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China V对话:移动互联网成生活服务创业热土

  速途网2月2日消息(报道
王亚奇)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技术精湛,心怀创业梦想;他们精力旺盛,不愿庸庸碌碌;他们嗅觉敏锐,能够嗅到商机,他们就是一群借助互联网平台活跃在各行各业的创业者们。移动互联网始终是座巨大的宝藏,吸引着无数人甘愿冒险探寻。

  日前,在速途网和微媒体联合主办的China
V2015中国产业互联网峰会开放论坛上,来自游啊游创始人周旭东、青年菜君联合创始人任牧、志愿者打卡器甘中沁、街蜜CMO陈芳芳、迷你考拉创始人秦轩、剑桥WOWO创始人邹子平等六位创业者畅谈了各自的创业机缘和发展理念。以下为论坛实录。

 China V对话:移动互联网成生活服务创业热土

  主持人:我们再进行第二个开放式论坛的讨论了,因为现在我们看到互联网越来越繁荣的今天,有很多小型的互联网的创业企业是应运而生,所以接下来我们讨论的主题就是创业红利正当时,我们有请几位嘉宾。我们有请的是成都天上友嘉董事、天使投资人丁辰灵有请,还有迷你考拉创始人秦轩、剑桥WOWO联合创始人邹子平、志愿者打卡器创始人甘中沁、青年菜君CEO
任牧、游啊游CEO周旭东,在这个环节我就把主持的话筒交给丁辰灵了。

  丁辰灵:大家好,听了一个下午都要睡觉了,我们最精彩的论坛现在开始,所以大家要提提神。我们请每一位嘉宾一分钟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跟产品。

  周旭东:非常感谢,能够来到现场,我是游啊游CEO
周旭东,我们公司的商家是境外的各个国家的,包括餐厅,包括SPA,包括酒店等等,也就是说我们把境外的几万个或者几十万商家放到网上,我想告诉大家未来的旅游,两年之后的旅游是什么呢?当我们把机票跟酒店订完以后,我们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家,您不需要英语沟通,也不需要支付任何一笔钱,你就可以享受境外的,包括餐厅,包括酒店,包括购物店。我们未来给大家带来最简单、最自由,也是最便捷的旅游,不希望任何的支付。

  主持人:境外版的大众点评是吗?

  周旭东:类似于境外美团。

  主持人:好的,下一位。

  任牧:大家好,我是青年菜君任牧,其实我不是CEO,我们做的事非常接地气,简单来讲我们是卖菜的,全部洗好、切好、配好,大家回去直接烹饪的半成品菜,我们定位在半成品的生鲜电商,青年菜君是社区O2O的生活服务商,这就是我的介绍,谢谢大家。

  甘中沁:大家好,我首先花半分钟自我介绍一下,我因为是全场年纪最小的一个,我是1994年的,其实我不是一个创始人,因为我现在还在瑞士读大学,更多的担任一个创意总监的名头,我们做的是志愿者打开器这样的一款APP,其实做的第三方的服务,我们把志愿者个人,志愿者团体以及政府寻求承担社会企业责任感的优良的企业结合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上面,为他们创造一个这样提供第三方的服务,为政府购买志愿者服务以及为企业定制适合他们的志愿者服务提供了一个可能,谢谢。

  秦轩:大家好,我是迷你考拉的创始人秦轩,我们做的是什么呢?我们做的是私人物品存储,如果你需要去出差或者你家里的空间太小或者你有一些收藏品需要存储,我们是帮助个人和中小型企业存储物品的,我们现在在北京、上海和香港邮业务,我们有O2O的模式,可以上门帮你存储,我们也有门店,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谢谢大家。

  陈芳芳:大家好我是街蜜的陈芳芳,大家很熟悉海淘,每天占用你的地盘卖他们的产品,接下来我觉得如果听说街蜜之后,推荐朋友圈做代购的人,让他们来我们的平台当买手。街蜜是专门大板块是做C2C这样的平台,我们实现这样的买手制,这些买手分布在全球200多个国家,目前都有我们的买手,他们会把地球上所有的好东西给你淘过来,在街蜜的平台上呈现给你们。另外还有一个很好的功能,在这个地球上如果你在任何一个电商平台没有办法找到的话,你还可以向这些买手求代购,这就是我们的平台。

