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业界论战背后:你所不知道的TD-SCDMA

你所不知道的TD-SCDMA

  最近这段时间,财新网一篇名为《TD式创新》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TD-SCDMA早已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对于TD-SCDMA的不同观点一直难以表达。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支持和反对TD-SCDMA的人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一时间百家争鸣十分热闹。然而由于意见不合,一场理性的讨论演变成了骂战,一些文章甚至绕过观点直接批判撰写文章的人,甚至是发表这篇文章的媒体—-“你这个人都有问题,你的观点肯定不正确!”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过那么多的文章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里提出来希望可以找到答案。

  问题1:TD-SCDMA智能天线真的有问题么?

  第一个对TD-SCDMA技术提出质疑的人,当属南京邮电大学博士生导师傅海阳。早在2005年,傅海阳就曾经对TD-SCDMA的核心技术智能天线提出自己的质疑,认为这项技术可能存在造假嫌疑。而傅海阳提出的问题,也曾一度受到信息产业部的关注和讨论。由于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傅海阳于是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多篇质疑TD-SCDMA智能天线造假的文章。随着媒体的关注,网络上掀起了TD-SCDMA是不是另一个学术造假的“汉芯”的激烈讨论。

  从2000年TD-SCDMA标准提出到2008年傅海阳教授在新浪博客上的公开质疑,整个TD-SCDMA技术发展已经经过了9年的时间。假如智能天线存在技术造假,众多参与TD-SCDMA产品研发的厂家完全应该发现,厂家们对此避而不提显然没有道理。但是仅仅凭借这个理由就否定傅海阳教授的观点显然也不够严谨,既然TD-SCDMA已经有大量企业加入,要想证明TD-SCDMA智能天线没有问题,当务之急是拿出来合格的产品来。事实胜于雄辩,有了合格的产品,是否造假也就有了答案。

  然而情况并没有如想象的乐观,从3G牌照发放开始,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建设就遇到了大量的问题。作为TD-SCDMA核心优势的智能天线技术由于体积过大(相当于一块门板的三分之二),在施工过程中遭到了周围居民的大量抵制。不仅如此,由于智能天线技术不够成熟,依托智能天线的TD-SCDMA在信号覆盖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时至今日,大量中国移动的手机用户依然停留在2G和4G网络上,3G网络的利用率仅为30%。为了解决TD-SCDMA网络覆盖较差的问题,中国移动不得不使用大量WiFi热点对数据业务进行分流,而3G信号不好也成为了中国移动心中永远的痛。

  问题2:提高通信行业话语权到底是不是靠TD-SCDMA?

  一直以来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2G时代日本可以使用自己研发的PDC标准,3G时代美国可以使用自己研发的CDMA和WiMax标准,那么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为什么不能使用TD-SCDMA标准呢?为了提高中国在国际通信行业的话语权,一些人甚至提出了三家运营商全部只用TD-SCDMA的观点。

  由于中国在通信行业起步较晚,1G、2G时代中国的通信设备主要采用的是外国设备商的通信设备。由于采用的外国设备标准不一,运营商内部一度用“七国八制”形容通信设备的杂乱。由于外国设备质量差价格高加之标准不一,中国的运营商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吃了不少哑巴亏。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迫切需要中国的企业提供质优价美的通信设备,“巨大中华”这样的通信设备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孕育而生。

  随着这些中国企业的发展壮大,我们的科学家终于有能力参与到3G标准的讨论中。这个时候,是独立研发自己的标准还是尽可能多的参与到国际标准的讨论成为了决定一家企业发展的关键。以大唐为首的企业决定采用自己独立研发的3G标准,并孤注一掷把自己的未来押在了TD-SCDMA的发展上。而以中兴华为为代表的另一些企业则决定两条腿走路,一边关注TD-SCDMA的发展,另一边也尽一切能力参与到WCDMA和CDMA2000标准的讨论和研发中。

  为什么中兴华为不把希望完全放在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上呢?这中间的关键就是日本经验和教训。在2G时代,日本使用的是自己独立研发的PDC标准。由于这一标准和国际通用的GSM标准不兼容,众多日本的通信企业没有能力参与到国际的竞争中,市场竞争力自然大打折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日本早在2000年就在全球范围内第一个采用GSM的3G演进标准WCDMA,同时也不排斥CDMA2000。这使得日本的通信业发展迅速,跻身于世界的前列。

  日本的教训告诉我们,闭关锁国虽然可以创造短暂的繁荣,但是最终却有可能失去更多。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只有开放合作才能够获得发展。时至今日,中兴华为靠着WCDMA和CDMA2000上的积累不仅跻身于世界一流设备商的行列,同时凭借优秀的产品性能占据了全球上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市场份额。有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足够的资金支持,无论是3G还是4G标准也就有了更多的话语权。通过WCDMA和LTE专利的交叉共享,华为中兴这样的企业不仅不需要缴纳巨额的专利费,反而可以获得可观的专利收入,这在2G时代是难以想象的。反观大唐,由于把未来完全压在了TD-SCDMA身上,不仅因为3G牌照迟迟未发而处境艰难,而且由于缺乏资金投入生产出来的设备质量远远不如中兴华为的设备,最终只能落了个基站被华为中兴所替换的下场。

  问题3:TD-SCDMA是不是TD-LTE发展壮大的关键?

  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正是因为TD-SCDMA的积累,才使得TD-LTE得以在中国快速发展。要是没有TD-SCDMA,中国移动也就无法在一年的时间内建设出一张“堪比3G时代3年”的TD-LTE网络。

  遗憾的是,TD-LTE的快速发展和TD-SCDMA并无多大关系。仅仅从字面上不难看出,TD-SCDMA和TD-LTE无论是核心技术还是网络性能从本质上就是不同的。除了同样采用TDD时分双工方式,3G时代的TD-SCDMA和4G时代的TD-LTE并没有特别多的联系。中国移动的TD-LTE网络之所以建设的那么快,并不是因为TD-LTE和TD-SCDMA的所谓“演进”关系,而是因为中国移动耗费巨资对站址、天线乃至传输线路的长期积累。这种积累和TD-SCDMA无关,也是任何一种3G制式都需要的。所谓TD-SCDMA可以“软件升级”为TD-LTE更多的只是设备商宣传自己产品时的噱头,由于3G和4G技术的本质区别,大部分4G基站都需要重新建设,“软件升级”只是把原有软件屏蔽的4G功能解锁罢了。

  总结:

  作为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3G技术,TD-SCDMA一直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我们既不应该将其神话,也不应该过分批评。TD-SCDMA经历了几代人共同的努力,它所取得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真理越辩越明,对于TD-SCDMA,我们希望听到更多理性的声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