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联盟

幼儿云CEO武宁:攀上围墙的平凡与伟大

武宁戏谑着他外表的苍老,又极力解释不朽的内在。一来一去,年轻占了上风。没有面对面,便感受不到那自我博弈和满腔热情。热情是股子劲儿,他如拢不住热气的杯口。辞职折腾,“授课育人”的余温仍攥在手心。初生牛犊那年,武宁三十岁。

幼儿云CEO武宁:攀上围墙的平凡与伟大

小西访谈室第219麻策/撰文 车艳杰/绘图


武宁或推倒或越过或绕行的有四道墙。它们横在选择的关口,挡在必经的路上,嘲笑并窥视着他的成长。


从会议中抽身到与我相视而坐,前后不过一分钟。武宁端起茶壶,亲切地笑。那笑颜并不陌生,有着人生导师般慈祥的眉目,和聚少离多同窗益友的嘴角。七八年讲台时光,圆润了他的额,强壮了他的颚,也练就了此刻的祥和。慈眉善目不是从来都有的,苛刻的慈祥和慈祥的苛刻碰撞共生。年轻的人总自称老,三十五岁的先生,扮作夫子的古板和沧桑。武宁撂下茶壶,也正值三十五。


茶热气从杯口散出,打在窗上形成了雾。


武宁戏谑着他外表的苍老,又极力解释不朽的内在。一来一去,年轻占了上风。没有面对面,便感受不到那自我博弈和满腔热情。热情是股子劲儿,他如拢不住热气的杯口。辞职折腾,“授课育人”的余温仍攥在手心。初生牛犊那年,武宁三十岁。

光荣的使命


武宁几乎是大学毕业即撞上第一道墙的。墙面布满黑褐,疮口无数。有人喧嚷,打算另辟蹊径,结果大多是捂嘴排进宿命。武宁带着懵懂加入了教师队伍,师范类院校毕业就别有它念,黏上了教育少则十年八年。计算机教育一把把他从课桌推上讲台,而再一次的位置调转则用了整整7年。2007年,武宁辞职进修,攻读清华大学软件硕士,也宣布了他教学生涯的结束。


“教师工作遇到了瓶颈,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很难做到更好。”武宁再次端起茶壶往杯中续水,热气顺着壶口攀上,从手指到手心,直至掺杂了尚未散尽的教师余温。


当初,稚嫩的武宁随大流过墙,随大流地上了光荣的岗。从2001年到2007年,走过芜湖师范专科学校、北大青鸟、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新东方职业教育集团,小武长成了大武。现在来看是幸运的。时代欺骗了小武造成了当时的苦恼,才成就了如今老武的心态和模样。武宁对此是敬畏和感恩:学习改变了他的命运,通过教育让他去改变更多人。


“教师是个很光荣的职业。我亲眼看见教育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第一道墙崩塌了,在武宁穿过那扇“没得选”的铁门后。时间侵蚀了它的根,化为尘,急促的脚步在废墟上踏出一条柏油路。

折腾


武宁终究是要折腾的。人到三十,带来的是而立危机。想折腾到能折腾,至少要跨过两道坎:一个是自己内心的矮墙,另一个是难以逾越的家庭壁垒。推倒矮墙轻而易举。武宁是伫立在捣毁的砖土堆上凝望护城墙的:哪怕收买了城门守卫,也骗不过将军的法眼。


妻子大抵是不清楚创业的艰难,而父母有一万个不支持。


绕过父母的威严,2009年武宁带着两个学生做起了App开发、咨询外包服务。到2012年底,有了做幼儿云的产品思路。契机是因孩子上幼儿园而发现的行业问题牵扯出的机会。武宁说外包是跟着客户需求走,做产品则完全遵循自己的想法。创业机会多数如此,发生在你所熟悉的领域,源于生活的点滴。


