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O2O

滴滴快的合并内幕:两年谈了三次

你还不知道的滴滴快的合并内幕:两年谈了三次

  2月14日早间9点58分,程维在电脑前指挥着滴滴的工作人员发出了一封关乎公司未来命运的全员邮件。他特地问了一句,“柳青收到了没?”在听到肯定地回答之后,他松了一口气。

  一分钟后,腾讯科技频道发出了一条消息: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今天(2月14日)联合发布声明,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将同时担任联合CEO。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双方原本不想在春节前公布消息,“想先让双方的员工过个好年,年后再宣布。”

  不过,由于媒体对双方合并确切消息的高频跟进,到了2月13日,双方合并的消息捂不住了。

  思量再三,双方确定在在情人节公布消息,滴滴总裁,也是合并后的新公司总裁柳青将其解释为“情人节项目”。

  腾讯科技获悉,虽然双方公布的消息被迫提前,但在合并具体事宜方面,多方已经做好准备。从双方1月21日正式接触,2月8日前后合并意愿已经达成,随后各个股东签字确认合并协议,并完成了初步交割。

  回忆整个过程,柳青对外称,双方从正式接触到对外宣布只用了22天。两年以来,从打车软件诞生之日起,先是遇到监管部门的叫停,在监管部门认可之后,打车软件之间又打的不可开交。多个打车软件经历了烧钱和洗牌,最后形成了滴滴和快的的双寡头格局。在种种不可思议之中,滴滴和快的火速合并。这部跨年大戏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年间谈了三次

  外界看来,滴滴和快的近期才有接触考虑合并事宜,实际上,双方接触考虑合并的时间点远远要比人们想象地早。

  “据我所知,滴滴和快的两年间至少谈过三次。”打车软件的一位投资人向腾讯科技表示。

  据了解,两年来,滴滴和快的在地推、补贴以及人员上多有大大小小的交锋,双方不免“擦枪走火”,从最开始,双方的早期投资人感觉大可不必如此。

  最初撮合双方接触的人是快的打车的天使投资人李治国。

  作为快的打车的天使投资人,李治国除了在最初阶段给了资金支持,另一大贡献是邀请当时在美有意回国创业的吕传伟加盟了快的打车。

  2012年初,吕传伟在英国体验了打车软件Hailo,接着又在美国体验了Uber。那时,有感于国内打车难的吕传伟萌生了做一款打车软件的想法。

  “在回国之前,吕传伟曾告诉我,有意做打车一类的O2O的创业。”李治国回忆,在当时,快的打车的项目已经成型,于是,在李治国的牵线搭桥之下,吕传伟成了快的打车的CEO。

  另一个重要人物是王刚。同李治国一样,他也出身于阿里巴巴,在销售和地推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在阿里担任高管时,在阿里举办的一些交流会上,王刚和李治国也曾有一些碰面。

  在离开阿里之后,王刚有意往投资方向发展。当时李治国已经从阿里离开,创建了阿米巴天使投资基金。同扎根在杭州的王刚向李治国讨教投资事宜,双方对打车软件都感兴趣。

  在滴滴打车的模型刚出来时,李治国和王刚都看过滴滴打车的项目,最后,王刚成了滴滴打车的天使投资人,李治国则成了快的打车的天使投资人。

  在滴滴打车最初的地推发展中,王刚起了很关键的指导。有了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后面的事情都显得顺理成章。

  2013年,在最初对打车软件的争议过后,滴滴和快的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竞争状态,双方变得势不两立,在地推、补贴等方面进行针锋相对地斗争。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李治国认为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到了2014年,在滴滴获得腾讯和中信的B轮融资后,李治国找个了机会介绍吕传伟和王刚一起喝个茶,这是双方的第一次接触,后来就和滴滴CEO程维也联系上了。

  这次见面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擦枪走火引起的恶意竞争,包括地面团队的竞争,App底层层面的竞争,希望让双方在桌面上良性竞争。到后来,双方在出现误解的时候两个CEO就直接拿起电话开始交流了。

