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上市/股票

评论:没退市时间表搞什么创业板

  人们之所以对创业板寄予厚望,就是因为创业板寄托了中国市场的希望。中国最有创新精神、最具市场冲劲的民企汇聚于此,而创业板因为推出之时所承诺的市场化监管与退市机制,让创业板拥有了不同于主板的市场色彩。

  官僚们正在给创业板兑水,让人们失去对证券市场的希望。

  兑的第一杯水是创业板上市之时,其标准比照中小板,创业板与中小板难以区分。第二杯水则是4月证监会发布的《境内企业可分拆子公司到创业板上市》,如果说以往寄生公司只能钻政策漏洞,那么证监会的新政则为国有大型企业将属下子公司推向创业板大开方便之门,实现新老利益链条的“转移”接驳。如此一来,民企退位国企上位、寄生公司上位具有原创力的企业退位。第三杯水则是深交所总经理宁丽萍女士的关于创业板退市机制没有具体时间表之说。

  9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在厦门出席 “证券交易所与可持续发展2010年会”后向媒体表示,下半年很难推出创业板退市制度,现在没有具体时间表。原因是退市制度非常复杂,不仅要涉及交易所交易规则,还要考虑退市标准和工作进程。她表示交易所有专门小组在研究设计退市制度,如海外关于这方面的经验,此外还有会计和法律方面的问题也在研究中。

  宋丽萍女士的表态对于创业板是最糟糕的消息,而此次论坛,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也参加了,这是否意味着证监会与深交所达成了默契?

  中国证券市场只进不出、消化不良,没有退市机制的结果是壳资源炒上了天,全体投资者染上赌徒色彩,以购买ST股为荣、以狂炒新股为荣。如果说以往主板市场是历史遗留问题,推出退市机制让投资者难以承受,新推出的创业板如白纸一张,不存在历史包袱,正是实行退出机制最好的试验田。等到创业板壮大到数千只股、投资者深缠其中,到那时也许管理层脸一变,又会表示退市机制社会成本过高、社会反响过大,难以推出。刘纪鹏先生已经表示,“如果创业板直接退市成为一个共识的话,今天创业板用这么高的价格,把它堆积起来,股民花了这么多钱,说退就退的话,证券市场的稳定,我们是不是也要考虑到?”如果再不推出退市机制,创业板的创新精神荡然无存,权贵色彩与历史包袱越来越重——这不得不让人猜测,难道监管者与上市公司以及背后的利益链条之间存在攻守同盟?

  创业板看重的是企业的成长性,高风险、高回报是创业板的特色,而管理层先是将成长性不强、规模较大的企业推上创业板,而后中报变脸,成长性还不如中小板,这本来就是笑话。现在又表示暂时无法推出退市机制,按照监管层十年慢慢磨一剑的老脾气,恐怕等上十年也未可知,就像国际板一样,最后磨得大家没了脾气。

  创业板与中小板一样,已经出现疯狂炒作。A股创业板平均发行价33元,最高发行价达到88元。市盈率平均百家企业高达67倍,最高的是127倍。香港地区、美国的创业板当然不一样,但是美国去年给24个中国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平均市盈率是10倍多,香港地区创业板170家,平均市盈率15倍。百家企业计划招股书写的是210亿,融资700多亿,超募490亿,平均超募达到200%。超募资金每家平均预计是2.3亿,实际上总募710亿,平均到100家企业里,应该是每家募集到7.1亿。

  创业板背后已经形成直投加保荐、超募高佣金、风投加审批等一系列利益链条。最近深交所严打内幕交易,禁炒令严到实行人盯人防守,升级版则是基金不得参与中小板及创业板炒作,10000股以上的交易均受到监控。据媒体披露,稍后深交所会出台具体的中小板、创业板的监管文件。

  人盯人搞人海战术说明市场炒作的疯狂,但深交所显然不可能时刻人盯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机制釜底抽薪。

  建立直接退市机制是最好的办法。此前有消息称深交所已经向证监会递交了关于创业板直接退市制度的正式报告,创业板退市公司最快有可能在明年出现。上述消息导致9月1日创业板股票超过九成下跌。可见,只要市场正常了,疯狂的炒作也会恢复理性。

  如果退市没有时间表,直接扩大中小板就行,搞什么创业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