  邹子平:大家好,我是来自剑桥WOWO联合创始人邹子平,剑桥跟教育有关,我们创建这个公司顾名思义是做教育的,为什么是wowo呢?wowo是每一个小孩刚开始学习语言的时候,他会发出类似的声音,所以我们会跟语言教育有关的,明确来说我们是做幼儿英语教育,我们的优势运用我们现在已有的人工智能的技术方面的优势,在利用我们在无线互联网领域的一些积累,我们已经为上万家的幼儿园打造了属于他们的语言教育的学习平台,谢谢大家。

  主持人:今天时间也不太多,在座的有六位嘉宾,我一个人问一个问题吧,刚刚大家都很惊讶的知道有一位创业者是1994年的,而且还是我的师妹,现在90后创业非常多,你分享一下作为1994年的小朋友,为什么出来创业?你身边的是不是大家都想创业?而不是像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想到大公司打工,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甘中沁:其实我很开心问到这样的一个问题,而不是非常专业性的跟网络非常相关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我回答那种问题会很慌,不是我的长项,问到我为什么创业?其实我觉得对我在高中时候接受的教育有很大的影响,你可以看到我创业的项目是志愿者,我们的高中其实非常提倡做慈善,做志愿服务,一路以来学校老师花了很大的功夫,包括家长,在一路的指导、陪伴和推动下,我觉得我做这个创业是从心出发,是真正我想做的事情。刚才提到的其实别的不说,在志愿服务这一块的活动也非常的活跃,非常的频繁。其实当你从一直以来你的身边一直有这样一个氛围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把这个做的更加的好。我有自己的志愿团队,从高中开始,我觉得做志愿服务那么多年,带领志愿者团队,从几个人到上万人的团队,我发现最大的困境没有办法很好的管理我的团队,我做任何一个活动,我的发布活动,我回收信息都非常的困难。在我自己遇到这个困难以后,我觉得我身边其他做志愿服务的同事,我的同伴们一定也会有这样的困难,如果我可以做一些什么事情改变他们的这样的一个现状,应该是很好。

  主持人:打断一下,刚刚谈到高中的教育,我们一个学校的,跟大家分享一下是不是因为觉得今天的创业者增多跟今天中国的教育的变化有一点关系呢?今天的教育鼓励年轻的学生,年轻人去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不走寻常路,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呢?

  甘中沁:对,我觉得跟教育,跟越来越多的家长越来越开明,追寻孩子真正想做的事情是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好的,

  甘中沁:我跟她几次交往也不是很多,主要是在慈善活动上,我现在很久没有看到她,在我的印象当中,高中的时候真的是非常有爱心的女生,她非常的忙,也会主动的承担,至少在这个方面给她点赞。但是之后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主持人:我们把话筒交给青年菜君的创始人之一任牧,我们现在做的是净菜的相当于是O2O项目,你对于O2O怎么看?

  任牧:我会觉得说O2O是中国造出来的词,从某一种层面上来讲是被滥用的,在我看来好象忽如一夜,都说自己的项目是O2O,但是这是真的O2O吗?未必,只是挂羊头卖狗肉,比如说线上给一个单,线下把菜送过去,而且是货到付款,这跟O2O有什么关系呢?像我刚才举的这个例子,电话好象也能够替代。互联网跟电话没有任何的区别,在青年菜君其实青年菜君改变了传统净菜生意和传统生鲜生意的物流、信息流,使他们更有效果的方式,成本更低的方式运行,这是我理解的青年菜君的O2O的模式。

  主持人:所以你们现在是开了几个店?现在的店面?

  任牧:青年菜君我们现在同时我们做了二十多个社区的体验。

  主持人:青年菜君把净菜洗、切完整的按照菜的,按照这样的一份菜配好,大家可以提前在网络上或者是手机上下单,我们做一个调查,大家觉得会使用这样新型的服务的朋友们请举手。所以差不多我觉得有三分之一,非常的棒。当时的创业团队是你们三个大学同学是吗?都是人民大学的高材生,当时我跟他们讲,你让我投一点,我在互联网领域有一点影响力,可以帮你做一些宣传,我们都是人大新闻系的,什么高大上的资源都有。

  任牧:我们不是新闻系的,我们是社会学系的。

  主持人:你们当时在组这个团队的时候,你们团队的技能,是如何互补的,团队的组合,谈谈这个方面吧。

  任牧:我们三个人还是相对比较互补的,丁总的师弟,对数字的把控是很强的,之前职业经历是IT的供应链,虽然之间的差距很大,但是其实有很多的共同之处,对于我来讲我是生在双鱼座、白羊座沟里的一个人,我的另外一个合伙人是天秤座,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任劳任怨。如果把青年菜君比作是一个孩子的话,至少是四肢健全,有胳膊有腿,能够保证他健健康康的活着,他做的是对内的工作。我做的是这个孩子穿什么样的衣服,平时做什么样的表情,见到叔叔阿姨说什么样的话。

  主持人:你觉得你们三个人互补组合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你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挑这个项目是挑不成的?

