一次重大调整,辞退了一个副总,也是他多年的兄弟,两人之间没有关于背叛和反目的传奇故事,只是团队对他的工作业绩不满:“我在军队里待过,觉得创业有点像打仗,兄弟们在一起,要一起往前冲的,你没事老蹲下不走了,你说我该怎么办?”王宇翔说。

  在联想之星上课时,他拿到一本内刊,里面有个关于企业“空降兵”的专题,读了两遍,发现那里面的错误,他几乎都犯过。在王宇翔看来,“自己做事是‘吃猪肉’,听联想之星的老师们、学员们讲他们的经历和总结出来的方法论,是‘看猪跑’,有些事再碰到,也就不慌了。”

速途网探营丨腾讯游戏研发总部成都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