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网站

富士康深圳工人北上廊坊支援 搬迁或被迫放缓

  就在富士康在河北廊坊、河南郑州大量招聘工人、筹备搬迁的时候,8月20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深圳开往廊坊的火车上遇到了200余名富士康工人,正从深圳临时北上。

  记者采访发现,富士康北迁消息传出后,其在河北、河南等地的招工进展并不太顺利,尤其是蓝领技工紧缺。此次200余人的队伍北上,是富士康从深圳总部特意抽调的熟练工去廊坊临时支援的。而这已是近期第二批了。

  据消息人士透露,富士康7月25日公布的郑州3200万美元投资资金,至今并未到位,建厂尚未明朗之际,又遭遇技术工人短缺,且深圳本地工人大多拒绝北迁。照此看来,富士康北迁速度似乎不得不面临放缓。

  北上临时支援

  8月20日上午10点50分,本报记者刚一登上K106次列车就看到,200余名富士康工人穿着整齐的富士康工服,背着大包小包行李,统一进入富士康替工人们买的卧铺车厢。

  据了解,因订单大量增加,河北廊坊缺工1.5万人,在紧急招聘后,却依然缺少技工,富士康不得不安排深圳总部熟练工去河北廊坊支援,这已经是第二批北上的队伍了。

  今年21岁的周才庆是湖南常德人,在富士康工作已有一年,目前在一手机车间负责材料配送。他告诉记者,这次是富士康领导从上至下动员员工来廊坊援助2个月,帮助廊坊的员工熟练起来,2个月后可以申请留下来,也可以回深圳调到其它部门工作。

  不过,据周才庆介绍,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还是打算临时支援结束后回深圳,因为深圳的基本工资是1200元/月,但廊坊基本工资每月只有900元,何况他们大多数都是南方人,不太适应北方的生活。

  记者打听到,此次临时北上的大部分都是广东、广西、湖南人,安徽、河南人都很少。

  记者了解到,在北上的这批技工里,技术比较好的工人,在富士康已经工作多年了,很多人在当地成了家,他们更不可能迁移。车上一个女工人告诉记者,她的小孩都两岁了,丈夫也在富士康工作,他们肯定不会离开深圳。

  据悉,为了吸引工人去廊坊,富士康也给了一些小恩惠,除了替工人安排住宿外,还能多得150元/月的住宿补助。

  “我们去廊坊的出发点是借机去北京看看,权当出差。”多位富士康工人这样对记者说。廊坊距离北京的车程约一小时,这对于难得北上一次的工人们来说,刚好有了去首都的机会。周才庆把所有的家当都带上了,他在深圳没有家,所有的家当也就是几套衣服而已。

  有工人则向记者透露了这样的打算,富士康仅仅是打工生涯的一个站而已,外出打工,不是奔着富士康,而是奔着深圳,选择的是一种大城市生活,放弃深圳去北方一座小城市,这与他们的人生规划是相背离的。在周才庆看来,他甚至宁肯到深圳的街上去摆地摊。

  搬迁或被迫放缓

  8月19日,富士康集团副总裁程天纵透露,富士康不会离开深圳,但深圳富士康将转型为富士康集团提供研发、市场、内销、物流的基地,深圳员工数量将从现在的45万降低到30万-35万。

  这与此前富士康传出只留10万员工在深圳的数量相差甚远,一位接近富士康的人士认为,搬迁速度放缓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深圳员工不肯北上,另一方面是因技术工和管理人员跟不上发展速度。

  “搬个工厂容易,就像一块砖是整体的好搬,但搬工人就像沙子,零散的很难把握。”富士康员工对记者说。从富士康的角度而言,他们当然希望所有的工人都能跟着生产线一起从南方去北方,可现实是根本不可能,新建一个工厂容易,搬生产线的工具也容易,订单也可以随迁,可是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最重要的就是工人,如何解决技术工成了最主要的问题。

  富士康在北方主要的城市就是河北廊坊和河南郑州以及天津,但郑州的工厂还没建成,廊坊是搬迁的第一个目的地,迎头就遭遇技术工人短缺难题,接下来的大规模搬迁该怎么推进?

  记者从深圳龙华和观澜富士康了解到,与6月份下发的搬迁通知弄得人心惶惶不同的是,现在很多部门都没有搬迁的动静了。

  龙华某事业群研发部的办公室人员告诉记者,之前领导动员搬往天津,现在也没有进展了。

  “我们部门是打算搬到重庆去,但速度不可能很快,估计三五年后才能全部搬走,烟台搬了四五年才搬完。”龙华富士康网络通讯事业群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从河南郑州富士康消息人士处得知,富士康在郑州的第一条生产线在8月2日已经开工投产,但富士康原先计划的投资资金并没有到位,不过具体要看双方合约,富士康在郑州人才市场专门设有招聘处,但很多是替外地的富士康工厂招人,郑州本土生产线扩大还需要一段时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