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家电资讯

黄光裕家族知情人士:贝恩就是绑定了国美

  在黄氏家族与国美董事局对决的巅峰时刻,8月31日中午,黄光裕家族知情人士 (以下简称黄系知情人士)在北京一家咖啡馆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大股东一直在争取机构

  NBD:现在大股东是否与机构进行了接触和沟通?机构方面有什么样的表态?

  黄系知情人士:一直在争取机构股东,现在机构的态度一直都很暧昧。大股东与很多机构都有比较良好的沟通,都很友好。但是我们相信,真正的决定还要等9月28日 (股东大会)投票的那一刻。投资者都在关注这场纷争,不排除有投资者采取中立的态度,孰重孰轻投资者都会判断得很清楚。

  NBD:贝恩资本作为财务投资者,已经明确表态要在9月28日之前将所持国美债务转股,如何看待贝恩这一做法?

  黄系知情人士:我们与一些机构投资者交换过贝恩的看法,他们也都很不理解贝恩现在的做法。大股东对贝恩曾经有过这样一种判断,认为贝恩不会参与到大股东对国美重组董事会的事件中来。但是现在贝恩要转股,说实话,具体转股的时间只有贝恩自己知道。我觉得贝恩也在看形势的,如果要转,9月26号转也是来得及的,这个流程很快就可以完成。

  贝恩就是绑定了国美

  NBD:此前陈晓和贝恩的竺稼都表示,协议中仅有保护性条款,并没有所谓的“绑定”之说?

  黄系知情人士:没有绑定的概念就是一份协议,是与公司签订,与任何个人都没有关系。但是在国美与贝恩的协议中,里面数次出现陈晓的名字,按道理,他的名字出现在签字的地方就可以了,几条最为明显的与陈晓的相关条款就是最好的例证。其实,贝恩就是绑定了国美。

  在国美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绝大多数股东都没有出席,但是贝恩去了。即便现在贝恩还不是国美的股东,而是一个债权人。贝恩可以以非执行董事的身份参加会议,但是中期业绩是管理层在向广大投资者和全社会来汇报自己成绩,如果贝恩不是在绑定国美,那么他为什么一边参加会议,同时又宣布债转股呢?

  NBD:如果贝恩在9月28日之前进行转股,那会对其自身有什么影响?

  黄系知情人士:贝恩现在背离了自己的行业惯例,直接进入到公司的纷争中来。将来他也会参与到其他投资当中,对方很可能会警惕,贝恩是否要侵占大股东的地位呢?实质上,债务投资者本身在一个公司管理层上的介入程度通常都是非常浅的,但是贝恩作为一个债务投资者在董事会里面占了四个席位,因为协议里面有约定——有一个独立非执行董事是由他来指定的,这个人是ThomasJosephManning,即国美现任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国美在协议里面向贝恩资本承诺,要促成贝恩任命的3名非执行董事及贝恩资本在交割前提名的一名人员担任独立董事,并在股东年度大会上将其选为公司董事。

  贝恩这样做让人难以理解,因为一名独立非执行董事是由他们推荐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应该是和所有的股东都没有关系,超然于公司股东利益纷争之外,他既然由贝恩指定,又如何做到完全独立?这个信息国美董事会始终都没有对外披露。这样的结果就影响其他股东的主张的表达。

  NBD:您怎么看待这个条款呢?

  黄系知情人士: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贝恩对于国美的各项条款是极其苛刻的。首先,在国美出现资金紧张的时候,以每股1.1港元的价格引入15.9亿元港元,按照当时的权益来说,可以获得对应的10.81%的股份。也就是说,国美用10.81%的可能进行转换的股份换来了15.9亿港元的融资,这笔融资每年都要付出相当的利息作为代价;其次,贝恩拥有一项可转股的权利;第三,贝恩绑定了陈晓、王俊洲和魏秋立三名高管,自己又派出了三名非执行董事;最后,他们还要推举一名独立非执行董事。

  国美明年的日子会非常难过

  NBD:对于董事会做出的国美未来发展规划,您怎么看?

  黄系知情人士:事实上,我们认为明年国美日子很难过,从宏观层面来说,如果上市和非上市(门店)还在一起,那么全国性的布局还保留着。今年的规模增长严重受限 (关店过多),今年一定是在减少了很多投入的情况下,拿出了一个“粉饰”报表,他们选择这个时间就是为了争取投资者。投资者现在心里很清楚!

  NBD:目前大股东黄光裕方面对于这场争夺有什么看法?

  黄系知情人士:从现在来看,只有大股东可选择的路是最少的,贝恩也好、陈晓也好,都可以随时走,而黄光裕不行,一方面是作为创始人心理上不愿意走,另外一方面,也没有人可以接盘。国美股价低了,损失最大的永远是大股东。

  NBD:如何看待372家门店的问题?

  黄系知情人士:372家店是一个悬案,所有人都在议论。如果9月28日以后个别董事仍然留任,那么就不能再交给自己不信任的人来管理,这是大股东要提前说清楚的问题。讲清楚了以后,大家才能在这个基础上讨论。

  这不是大股东的胁迫,董事会可以不同意,但是大股东要表达自己看法。这可能会造成市场人为的割裂!其实在黄光裕的心里,没有上市与非上市的概念,全都是一样,品牌、团队都一样,只是在法理上有所不同。一定要划江而治吗?

  NBD:国美方面认为,非上市门店不会对国美产生什么影响,对于大股东而言,要经营好非上市门店也将遇到很多挑战,您怎么看?

  黄系知情人士:连体婴儿分离以后,说自己会更健康,不可能!即使分开以后,大股东要重新造一个系统,这对大股东不难,本身就有强大的基础,团队还在。

  增发将损害所有老股东的权益

  NBD:在特别股东大会之前,你们会做什么?

  黄系知情人士:接下来,我们就是等。现在没有拜见太多的机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相信广大投资者会为了共同的国美做出理性而正确的选择。以大股东目前的能力和诚意,定能找到足够的支持者。

  NBD:你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黄系知情人士:对于大股东来说,目前最不可控的就是增发,增发将损害所有老股东的权益,而损害大股东的权益是最大的。如果执意要增发,他们为了“去黄”,也是不惜损害所有股东的权益。大股东不同意增发,但如果增发也要参与,理论上来讲,增发是不应该排斥老股东的。供股是所有股东都可以参与的。

  NBD:对于国美内部的高管倒戈,有什么看法?杜鹃出来了,是否会扭转局面?

  黄系知情人士:目前国美管理层的局面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1.眼前利益;2.未来利益;3.5月18日是关键点,黄总判了14年,让他们看不到希望了;4.整体氛围裹挟了他们。

  很有意思的是,在五个高管亮相之后,有高管找到媒体说,“我没说过共进退。”其中的高管在国美都是很多年了,同黄光裕和国美有着极其深厚的友情。分歧是难以避免的,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会看得准确。

  NBD:有没有想过9.28股东大会的结果?

  黄系知情人士:全部通过、全不通过、部分通过都是有可能的。陈晓下来,孙一丁保留都是变数。但是我们相信,大股东发起的正当提议是能够获得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