  任牧:一定是。

  主持人:好的,谢谢任牧。我们进行到这边,我们谈谈海外的团购,我觉得这个概念挺有意思的,我们周总你的商铺是怎么选的?到哪跑到外面签几万个商户,海外的商户。

  周旭东:我们现在的商户基本上像欧美去的比较多一点,我们根据他们当地的习惯。

  主持人:主要是中国人去国外旅行比较热门的城市?

  周旭东:对的,在自由行的当中,去哪去玩,吃什么。

  主持人:不是有攻略吗?

  周旭东:虽然有攻略是准备的东西,到当地以后发现是不同的,而且提供的服务也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所以你们去签约的时候,你是一个一个去签吗?还是依赖于本地的合作伙伴。

  周旭东:我们是自己去签。我们客人比如说预订完一个餐厅,商家手机马上跳出一个订单的确认信息,就会网上处理订单。客人只需要拿到手机的订单二维码搜就可以了。

  主持人:了解,你不担心大众点评、美团抢你的生意?

  周旭东:有这种可能,在中国这样的模式其实很简单,比如说我在某一个城市需要建立,招十个、十五个人就可以了,因为都会讲中文,所以我们在境外有很多的积累,能够很迅速的把这个建立起来。

  主持人:因为你的项目跟街蜜有一点像,依赖于跨国的,你觉得做一个跨境的创业项目跟你纯粹做中国本地市场有什么样的不一样吗?

  周旭东:最大的问题是一个习惯问题和语言的问题,境外很多商家这种模式,现在已经开始有一家公司,在整个国际市场来讲,类似于这种模式,基本上是在2013年以后,移动端、手动端以后才开始有这个模式,还是看传统的模式,靠人工去解决,这种肯定是满足不了的,所以靠移动端的系统,系统和移动端解决这个问题,这样是一个流水线的作业,我们需要解决的只是客户,所以目前这种模式在整个国际来讲都是比较靠前。

  主持人:好的,谢谢周总,我们请迷你考拉创始人秦轩。为什么你的名字叫做迷你考拉?有什么典故呢?

  秦轩:首先迷你卡拉有袋子的,我们做私人存储的,把东西存进去,另外考拉袋子有恒温恒湿的感觉,考拉稍微洋气的名字,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从企业文化这方面,其实我们觉得我们想做一个踏踏实实的一个公司,所以就不想感觉一定是很快,但是要很憨厚可信。

  主持人:所以你们的定位是屌丝版的瑞士银行吗?

  秦轩:我觉得应该说是所有都可以用得上的一个瑞士银行,也不是屌丝版的,我觉得很多人存放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我其实蛮好奇的,如果有比较贵重的东西能放你这边吗?

  秦轩:可以,我们有用户放很贵重都在我们这里,我们是有保险合作的。

  主持人:保险归保险,但是我不希望东西被偷走,你们的安防。

  秦轩:我们所有的安防都是联网的,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比如说我们的监控,我们都是跟世界顶级的公司合作的,我们每一个仓库的环境都是实时监控的,有一个角落出现了任何的意外或者异常,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主持人:其实真的蛮好奇的,为什么大家不把东西放在家里面,要放在你那边呢?

  秦轩:其实这个行业有很多的用途,比如说如果你搬家去别的城市,可能你在新的城市没有落脚之地或者现在有一大部分的客户,他自己现在觉得自己家里面的空间不够大,我们每一平方可能是好多万买一个,我想要更大的家,我要花很多钱去买,在我们这里可以把家里暂时不用的东西释放出来,有的用户出国,有一些收藏品,就像我刚才说的艺术品。

  主持人:可能听起来艺术品存放起来,因为出国很长时间,这个占用的空间不是很大是吗?

  秦轩:其实有的很大,我们有一个公司在我们这里存放的是四米乘两点五米左右的,一般的楼道基本上都进不去的。

  主持人:所以目前你觉得这个市场会多大呢?有多少人愿意来?目前有多少的客户?

  秦轩:我们现在是1000到2000个客户,我们有四家门店,每一个门户容纳三百左右的用户。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收钱呢?按什么呢?

  秦轩:按体积、按天、按时间长短。

  主持人:相当于临时的私人储藏的?

