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电脑报:电信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

电脑报:电信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

电脑报:电信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

  校园历来是三大运营商血拼竞争的激烈战场。每到9月,三大运营商在校园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厉兵秣马:比套餐价格优惠、比营销策略优秀、比礼品丰厚、比宣传造势、比摊位气势……

  2010年,运营商的血拼上升到了“绑架”地步,其中中国电信成为最大胜利者。最近一段时间,几百位读者纷纷向电脑报“开黄枪”栏目投诉称,不买电信指定的手机,不但无法报道入学,还进不了宿舍,吃不上食堂的饭,甚至洗不上澡…。。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重点大学到普通职业学校,全国众多高校学子遭遇了强制消费命运。这种强制消费背后存在怎样的利益?

  电信联手学校搞垄断

  “学校要求我们必须换成电信指定的电话卡,要不然以后上课点名,去食堂吃饭、洗澡、图书馆借书,包括学校大门、宿舍都进出不了。”8月28日,江西萍乡高等专科学校新生陈惠(化名)对黄枪愤怒投诉。

  两天前的8月26日,陈惠怀着激动心情从河北老家来到了学校。刚到学校就被新生接待员告知,所有新生入学都必须先购买个250元的电信手机,以后出入学校、宿舍、食堂、购物都必须要用,这是校方和电信的合作项目“一卡通”。陈惠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有手机还要购买?接待的回答是“不买不给发校服,这是学校的规定!”

  “扬州职业大学新生不买电信手机不给进宿舍,这是什么道理?”悠悠也向黄枪投诉,学费等费用都缴纳了,但是学校却不给进宿舍,除非购买一部电信指定型号手机,并且承诺每月消费40元。

  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大一新生小王说,父亲送了他一台价值3000多元的智能手机,可是8月28日到学校报道时,却又被强制购买了一款中国电信的天翼手机,否则就没法办饭卡。

  不购买指定的电信手机,办理电信“一卡通”,就无法报道入学、进不了宿舍、没法吃饭,这是众多今年刚进入大学的学生们的“第一课”。自8月中旬以来,黄枪接到了诸多相关投诉,投诉学校涉及天津外国语学院、对外经贸管理学院、天津科技大学、江汉大学、江西萍乡高等专科学校、南昌大学共青学院、扬州职业大学、江西旅游商贸学院、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山东联合大学、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四川警察学院、山东杏林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宿州卫校、黑龙江商业职业学院等数十所高校。

  黄枪获悉了多份相关资料。比如。一份以黑龙江商业职业学院学生处名义下发的通知上写着:“为方便08/09届学生的办理,现以班为单位进行统计上报,并收取学生300元费用。因该业务涉及到学院的信息化建设和管理,09届学生应全部办理……”

  实际上,不仅仅是大一新生,更多的大二、大三学生也面临这样的困惑。

  华中科技大学大三学生张诚反映:想使用校园的网络(只有电信宽带),就必须开通电信天翼的手机号,也就是说除宽带每月30元基本费用之外,还要至少支付19元手机资费。

  黄枪调查发现,从去年9月开始,电信在一些高校试点推出校园一卡通手机业务,将食堂吃饭、出入宿舍、借阅图书、考勤等诸多功能与卡进行捆绑。“使用校园翼机通可以实现校内门禁、考勤、上机、图书、消费等功能……是您在校期间的必需业务……”黑龙江商业职业学院等高校的宣传单,清晰地表明了“一卡通”的作用。

  那么,如果不办这个手机一卡通,能吃到饭、收到老师的通知吗?“那肯定是在食堂吃不到了,也肯定收不到老师的通知。”一电信促销人员说。

  “一卡通有两方面的信息。一是手机号码信息,这与任何手机号包含的信息一样;二是学生在校门禁、考勤、消费等各种信息。”山东电信一客服人员对记者透露。

  按照各大高校和中国电信的相关宣传资料,手机一卡通拥有一个可代替钱包、钥匙和身份证的全方位服务平台。运用RF_UIM技术将“校园一卡通”的所有功能移植到手机上,这样广大师生只需携带一部手机即可实现校园生活手机替代多卡证,实现包括校园卡管理、校园信息查询等功能的多平台交互,同时师生前端手机刷卡消费、门禁、考勤、借书等形成的数据又可通过手机菜单获取、完成校园生活中相关信息流的闭环处理。

  连日来,黄枪试图对所涉众多高校进行采访。对外经贸管理学院、天津科技大学、重庆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教务处、学生处和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则以“不了解情况”“不是我们负责”为理由拒绝采访。

