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红”

在音乐选秀这样短时间内集聚“输赢”、“心理起伏”、考验“人品”的节目形式中,我常常看到人间百态。

李宇春,这位选秀歌手出生,曾经屡被质疑,甚至连其性别也被嘲笑的创作型歌手,在刚刚上线的《中国正在听》中,被捧上了“金句女王”的地位。她穿着Chloe 2015早春成衣,言辞犀利而态度诚恳,在尽量照顾选手情绪的同时,得体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比如她对唱《似火年华》的魏巡说,歌曲后面有点跑调——她当然有底气这么说,因为这首歌就是李宇春的代表作;她也一针见血地对曾经的冠军李尚尚说,选择摇滚是“小号穿了大码的衣服”,而曾经被质疑过于中性的李宇春,多年来却一直坚持着属于自己的干练清新风格。面对节目最后出现的黑马孟根花,李宇春也不吝以一种诙谐的方式,表达了她对歌者的佩服:“别的歌手飙高音,你连飚都不用飚就唱出来了!”

刚年届40的明星听审李健,接受记者采访时,对答机智,处处透着“高冷范”,比如记者问他为什么来参加《中国正在听》,李健说到了这个年纪可以来参加了,“李宇春和蔡依林都说你有一种冷幽默,你怎么看?”主持人问,李健说“那证明她们长大了”。实际上,李健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都坚持走自己的原创音乐道路,并不介意“歌比人红”,在全国首档青年电视公开课《开讲啦》中,李健曾做过一期《时间会为你证明》的演讲,他说:“像春晚、像王菲这样的一个机会,你很难描述它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但是这样的机会给你的时候,就像我原来说,你只有一首《传奇》是不行的,你必须要有很多作品。你所有的那些积累,可能就是为那样的一个真正的机会所准备的。其实很多机会都不是机会,真正的机会也就那么一两次。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但我觉得成名应该晚一点,尤其是做这行的人。因为一旦你成名之后,你的时间会发现越来越少,属于你的真正的积累也会很少。”

我之所以列举这样两位明星听审的例子,是想反衬一下时下音乐选秀节目中选手的心态,用一句“心灵鸡汤”来说就是,你只看到鸭子浮在水面上悠然自得,却不知道水面下它的脚蹼在拼命划动。在社会舆论和自我期待的双重作用下,不少选手将参加选秀节目并拿到冠军看成了“红”的捷径,这也造成了综艺节目经常被吐的“槽点”,比如前两年要求选手“有故事”,于是音乐选秀变成了“比惨大会”;“我有一个音乐梦想,就是站在更大的舞台上唱歌给更多的人听”成为标准答案;很多歌手认为成为冠军从此就踏上了星光大道,于是不断地参加各类型比赛,“回锅肉”现象越来越频繁——其实如果真的只是想唱歌,去广场唱也同样快乐。

“冠军之路”如同围城,从未夺冠的选手使出浑身解数;夺得冠军的选手也未必如愿以偿。比如《中国正在听》中曾经的冠军李尚尚,夺冠以后并没有被大家“认识”,没有走上他以为的大红之路,但曾经的期待是那么高,为了一些无法挽回的沉没成本,他甚至三年不敢再去公开场合唱歌。而在《中国梦之声》第一季上海试音会上,曾经的“冠军”梁紫,也因被评为斥责演唱太做作而失声痛哭。他们的折戟令人惋惜,但并不值得同情。

在刚刚过去的《中国好声音》第三季里,相信不少人对选手帕尔哈提印象深刻,不仅是因为他的嗓音独特,也因为他的淡定从容让别的选手为之逊色。当然,我们也不能忽略,帕尔哈提其实在音乐界早已小有成就,2005年,他就组织了酸奶子乐队,2010年,乐队已经去德国演出。正是因为他对音乐最深沉的热爱,让他可以做到“宠辱不惊”。好声音中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学员是少女李文琦,我想她并没有抱着夺冠的心态来参加比赛,她的热情都倾注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演绎歌曲上,“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即便未来的她不能通过音乐大红大紫,相信音乐也可以滋养她的生命。

能够通过选秀夺冠一夜成名的,在过去选秀节目匮乏的年代,或许可能;但在今天这个新闻热度不超过24小时的快节奏时代,人们转眼会忘了你是谁。如果没有足够的音乐才华和持之以恒的努力,冠军也只是昙花一现;如果对于音乐的“热爱”太过功利,那么它带给你的就不是滋养,而是沉重的包袱。(本文作者:影视娱乐爆,微信号:Yingshiguan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