  秦轩:对的,在我们这里每一个用户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的门进系统,有自己的锁,按照空间的大小。

  主持人:比如说在郊区还是?

  秦轩:我们在核心地段,在国贸等等,其实我们的理念运用一些现在被废弃的一些物业,国贸的物业虽然比较贵,但是没有被利用,我们是把这些业态利用好了。

  主持人:你感觉这个市场未来的前景。

  秦轩:我们做这个事情,当然相信这个事情的前景。

  主持人:已经赚钱了吗?

  秦轩:我们现在肯定是赚钱了,但是我们其实更多的希望这个服务可以帮助到用户,我们其实团队里面,包括刚才得奖的那位女士,我们做的都是因为我们当时自身有一定的需求,不管是因为漂泊还是因为家里的空间太小。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挺酷的,不知道是不是主办方刻意的安排,游啊游跟旅行相关的,我们小师妹做志愿者,满足大家精神需求,要变的更好,要做一个更好的人。这边秦总做私人物品存储。街蜜是做海外的买手,邹总是做教育,所以在这个中间的创业其实特别有意思,能够有机会请大家来分享,我们到街蜜的创始人,你怎么来做这个买手这个事呢?

  陈芳芳:我们是买手制,其实这个初衷也很简单。

  主持人:买手主要是买衣服是吗?

  陈芳芳:什么都可以买。

  主持人:到底是偏代购还是?

  陈芳芳:还是代购的形式,因为我们出国的人非常多,比如说国外有很多的全职妈妈,有很多的国外的留学生,也有一些人是在国内的,他出国有一段时间,主要是这三类人群,他们在国外有一段生活时间,他们会把做代购成为他自己赚钱的生活方式,之前主要是在微博和微信周围的零散的平台来做,现在街蜜是成为一个代购的平台,这些买手入驻到我的平台上面来,是这样的一种形式。

  主持人:我到你的网站上可以看到一堆的买手,不是看商品,而是看一堆买手?

  陈芳芳:是的,我们这个平台还带有一定的社交性质,怎么讲呢?在我们平台上面你是可以搜索买手的,但是不可以搜索商品的。

  主持人:他会相当于一个红人一样的,能装扮他的个人主页?

  陈芳芳:不是的,我们带有一定的社交性质,我先解释一下,因为在电商平台上又是海外购的形式,你让他搜索商品,会带来一个平台新的比价,如果比价到一定的程度会出现假货,所以我们避免做这样的事情。另外我们的买手制,不是让积累一定的信誉,他发布的商品,我们是给他点赞,可以有评论,而且还可以跟他来沟通,还有粉丝制。比如说现在红的买手。

  主持人:实际上是买手版的新浪微博?

  陈芳芳:可以有类似的这样的一点理解,积累了别人给他的一个信任度,粉丝多的人卖的就多。

  主持人:听起来很有意思,我们也做一个调查,在座的有很多人都在海外买过东西,我们也做一个调查,大家觉得这个模式特别棒的,在上面看到你觉得很不错的买手推荐了一些商品,你可能会去买,大家觉得愿意尝试这个服务的朋友们有多少?大概有五分之一。

  陈芳芳:这个现场有大半是男士,我们大部分是女孩子。

  主持人:所以女生都会很愿意买到海外的好的高品质的东西。

  陈芳芳:是的。

  主持人:你怎么去防范有一些刷一些赞,刷一些评论呢?实际上可能是卖的假货?

  陈芳芳:我先说第一个,点赞的目前是我们技术手段监控的是不可以刷赞的,我们从后台是可以屏蔽的。对于假货是这样的一个流程。首先第一我不是技术出身,我不知道里面存在不存在一些技术问题屏蔽,这个我不好回答。第二个这种平台很少,还没有遇到这种问题。

  主持人:好的,请我们的剑桥wowo联合创始人邹子平来讲一下,怎么会去做教育的呢?

  邹子平:我自己有孩子,我就对教育很关心。

  主持人:所以wowo是针对年纪比较小的一个教育平台吗?

  邹子平:对的。

  主持人:你的教育都是从剑桥过来的?

  邹子平:技术是剑桥授权的。

  主持人:是一个在线教育的?

  邹子平:云识别的技术。

  主持人:你这个模式是在线教育的模式还是线下培训的模式呢?

  邹子平:应该是跟线下结合,我们做在线的一部分。

  主持人:目前感觉到来自中国的小朋友学英语的热情怎么样?你是学英语是吗?感觉目前市场如何呢?