  南昌大学、扬州职业大学、宿州卫校、山东外事翻译学院等学生处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对黄枪表示:“我们学校学生都必须办‘一卡通’,这是给学生学习生活提供方便。因为当饭卡、借书卡、考勤卡使用,也可以在学校超市、澡堂里消费,另外还是学生进出宿舍和班级的凭证,学校和老师的通知也会发送到手机上。”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高校都对黄枪声称:“手机是自愿购买,并非强制要求。”

  不过,从黄枪调查和诸多投诉情况来看,和校方说法大多不同。黄枪获悉的多份材料显示,各大学校新生报到时,第一或第二步往往不是缴学费等常规流程,而是购买中国电信的手机,否则无法继续接下来的报到流程,没法分班,也没法办理住宿手续。“购买手机成为新生报到必选动作。新生报到办了一卡通才分班,要是不办一卡通,后面的流程就进入不了。”陈惠表示,在江西萍乡高等专科学校的“2010年新生入学程序单”中,购买电信手机一卡通就排在了第一位。

  事实上,在众多的学生看来,这是高校联合电信剥夺了作为消费者的选择权。“我有自己的手机,为什么现在要换?更何况无论手机型号和运营商都没得选。”这是大部分学生的观点。据黄枪了解,绝大部分新生在入学前都有自己的手机。

  据黄枪了解,电信一卡通手机以天语、中兴普通型号手机为主,有19元、39元、88元、200元等多种套餐,从各个高校调查情况来看,最低要求学生每月消费19元,最多的重庆某高校甚至要求每月至少消费40元。

  此外,按照一卡通相关规定,在校期间学生手机必须持续在网,也无法兼容别的手机卡,一直要等到毕业后才能换手机和号码,中间不能停机,否则消费、门禁等其他所有功能就无法使用。

  对学校“自愿加入”的说法,诸多学生有不同看法:“进出教学楼、餐厅买饭、图书馆借书都要一卡通手机,没有手机的就不能去餐厅吃饭和打水了,这算什么自愿啊!不就是强制执行和强制消费吗?”

  每一个学生都成了赚钱工具

  电信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

  激烈竞争下,不仅仅是电信在试图垄断校园,移动、联通也各施手段毫不示弱。在云南昆明,在昆明各大高校推出“新生手机卡寄送”电信促销活动后,立即遭到中国移动的封堵:“将昆明电信公司寄送给新生的手机卡交给移动公司工作人员,移动公司即免费赠送新生一张移动的手机卡和一部手机。”

  “目前运营商已经将高校营销的重点放在了垄断校园空间上,包括活动赞助、独家进入、校企合作等。”北京电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层人士表示,只要能赢得市场,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电信、联通、移动三大运营商皆如此。

  有运营商员工对此感慨:“新生开学日,必是电信行业的闹剧上演时”。2009年9月,在抢夺学生的过程中,移动和联通工作人员大打出手、拳打脚踢,让周围学生瞠目结舌。

  某运营商以基层员工则向记者诉苦:目前自己企业不仅无法到校园设展台,连在校园里勤工俭学的学生直销员都受到竞争对手的恐吓,也会被校方强制驱逐。

  各大高校也逐渐从中看到了商机,并成为决定运营商的关键。黄枪调查得知,2009年以来,全国各大高校都纷纷向三大运营商公开招标,一番激烈的竞标之后,电信在与移动、联通的竞争中获得了胜利,和许多高校签订了协议。

  “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都参与了我们的招标,但最终中国电信胜出。因此我们手机一卡通采用电信天翼手机作为主要载体。”重庆大学科技学院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黄枪8月底在该校看到,每个教师每个宿舍楼都已装上了校园一卡通读卡器,学校餐厅供手机一卡通使用的白色刷卡机也安装到位。“到时候学生买饭只能用点心一卡通手机大卡买饭了。”一位餐厅师傅说。

  “一般5000人的学校,我们当地分公司就会投入数十万元。”上述接受黄枪采访的电信中层人士透露,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采取的口号是“建设数字化校园”。

  这需要电信付出不菲的“代价”,“我们肯定要给学校分成,分成比例要看和学校谈的具体情况,学校不同可能分成比例也不同,但肯定要比中国移动、联通高。”上述电信人士表示,这也是电信竞标胜出的关键。

