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刷单冲量 众筹平台沦为预售平台

近日有两件事将智能硬件的众筹话题又推至公众视野。

一是被誉为“中国版KickStarter”的点名时间因裁员传闻被炒得沸沸扬扬;二是淘宝众筹平台“爱情地标”项目近日在举行奠基仪式时有负责人指出,淘宝众筹将重点发力科技众筹,另外众筹可能会进入到3.0的时代——孵化模式。 

硬件众筹哪儿变味了? 

回到众筹的概念界定上,众筹译自国外crowdfunding一词,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由发起人、跟投人、平台构成。现代众筹特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募集资金。当然,倘若你注意到上文中的“3.0时代”字眼,便会发现事实上有实体形态的智能硬件众筹正在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按照倒叙的顺序:3.0时代是孵化器模式,2.0时代是众筹平台与创业公司互相帮助,达成电商的本质,1.0时代则是纯粹意义上的众筹。

硬件众筹平台的服务宗旨不断扩展与进化,与搭载平台的创业公司需求息息相关。对于资源式微的中小型公司而言众筹平台就像是圆梦场和造星台,真的是咸鱼翻身的大好机会。

种种迹象表明,智能硬件多发端于创造力爆棚的科技创业公司,除却筹集资金外各种资源均稀缺,销售渠道、用户、市场反馈也被众筹发起者看重。

如是形势下,在淘宝众筹步步升级之时,转型也成为硬件众筹平台的无奈之举,比如点名时间经历的多次转型:众筹平台→智能硬件众筹平台→智能硬件首发预售平台→智能硬件限时抢购平台。

“淘宝众筹平台需要发起众筹者提供一个原型机,这样一来,到完成生产链条之前,能提供给参与众筹者充分的修改空间和时间。”淘宝相关负责人道出了实情,而过去一件硬件产品的出炉流程大致是——耗时几年低头研发新品、倾力专业团队测试和调研,收集反馈进一步优化产品……当然这其中的反复循环中,一切均是烧钱、烧钱、烧钱!

“变味”后的众筹平台则为硬件创业者们插上了高飞的翅膀:提前曝光从而拉长产品传播时间,同时收集种子用户对产品的反馈从而不断修正产品,如是不仅省却了烧钱的巨耗,反而会获得更多资金的积累、帮助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 

众筹的核心则在产品 XX众筹平台的重心仍在XX  

尽管圆梦的舞台越来越美而大,但没梦背后的考验仍是潜藏其中:当众筹平台一步步解决资金、产品体验反馈、传播和粉丝培养问题过后,有些自身的问题还需要自身把控。

比如最常见的最具本土化特色的“跳票”问题。与相对简单的“发起项目”相比,众筹后理顺供应链,顺利地进入生产环节,尤其按时发货,似乎成了缺乏经验的初创企业最大的挑战。不过据说,Kickstarter 平台上大约 75% 成功筹款的硬件项目不能按时发布。

事实上仅凭一张概念图便昭告天下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

关于“跳票”的解释原因则“百花齐放”:记得某手表同行在透露产品经历的各种痛时,讲到了弯曲类玻璃屏幕的制作难度问题;某国内手机在首发“遗憾”地宣告:首发数量不达1千台归于受产能问题制约;某国外手表则委屈道:金属外壳着色不匀、in-cell触控屏问题、蓝宝石玻璃显示屏近期内难以通过坠落实验……

对于众筹平台无论是京东众筹、还是淘宝众筹等,其重心当然仍是京东、淘宝。其目标在于检验平台试错、平台检验推广的高频玩法,把握众筹的渠道和受众之变规律。形象地讲,众筹平台和硬件产品的关系就像各众筹平台搭好了戏台,而智能硬件产品们则充当了表演者角色。众筹平台本质上虽已经演变为产品预售平台,但众筹成功≠产品成功。现在至将来,硬件产品继续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而众筹平台愈加“几家独大”,硬件们无疑会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倘若在产品或供应链任何环节出了瑕疵,要么充当了点缀者的角色、要么就要么就在台下收到鼓倒掌、喝倒彩。

除却跳票外,硬件众筹还被指出存在支持者缺乏契约精神不遵守承诺、众筹数据刷单冲量严重、产品创意被抄袭等问题,诸如此类问题不解决,即便众筹玩法可能性不断再延展,前景也堪忧。 

文|王小琉(个人微信号wangxiaoliu20340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