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手机

青橙手机CEO王迅:做产品前先让自己疯掉

  去年5月30日,当第一款定制手机N1亮相时,人们知道了青橙,知道了王迅——一个行业老兵,刚刚40岁却头发花白不爱穿西装的“小老头”。

  他从来不会跟人介绍自己是青橙的CEO,而是“首席产品架构师和体验师”。也确实是这样,他能和团队研究产品到凌晨3点,然后转天上班不误。他曾参与过研发摩托罗拉在中国的第一款手机,也曾在供职联想时,见证了手机从黑白屏到彩屏的转变,经历了一场手机该不该装摄像头的讨论。被问及那款联想手机在宣传时采用的型号名字时,他说“是啥我忘了”。

  王迅确实是个重视本质高于形式的人。身处互联网手机阵营,他却一直否定互联网思维。“吹牛吹大了自己会爆掉。”他说,要让产品说话,做产品前要先让自己疯掉才行。

  私人定制时代

  2012年4月19日,北京798艺术中心,王迅的梦在那一天实现了。

  那一天,人们知道了青橙,知道了原来手机品牌也可以听着不那么“高科技”。青春、阳光、充满朝气,这样定义手机品牌也能打开一片天地。青橙这个名字是王迅自己起的,“我们的团队年轻,我们的用户年轻,品牌名字为什么不能听着年轻点?”他说。

  最开始,青橙与天猫、京东和360等互联网合作伙伴一起,推出了名为Mars1和Mars2的两款智能手机,售价分别是599元和799元。几个月后,青橙又推出Mars3。2012年,是3G爆发的一年。这3款在同等配置中拥有最高性价比的手机,在恰好的时候及时地出现了。然后,大家开始关注青橙。

  2012年12月,就在拿出作品的8个月后,青橙被中国通信工业协会评为“中国通信产业年度十大贡献企业”。

  故事才刚刚开始。

  2013年5月30日,当第一款定制手机N1亮相时,人们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后起之秀不仅仅是让你感到它的产品便宜,而是开创了很多大牌都没去涉足的手机私人定制时代。去年双“11”,在天猫千元以上智能机销售中,青橙排名第一。

  在这之前,提到私人定制手机,人们能想到的似乎只有威图。威图手机的轴承用宝石打造,均价十几万元人民币,这样的价格,也只有明星和土豪级别的人物才玩得起。青橙N1的出现,揭下了私人定制手机的天价标签。

  你可以像那些土豪一样,按照自己的想法定制手机的外观、硬件、软件,甚至是后壳上的金属签名。而价格,不过区区一两千元。这听起来确实很酷。

  通过定制手机,青橙将产品价格拉升至2000元上下。王迅也承认,这个价位段竞争最激烈——有一众国产手机品牌在这个价位段虎视眈眈。“国内市场价格总是过度反应,为了打价格战,把售价降得比成本还低,没办法持续发展,最终导致产品也死亡了。所以国内产业容易走向恶性循环。”

  王迅说,他现在自己用的有2部手机,都是青橙的。在N1型号的手机上,他把自己儿子的照片印在了后壳上。而在NX型号纯金属手机的后壳上,他把自己的名字刻了上去,“不怕丢了。”他打趣道。

  年轻人总是喜欢追求个性,这是每个年代不变的规律。“我们想为年轻人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手机,就是跟别人的不一样。”王迅说,周围的人知道自己做了定制手机之后,很多会去官网买一个,既是体验,也是支持,“当然,有些朋友我也会去送。”

  转眼间,2014年已过去四分之三,手机厂商都会在这个时候奋力一搏。青橙也不例外。

  这一次,王迅和青橙又要“剑走偏锋”了。

  王迅瞄上了户外运动,他要把户外运动和手机还有时尚“嫁接”起来。“我不希望把面向户外运动的手机弄得太工具化和设备化。我们不会忘了初衷,忘了时尚。”

  王迅说,他们准备了2个级别的,一个是专业级的,芯片和摄像头等硬件都是特制的,价格在4000至6000元,另一个是跨界级的,价格会在3000元左右,这个价格,也是中国品牌能做到的最好的价位段,希望能照顾到大部分热爱运动的人群。

  很多人好奇,户外运动手机到底能干什么?王迅说,不论是徒步、骑行、滑雪、滑冰、攀岩还是潜水,在各种运动状态下,都可以把手机固定在身体上。他说,现代人既然离不开手机,离不开运动,就让二者来一个热烈的拥抱吧。

  王迅之所以瞄上户外运动,是想给用户传达一种生活态度和品牌形象。“大部分科技公司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追求规模化,不断降低利润,恶性循环。一种是追求高利润,忽略用户体会和互动,或者赚一些‘昧良心’的钱,比如聊天室和游戏。这两种公司我们都不想做。”

  目前,青橙标准化和定制化手机的比例是7:3。“没放弃标准化手机是因为,定制手机要7天发货,很多人着急用。未来业务布局会把重点放在定制上,C2B+O2O的模式。”王迅说。

  “通讯时代以前,人们是面对面交流。互联网出现后,人们不见面,甚至住在隔壁也用手机沟通。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希望能够提供一个体验平台,让人们多一些原始的交流。”

  纠正互联网思维

  在国内,互联网手机有自己的一片天地。雷军让小米变成了“大米”,风生水起;“英语老师”罗永浩把锤子搬上了舞台,赚尽眼球。如今,小米在4G的布局上,脚步略显蹒跚;锤子自问世以来,也没能像起初遮着盖头时一样,赚个满堂彩。于是,人们对互联网手机的疑问开始了。