  各大高校和电信分成比例如何?目前来看是个谜。天津某大学一知情人士称,电信将学生消费的30%分成给学校。有8000多学生的宿州卫校相关人士则透露,学校以收学费的形式收取30元作为电信一卡通的费用,帮电信卖一张卡,学校就会有8元提成。

  在一些高校,教师也“义不容辞”地当起了营销员。江汉大学文理学院一位大二透露,最近老师给了他们班级55位学生一个作业任务,每位学生必须完成50多份的天翼手机市场调查报告,并承诺完成给学分和50元的手机购物券。“调查完不成的要被挂科,有同学以前打工时做过这种工作,每份报告是要给予至少20元的报酬。”

  电信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各大高校在协助电信的推广中可谓不遗余力。黑龙江农业经济职业学院给学生的通知中写道:“学院要求学院各部门和全院师生(含离退休职工)积极配合中国电信牡丹江分公司开展工作,力争在本月底完成学院手机更换工作,此项工作完成情况,学院将记入各部门年终绩效考核中……”

  一些学校甚至专门成立了一卡通推广办公室。在山东外事翻译学院的通知中,通知落款就署名为:“山东外事翻译学院校园手机一卡通推广办公室”,由此可见,该校已经成立专门机构以学校的名义推广一卡通系统。

  不仅仅如此,据黄枪了解,一些学校宣称学生“免费”领机,但实际上往往另有猫腻。“领取手机卡时每人交了100元费用,但当时显示的手机余额却只有50元,另外50元是手机费还是其他什么费用我们不得而知。”山东杏林学院一学生提供的入学收款收据显示,除了600元的教材费,还有1100元的代办费,收据上标明是被褥、校服之类的生活用品费用,他们根据市场价计算后发现这些生活用品不值1100元,怀疑多花的钱成了手机款。

  一卡通功能成傀儡?

  电信运营商联手高校“绑架”新生

  现在,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购买电信手机一卡通的学生,享受到了“数字校园“的便利了吗?

  “这简直是笑话。我电话回家时不小心进水报废,现在就没法刷机吃饭了。找到电信营业厅,回答是要么花100元在租个手机用,要么花300元买个手机用。”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的大三学生王城(化名)说,如果手机卡掉了,则需要花120元补办。

  更重要的是技术不成熟。接受黄枪采访的大部分学生担心,如果一卡通万一出现技术活系统故障,那就麻烦大了。意味着吃不上饭、借不到书,进不了学校,或者被堵在澡堂外进不去……

  “手机有时确实无法正常刷卡,有时还会出现相邻两个刷卡机同时刷卡混刷现象。”去年9月开始推进电信一卡通的武汉某高校学校食堂工作人员说。

  另外,如果手机不小心欠费停机,那么相应的它的刷卡功能也将终止。也就是说,即使学生身上带着饭卡、水卡、图书卡、学生证、身份证、以及停机的手机,门卫还是可能以没有刷卡的理由将学生拒之门外,也同样吃不上饭,进不了宿舍和图书馆。

  实际上,对学校和电信来说,面临的问题不仅如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二学生说,很多学生本来都有手机,再买一部手机太浪费了,有同学现在已有两部手机,靠自己的经济实力难以支持三部手机的月租。而且他们进入校园时曾办理过餐卡、借书证等各种卡,现在让他们废弃这些卡,很多学生会质疑当时办理的费用谁来补偿。

  黄枪说事:运营商和高校的牟利勾结

  “不管怎么算,移动更划算。”“算都不用算,电信最划算。”“划算不划算,沃说了算!”这是近日在SNS网站上转发率很高的广告图片。

  看看现在运营商和高校的牟利勾当,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没有最恶,只有更恶?

  从价格战到不正当竞争,从违规行为到违法行为,这些年,校园市场战的规格在不断升级。电信运营商各显神通,对学校领导、分管学生工作的部门攻坚,慷慨地赞助学校各类新生入校活动,从而取得宣传推广的便利。更有甚者,不惜花巨额经费作为“封校费”,从而取得在高校的排他性“垄断权”。

  对学校而言,按照国家有关规定,高校向在校学生收取服务性收费时,必须坚持学生自愿和非营利原则,严禁高校强制服务。但事实却是,无论是此前高校和银行卡的合作,还是现在高校和运营商的合作,无不彰显学生已成高校牟取利益的最大也是最好工具。

  校园真的没法恢复平静么?校园真的不复纯净?学生真的没法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这些简单而朴实的愿望,咋就那么难以实现呢?!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