  此次见面之后,双方依然竞争,对于对手的策略,也有针对性地跟进。特别是从2014年1月绵延到5月的补贴大战,双方开始了今天你增加1元补贴,明天我又增加1元的补贴竞争。

  竞争的背后也有一定的默契。到了5月16日,双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宣布停止补贴大战。在当时,有人对腾讯科技表示,“大家心照不宣吧。”

  柳青的身份切换

  在当时,李治国介绍滴滴和快的双方高管认识,并没有撮合双方合并的想法。接下来,从投资人转型而来的柳青成为双方最终能合并的主角。

  柳青关注出行领域非常早。2011年,高盛投资了美国打车企业Uber,这给柳青很大启发。

  到了2013年9月,时任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亚太区董事总经理柳青提出投资滴滴,不过当时滴滴并不需要那么多钱,且老股东也不想在当时引入新一轮资金,柳青只能作罢。

  2014年6月,柳青带着团队来到滴滴洽谈投资意向。在这之前,2014年1月,滴滴已经接受了腾讯和中信的B轮1亿美元投资。柳青感觉这次介入地又晚了。她有些沮丧地对程维开玩笑说,“怎么不提前告诉我?”程维说,“你要来滴滴,不就早知道了吗?”

  一个月后,柳青加入滴滴担任COO。在当时,柳青加入滴滴时并不被人看好,有人甚至断言她忍不了半年就会离开。

  但柳青很快完成了身份转换,并主导了滴滴的新一轮7亿美元融资。2015年2月4日,滴滴宣布柳青升任总裁。

  有人这样评价柳青,“既是贵族,又能接地气的人”,短时间内获得滴滴上下的认可,非常不容易。

  除了对滴滴的融资功不可没,柳青也在滴滴和快的合并的过程中起到了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是,在柳青和滴滴接触,并加盟滴滴之前,柳青也曾经和快的打车接触过,并到杭州和快的的高层会面,这些接触和了解,成为后来促成双方快速达成合并意向的关键。

  巨额融资成合并转折点

  滴滴和快的最初两次谈论合并一事都没有触到落地的层面,到了2014年底,双方感觉时机成熟了。

  此时,双方都获得了新一轮融资。2014年12月9日,滴滴宣布获得新一轮7亿美元融资。20天后,快的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融资数额超过8亿美元。

  有了新一轮的支持,双方的补贴竞争更加激烈。无论是对出租车打车的加价补贴,还是专车业务的鼓励补贴,双方的竞争又到了白热化的境地。

  此时,股东们的心态出现了分化。

  “老烧钱下去,对投资人是最不利的。腾讯、阿里等口袋深的投资方还能扛得住,那些口袋浅的VC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中也看出,无论是行业的第一名和第二名竞争多么激烈,走到某个阶段总会出现并购,出现寡头才能形成稳定的一极。2012年3月发生的优酷和土豆合并,以及更早之前的分众传媒和框架传媒合并,都体现了这一点。

  在这些合并中,投资人的主动推动成为动因之一。在滴滴和快的的个案中,双方投资人,尤其是早期投资人倾向于乐享其成,极力促成双方合并。

  这也是后来在滴滴和快的的合并消息最开始传出时,业界认为,双方合并是被资本逼迫的。

  据腾讯科技了解,滴滴和快的合并事宜主要是双方高管主要谈判,并知会了各个投资人。在谈判的过程中,各方投资人有推动,但主导权还在创业公司。合并之后,柳青在媒体的采访中也确认了这一点。

  2015年初,当时的滴滴打车CEO程维、COO柳青再次到了杭州,此次,他们见了快的打车的CEO吕传伟,也见了阿里投资部的人士,双方合并的谈判正式开始。

  柳传志成媒人

  在几轮投资中,腾讯和阿里分别成为滴滴和快的的股东,滴滴和快的也成为推广双方移动支付的利器之一。

  由于巨头布局竞争的因素存在,业内认为滴滴和快的合并的可能性非常低, “腾讯和阿里作为大公司,作为重要的投资方,是没法坐在一张谈判桌上的。”