幼儿云的定位是做一个幼教行业的生态系统,围绕孩子的教育问题,利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以达到家长、学校、服务商之间更好地对接、交流。针对幼儿园推出信息沟通交互平台,来协助解决幼儿园与家长间的矛盾与隔阂。既满足了家长对孩子在幼儿园一举一动的移动端可视化需求,也使幼儿园的教学与管理变得公开、透明。让家园沟通更加顺畅,家园相处更加和谐。


武宁不辞辛苦,宁可撼动难以逾越的大山,来折腾一件具有开创意义的事:幼教和移动互联网结合。


折腾终止于试错,也得益于试错。武宁的折腾倾向于后者,不惧怕前者。“创业就是要去探索,去冒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去试错,用最小的成本去检验成果,从而调整方向。”武宁说,“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困难,但是我们始终保持试错。”如他所喻,机会只属于在水里游泳的人,在岸上看的人永远没机会。


游泳的人从不恐惧呛水,而岸上的人手心捏碎了汗。武宁呛过的每口苦涩,对于观望者而言,都溅起了欢愉的水花,是穿喉而过润心的甘甜。

摩羯座


武宁是个古怪的人。妻子看他是“无趣”的,同事嫌他太“苛刻”。但当你坐下和他交谈,又犹如壁炉里旺盛的火。摩羯座的人总给人一种严肃、古板的印象,偶尔的“明亮”也不足以分割供多人分享。这也成了武宁正试图逾越的第四道墙。


幼儿教育,更容易让摩羯座的男人展现细腻内心与责任感。武宁把三十岁前的青春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大学教育和职业教育,如今他要转移注意力,全身心投入到幼儿云上来。武宁说他们做幼儿云的目的就是要随时随地传递给家长关于孩子成长的一切信息,帮助父母和孩子拉近距离。


大学教育和职业教育是人生职业发展的关键阶段,幼儿教育则是人生的起点。阶段不同,责任不同。如工作和创业的责任感不尽相同一样。“工作的时候更多的想是对自己负责,对眼前的职位负责,对自己的学生负责;但是自己创业的话就得对公司里的人负责,对团队负责,还要对社会负责。”武宁说。


不轻易表扬人是武宁觉得自己急需改变的地方。话题从事业回归到家庭,他也满是惭愧。无论如何,武宁觉得这是第四道墙了。


一群人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共同的理想才能走到一起。创业队伍需要培养,尤其年轻的团队需要关怀。武宁深知每个愿意参加到这份辛劳与磨练中的人都是创业者,他们有跟创始人相似的抱负,为着一个深信不疑的目标而不遗余力。从说教的讲台走上创业岗,武宁变得了观念,却未改变刻薄的假象。


要知道,武宁不是一个真正无趣的人。骨子里透着慵懒和浪漫的柔光。像办公桌上的高脚香槟鸡尾酒,只认放错了地方。“无趣”是他从妻子眼神中截取出来的片段,零碎地散落进创业的日子。创业让他失去了更多的个人生活,收拢了一颗爱玩、解风情的心。


“我有时候想我们这个产品的意义到底在哪儿,它代替不了父母对孩子的陪伴。”武宁第三次拎起了茶壶,壶中液体因热量流失而逐渐冷却冰凉。或许它的意义在于:无时无刻不在的无形陪伴像强效粘合剂一样粘连着碎片化的时间,让家庭多一份挂念就添一份安心。

幼儿云CEO武宁:攀上围墙的平凡与伟大


关于我们

小西访谈室速途网推出的面向互联网各个领域创业者的深度专访栏目,围绕创业相关话题,意在走进创业者的世界,聆听创业者的经验,传递创业者的精神,让您在创业的道路上有所感悟。

欢迎互联网各领域创业者预约访谈~~

约访途径:

①小西访谈室微信公众号(ID:xiaoxifangtanshi)后台留言。

②小西访谈室官方微博(@小西访谈室)后台私信。

注:需提供姓名、公司、职位信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