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一名硅谷Uber司机的抱怨:钱难挣

一名硅谷Uber司机的抱怨:钱难挣

  “根本不挣钱。”Joel开着他崭新的丰田凯美瑞混合动力车,在硅谷早晨的濛濛细雨中,不无幽怨地说。

  Joel是一名Uber司机,从坐上他车的那一刻起,他的抱怨便一直没停过。

  “过去日子还挺好过,一个月靠开Uber还能挣5000多,”Joel说,“哦,我说的5000多不包括油费、车的保养费用等。”

  Joel是较早期加入打车应用Uber的司机之一。去年初,受到他哥哥的带动,成为了一名Uber司机。

  “现在一个月最多3000吧,还是干的特别辛苦的情况下。”Joel说,“挣不了什么钱。”

  Joel说,已经有很多Uber司机打算退出不干了,他自己也有类似的想法。和大多数Uber司机一样,Joel在开Uber之外还有一份全职的工作。

  “如果你把开Uber当成一项正经工作来做,还是能挣一些钱的。”Joel说,“但是当你只是把它当成一项兼职工作来做,长期来看,挣不了什么钱。”

  Joel说,在Uber费率下调后,自己一个月靠开Uber的收入3000多美元。但按照目前的油价,每天的油费就要20-30美元,每月的油费开支要400-500美元左右。

  “但你还得考虑到车的损耗、车的保养费用,”Joel说,“我哥的一辆全新的丰田卡罗拉,开了6万多英里坏了,修车就要花5000多。”

  “我还得还这辆车的车贷,”Joel一边开车,一边指着方向盘上的丰田车标说,“我贷款买的这辆全新的凯美瑞,大家都知道日本车耐用性高,希望我这辆不要像我哥的那辆吧。”

  谈到Uber目前的费率,Joel又是一肚子的抱怨。

  “这么低的价格,对顾客当然是好事,但是对我们司机就不好了,”Joel说,“挣不了钱,时间长了,谁还愿意干这个呢。”

  Uber上线至今,为了推广应用,争夺市场份额,已经多次下调费率。Joel说,和他最早开Uber时相比,他感觉到费率下调了差不多有50%。

  “你把价格调高一些,乘客并不会不满意,”Joel说,“毕竟Uber比叫普通的出租车方便多了,随叫随到,出租车你得提前预约。”

  另外,Joel对Uber所设定的灵活费率也颇为不满。Uber从供需的角度考虑,在路上车少,顾客难以打到车时,会适当上调费率,吸引更多的车来载客,当车足够多,能够满足需求时,Uber又会将价格下调。但Joel认为,Uber所设定的“灵活费率”举措根本是非常“愚蠢”的。

  “很多我的顾客根本不知道这样的灵活费率,”Joel说,“有一次周五晚上,我载客人回家,很短的路程花费了150多美元,后来那个客人知道费率被临时调高后,气愤地表示以后再也不用Uber了,因为他感觉到被‘欺骗’了。”

  Joel认为,Uber应该上调总体费率水平,取消所谓的“灵活费率”,这样对乘客和司机都是好事。

  在谈到另一家打车应用Lyft时,Joel说,他从来不用,也鼓励其他司机不要用,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你想啊,如果所有人都用Uber,不用Lyft了,那么Uber就会垄断市场,自然就会提高价格了,”Joel一直低沉的嗓音忽然有些振奋,“我跟所有我认识的开Uber的司机说,不要用Lyft,都用Uber吧。”

  虽然Joel满肚子抱怨,但他还在坚持开着Uber,因为他说目前还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替代的兼职工作。

  “我承认这(Uber)是个很聪明的主意,”Joel说,“或许我能坚持到Uber涨价的那一天。”

  像Joel这样“挣扎”中的Uber司机可能不在少数,但也有很多Uber司机正享受其中。上个月刚成为Uber司机的Victor用他开了多年的老福特F150卡车置换了一台2013款大众CC轿车,因为Uber规定司机的车必须要5年以内新。

  58岁的Victor说,他喜欢通过开Uber见不同的人,“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对每一个乘坐他车的乘客,他都会笑脸盈盈地说,“后座有水和糖果,请自取!”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