  “这种事情关键是媒人,谁是媒人至关重要。”一位接近腾讯战略投资部的人士表示。

  据这位人士了解,促成腾讯和阿里能谈在一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柳青的父亲,柳传志。

  如果再往前追溯,柳青加入滴滴也与柳传志有关。去年8月在柳青加入滴滴时,有人告诉腾讯科技,“这与柳老爷子的安排有关”。

  到了今年1月,当滴滴和快的双方进入实质性的谈判阶段时,腾讯和阿里达成了一个默契:谈判的主导权归创业公司,但要对腾讯和阿里公平对待。“双方是公平的,谁也不插手。”

  所以滴滴和快的两家公司主导完成了谈判,对于腾讯和阿里也有平等的安排。合并后的新公司的7人董事席位中,腾讯、阿里各占一席。其余席位由双方公司高管以及VC获得。

  于此同时,在腾讯和阿里在移动支付的竞争中,打车软件接入微信支付还是支付宝的选择权也交给了合并后的新公司。

  百度和易到成合并插曲

  BAT中,在腾讯和阿里依托滴滴和快的在打车O2O上打的火热之时,另一家巨头百度的布局出现了战略性的缺失,并在腾讯和阿里入场之后尽力补救。

  百度先是选择了和易到用车合作。在百度地图推出专车服务时,易到用车成为接入百度地图的合作方。2014年下半年,曾传闻百度3亿美元投资了易到用车,但百度予以不置可否。

  到了2014年12月,百度以罕见地高调宣布对Uber进行财务投资,不过由于业务上的合作尚需时日,截止到目前,百度地图的专车接口依然是易到用车。

  在这个过程中,百度还曾把投资目标瞄向滴滴。知情人士透露,在滴滴获得腾讯等投资方7亿美元的融资之后,百度也有意投资滴滴,不过因为价格问题没有谈拢,百度只好作罢。

  滴滴的另一个绯闻主角是易到。2月初,从滴滴内部流出一则消息称,滴滴与易到合并,双方的估值达到80亿美元。消息流出后,易到用车CEO周航坚决予以否认,柳青也对腾讯科技表示,“纯属谣言”。

  事后,有投资人士对这些绯闻评价,“肯定都有接触,也在谈。无论是BAT还是这些专车业务公司,彼此的合纵连横都是必要的。”

  2015年下半年有望冲击上市

  在各种穿针引线和插曲过后,2月14日,滴滴和快的宣布正式合并。合并之后,新公司上市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2月14日,快的打车CEO吕传伟给员工的内部邮件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不过,对于原先滴滴和快的的高管而言,上市的意义对双方略有不同。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合并后的新公司上市后,快的高管团队将套现退出,而程维、柳青等人继续带领新公司前行。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预测,与现在的安排有关。“很多人注意到程维和吕传伟担任联合总裁,却忽视了为什么请柳青担任新公司总裁的安排。”上述人士称。

  他认为,柳青担任新公司总裁,一方面因为她在双方合并中穿针引线起了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也暗示了相比较快的,滴滴享有更多的主导权。

  至于上市的日期,投资人将其算定在六个月之后。“柳青给双方整合的时间确定为6个月,在整合之后,就会开始准备上市了。”

  不过在上市一侧,柳青的准备更早。2014年12月,在和腾讯科技的一次交谈中,她透露,在这轮7亿融资之前,她已经按照上市的标准梳理的滴滴的股权架构以及财务细节,为上市提前做着力所能及的准备。

  从目前的节点来看,谈论上市的美好还为时尚早。未来的6个月,除了滴滴和快的的业务、人员等各方面整合以外,程维、吕传伟和柳青在“安内”之时还需要“攘外”。无论是国外的Uber,还是国内的神州专车、AA租车以及易到用车都是无法忽视的对手,他们的身上的重担难言轻松。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