  邹子平:学英语是刚需。

  主持人:可以学其他的语言吗?

  邹子平:也可以。这个市场比英语小很多。

  主持人:所以英语是一个刚需。

  邹子平:对的。

  主持人:感觉目前这个市场发展很快,很蓬勃?

  邹子平:应该说三到六岁这个阶段吧,我们做了一个统计,50%的家长会把孩子真正要学的东西定位在语言上面。如果选择第二语言就是英语。

  主持人:我就给你挑战了,我们知道学英语是刚需,但是国内有那么多家很知名的培训机构,新东方也好,还有网上的,你觉得你跟他们的竞争的差异点在哪里?

  邹子平:我们专注做三到六岁。

  主持人:只做这个年龄段?

  邹子平:对的。

  主持人:这个阶段的也有不少,你跟他们比?

  邹子平:我们拥有自主研发的来自于剑桥授权的技术,这是我们的优势。另外我们坚持是做游戏化的课件。

  主持人:所以你是寓教于乐。

  邹子平:对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邹总,我们最后每个人来谈一谈用一两分钟谈一谈,我们刚看到的我们做的这些创业,不是做很高大上的互联网的社交网络等等,都好象跟我们的每天的生活相关的事情,可能跟我们的生活方式变迁相关的事情,原来可能不会做的,现在可能会做了。第二个我们现在做这个创业都是跟移动互联网相关的一些东西或者移动互联网可能改变我们目前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从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带来的生活方式的人的行为方式跟生活方式的变迁,在你这个领域里面,你觉得移动互联网,包括整个的生活方式的变迁,对你这个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促使你去创业,有什么样的机遇,来谈谈这个方面的。我们从这边开始吧。

  周旭东:我从旅游这个行业谈谈移动互联网对这个行业的改变,我们有一个预测,未来两年的出境旅游,机票可能会免费送给你,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对整个行业改变最大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未来中国人到国外旅行,可能80%的人都选择自己走,因为先是人们处境自由行最大的问题是语言,还有安全,我们如果懂英语的情况下,你到了国外以后,有可能你要去吃饭,但是这个商家不懂英语,你跟他无法沟通,就像我昨天刚刚从国外回来,我们带了一个20人的旅行团,体现这个模式的消费的时候,我们把客人带到商家,连一句英文都不会讲,而且他的菜谱全部是当地的语言,一个都不认识的情况下,我们看客人能不能吃饭,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客人都能吃饭,我们也不需要任何的,而且一句英文也不懂也可以消费。

  主持人:过去我们很多的生活的模式是一个集体化的,现在更多的是一个个性化的,个性化有了移动互联网以后,我们移动互联网可以更好的链接人跟身边的消费场所或者这样的一种关系,而且因为有了二维码等等,语言也不并不成了障碍,不需要翻译,我就要这个菜,我直接买好,一扫就可以。

  周旭东:对的。

  任牧:其实说实话,我觉得对青年菜君来讲,移动互联网跟我们没有关系的,我觉得反而跟大市是有关的,越来越多的人涌到大城市里面,大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当80后、90后走向社会以后,人生与生俱来从生变熟的能力在我们身上慢慢的消退,其实跟这个有关系。不管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还是怎样的时代,大家都要吃饭,大家看到吃饭有困难的时候就要去解决,青年菜君有什么不一样的话,我会觉得说与其将拥抱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其实青年菜君借助了互动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我们有了更有效率。

  主持人:好的,谢谢,我们到了小师妹。

  甘中沁:随着越来越多人的生理需求,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得到满足以后,寻求一种精神上的需求,希望可以满足在社会上的一种归属感,志愿者服务无论在微博的排名也好,各个热门话题被越来越多的出现,如果一个关键词在国家政策也好,在社会焦点问题反复被出现,成为所谓的蓝海,目前来看没有太多的竞争,但是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空间。再加上越来越多的政府提出的志愿者服务的购买,越来越多的企业除了打广告以后,希望通过更多的做慈善做公益的行为。

  主持人:你觉得移动互联网对于你们90后的创业者有一些什么样的改变吗?