  恰恰,青橙也实属互联网手机。

  可是,王迅没把自己划到用互联网思维做手机的那一类里。他直言,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其实是很玄乎的东西”,这个“东西”是阶段性的,并不长久。

  王迅认为,互联网是个巨大的创新,媲美蒸汽机和电子。可是,以前人们并没有说过蒸汽机思维或电子思维。所以,互联网的逻辑本质并没有变化,只是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而已。他甚至说:“其实本来就没有互联网思维这个词,我一直就批判互联网思维,应该叫互联网精神才对。”

  他是这么定义互联网精神的:以用户为核心+持久的创新力,“用户想啥,需要啥,我们就生产啥。”他说,以针对户外运动的手机为例,今后会成立户外运动者社区和平台体验俱乐部。相关的配件也会围绕运动,比如测试跑步力量和平衡性的跑鞋,散布时它会收到转弯提醒,背包也会在离开范围5米后进入报警状态。“这些想法都来自于用户的需求,围绕用户的需求做产品至少你不会觉得盲目。”

  提到雕爷牛腩面、皇太极煎饼和roseonly这些借助互联网营销赚钱赚到手软的黑马,王迅表示:“不追求互联网思维不是不认同互联网营销。企业各有各的价值观,愿景各有不同,不能说谁失败谁成功,评判标准也不一样。只能说人各有志,追求不一样。”

  他说,在网上不论是你卖产品还是卖情怀,制造热点去营销是好的。但最终要比拼的是,东西好不好,能不能给用户带来价值,“这个才是持久的,产品长久企业才有未来。”

  “热点很快就会过去,如果产品价值不持续,就会形成视觉疲劳。就像二流三流明星持续炒作自己一样,三次五次可以,十几二十次大家都厌倦了,自己本身也会变成小丑。”

  王迅说自己要感谢互联网时代。在传统渠道中,都是厂商发起市场调研和预测,做出产品,最后逼着用户接受。在互联网时代,流程模式被重新建造,渠道扁平化,用户和厂商直接接触,用户是施令者,厂商是执行者。

  “那些大公司也不是没想过走定制这条路,但那些大公司流程模式再造很难,模式是有惯性的,正所谓船大难调头。小公司好就好在做出什么改变都比较容易。”王迅表示。

  在王迅看来,互联网就是一条街。“理论上发起一个活动,全世界都能来。这个时代,市场很大,浪也很大。”之前,在青橙打算切入定制手机时,很多人为其担心:每个产品参数不一样,售后该怎么弄?

  王迅却说,售后问题不会因为定制而变得麻烦。“每一个手机都有一个身份证号,跟飞机一样,配置信息写得很清楚,维修时需要调用的元器件一目了然。每一架飞机配件都不一样,但飞机也能管理得井井有条。”

  16载手机情结

  有人把王迅做青橙看成一个偶然。

  然而,熟悉王迅的人都知道,他已在手机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16年。16年间,他换过公司,却从未换过做手机的信仰。

  90年代末,王迅供职摩托罗拉。摩托罗拉在中国的第一款手机A6188就是他参与研制的。回忆起老东家,他说:“摩托罗拉是个很好的公司,比较开放,能让个人发挥。90年代中国还不会做手机,国内没有这个产业,连模具、芯片和配件都需要进口。而摩托罗拉的进入,让中国人学到了很多东西,为国产手机产业奠定了基础。”

  离开摩托罗拉之后,王迅到了联想,参与研发联想的第一部手机。当时,国内手机品牌已有熊猫、TCL和波导这样的先驱,国外品牌也已是摩托罗拉、诺基亚和爱立信三足鼎立。王迅说,联想切入的时间虽然晚了点,但却把握住了最好的时机——果断地将黑白屏转为彩屏。

  时至今日,王迅依然记得,在联想研发手机时,团队曾经有一场很激烈的争论——手机该不该装摄像头。“当时那款手机采用了美国的芯片,还请韩国人做了工业设计。但是有人担心如果被偷拍了怎么办。但事实证明,手机是极具侵略性的产品,装有摄像头的手机很快把卡片照相机逼到了墙角。”

  2006年年底,王迅从大公司走出来,开始创业。最初,他成立了锐嘉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上海知名的手机方案公司,提供从工业设计、结构设计、硬件设计、软件设计到生产制造和测试的全套方案。去年,锐嘉科的出货量2160万台,是小米出货量的3倍,年收入几十亿元。

  王迅说,正是因为母公司锐嘉科的积累,做起青橙才像是自然而然的事,今后也都会围绕着手机做一些事情。

  他说16年来一路坚持,是因为自己有手机情结。“创业辛苦,中国产业文化环境不是很好,因为工业化时代比较短。改革开放前一直以农业为主导,这让迅速进入信息化时代的各个行业不是很适应,社会文化很浮躁。”王迅说。

  但这也带来机会,给愿意承担压力的创业人士提供机会。中国并不缺少产品,而是缺少具有品牌价值和具有中国新一代精神的品牌,他说。“我们有时代的使命,就是参与中国产品升级,中国品牌需要正能量。”

  这个行业老兵太了解手机了。王迅说,手机产业,全球每三五年就会有一次大变化。中国也从来不缺少昙花一现的公司,快速成长,快速跌下去。“不要比爆发力,一定要跑马拉松。”

  智能手机不仅仅是一个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和平台,这个市场大得超乎想象。“占有这个市场,靠一个企业是永远做不完的,如果这些市场能让中国品牌占领最好。我们看的是全球市场,看的是中国品牌能不能崛起。一个国家产业的崛起,靠的不是一个品牌,而是一群,大家要组团。”(新领军者杂志 记者:孙翼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