  甘中沁:其实更多的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辅助的功能,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可能性,让更多的各个方面的志愿者、个人、企业能够通过这个平台互相分享信息,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上面获取自己所没有的信息,分享自己有的资源。

  主持人:我来帮你总结一下吧,在移动互联网年代,可以更好的帮助兴趣相似,但是人群不一定很多,更精准的把一群发布在全世界,有共同兴趣的人联结在一起,从而更好的做一些事情,不管是志愿者或者其他某一种特征的亚文化的人群,这是移动互联网,联系的更加的紧密。

  甘中沁:对的。

  主持人:很好,我们到秦总,您说一下。

  秦轩:我是这样感觉,因为移动互联网是线下我们最基础的日常的服务,最线下的这些服务,所以让很多用户都方便了很多。

  主持人:每一个箱子里面有没有摄象头,我跑到外面旅游了,我很担心里面藏了一幅名画,可以随时的打开看一下。

  秦轩:客户不能随意看别的用户的东西。

  主持人:每一个箱子里装一个摄象头,我随时启动一下。

  秦轩:比如说我们有一个APP,存储是多线下的概念,但是我们有APP,每一个用户在那里存的任何一箱子东西里面,放的什么都可以图片、语音记录,记录了以后,哪一天他想要找什么东西,点一下我们把这个箱子给他送到,这个是在移动互联网之前不方便的一件事,所以就让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想要做的把房地产这个事情给互联网化,但是我们就想要把空间一小块一小块的给到用户,我觉得不仅仅是我们做这个行业,我觉得因为移动互联网连接了很多线下的这种用户,所以这个年代你卖肉夹馍也可以做创业。

  主持人:但是那样的成本会不会很贵?比如说我有很多书,放到你这边都标签化,这样存储的成本就很贵,书本身的价值并不贵。

  秦轩:不一定是很贵重的东西,一箱子书,如果放一箱子的衣服,大家在座的,特别是女生都很有感受,你放一箱子的衣服,可能这个衣服也要几千、几万块钱,存储的东西只要十几块钱的量。

  主持人:我们做一个现场调查,在座的女生你们把衣服存到他们这里的举手,请举手。好象不太多,好象就几个人,看来你这个在市场的早期没有关系。市场会更快的成熟中,非常酷的概念,移动互联网的。我们到街蜜。

  陈芳芳:这么来说吧,当有一天你站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你打开手机连上wifi,你通过APP,你可以全球任何国家的买手连接,通过代购可以享受到地球任何一个国家的好东西,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对我们代购的一个促进以及对我们生活的改变。

  主持人:能不能比如说弄一个摄象头到处走,我看到,我说店里某一个东西不错,你帮我买一下,会不会这样?买手一边走一边逛。

  陈芳芳:这个主意很好,我没有想到,我可以跟我的老板再提一下。你刚才已经开始习惯于用一种现场调查的方式,我可以提供一个调查的题目,是我经常会跟别人说的,我说通过一个代购的形式,假如说你有十万块钱,你是用来买一个包还是会把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好东西全吃一遍,比如说你通过我们代购可以吃到德国的石榴,可以吃到亚马逊河的葡萄,你用这个钱把全球的好东西全吃一遍还是买一个包?这就是通过代购买手分布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可以把当地的特产的东西都给挑出来。

  主持人:我觉得讲的很棒,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跟考拉的创始人,我们在座的我想看看藏了什么书,我想借过去看一下,可以呀,你借一天一百块钱,把这个书借过去,看完了再给。

  其实我们真的还有物品分享的功能,你把物品存放在我们这里,这个基本上仅限于闺蜜来你家的时候,你暂时把你不想穿的东西存起来,闺蜜看到好的,你可以分享给她。

  主持人:在座的女生可以把你好看的东西分享给你的闺蜜吗?还挺多的,我们最后到剑桥WOWO。

  邹子平:我想这个话题应该跟我们的行业相关,我先谈吧。我觉得教育这个东西一直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今天还没有做医疗的,医疗跟教育这两个都是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因为成本是非常高的,我想相对过去,我也做过在PC时代互联网,我觉得移动互联网相对来说比PC的在线的教育成本来的更低。

  主持人:咱们现在有平板和手机的解决方案是吗?

  邹子平: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在一二线城市,小家庭里面让小孩子拥有一个平板或者一个智能手机的比例是非常高的,相对来说他的环境更干净一些,不像PC上网到网站上可能有很多东西不适合小孩子去看的。大家用一个客户端的形式可以有效的规避这些问题。

  主持人:你觉得移动教育可以颠覆掉现在教育的体制吗?或者说大家的接受教育的方式?

  邹子平:一定会,现在电子书包这个项目已经是大势所趋,更加适合相对精准定位的年龄段的小孩,还有更多的互动,更多的科技融入。我觉得科技和内容的创新是关键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邹总,大家给点掌声吧。我们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参与。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