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谷歌眼镜这么惨 苹果手表最好学学这些教训

  [摘要]谷歌眼镜的佩戴方法和使用体验极大地背离了眼镜和智能手机。  

谷歌眼镜这么惨 苹果手表最好学学这些教训

  现在想不看到苹果手表的消息都很困难。自从3月初发布以来,各路记者都在追踪它的动向,“果粉”们也通过各种渠道密切关注。为了防止有人真的错过苹果手表,苹果还特意通过新版iOS自动更新将苹果手表应用嵌入了数百万部iPhone。

  正当苹果大踏步地挺进可穿戴领域时,另外一家硅谷巨头谷歌(微博)却悄悄地撤下了此前最高调的可穿戴设备:谷歌眼镜。在此之前,这款产品上市至今已经两年时间,但外界的评价喜忧参半。不过,谷歌还是表示并未放弃这款智能眼镜,承诺今后还会推出新版。

  这两款可穿戴设备分别来自两大科技巨头,他们都深谙创新之道,而且都拥有雄厚财力,但他们进军新的产品领域时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做法。目前来看,谷歌眼镜并未吸引太多用户,而且由于具备录像功能而引发隐私担忧。事实上,谷歌的战略完全可以给其他有意进军这一领域的企业树立反面教材,而苹果自然应该从中吸取不少教训。

  事实上,苹果已经采取了不同于谷歌的方法。“大家都在谈论这两款产品,但它们却截然不同。”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教授彼得·法德尔(PeterFader)说,“苹果整合了我们了解的两种技术:手表和智能手机。当这二者合为一体时,就实现了1+1>2的效果。”

  谷歌却并非如此。“我们对谷歌眼镜完全不了解。它将电脑或智能手机与眼镜结合到一起。”法德尔指出,他的儿子就有一副谷歌眼镜,“但谷歌眼镜的佩戴方法和使用体验却极大地背离了眼镜和智能手机。”

  谷歌眼镜最初没有镜片,只是一副镜框。它在右上角配备了一个小型显示屏,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指令或触控板实现常规操作。但除了带来一些新鲜感外,似乎很难找到把电脑固定在脸上的理由。

  “我们一直没搞清楚它存在的理由。”法德尔说,“糟糕的是,我认为它原本可以获得巨大成功,但谷歌完全搞砸了产品的开发和发布,他们完全没有找对路。”

  由于普通消费者不熟悉谷歌眼镜,所以应当效仿1980年代的手机,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先面向专业人士推出,然后再扩展到普通大众。倘若采用这种模式,谷歌便可逐步完善产品、降低成本(该产品售价高达1500美元)。“谷歌眼镜太与众不同了,所以理应采取与众不同的战略。”法德尔说。

  法德尔认为,谷歌在这方面与赛格威惊人的相似。后者2001年发布之初立刻开始面向普通大众推广,初始售价5000美元。尽管这种自平衡电动车的技术很有革命性,但却并未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倘若采取逐步推进的策略,赛格威的命运或许会完全不同。

  除此之外,赛格威还有另外一个问题需要克服:使用这种交通工具显得很笨重,让人感觉像是站在滚动的讲台上。《连线》等著名媒体都曾对其大肆嘲讽。

  但法德尔指出,从循序推广的角度来看,iPhone却是一个例外,尽管这款手机与传统手机差距巨大,但苹果仍在一开始就面向普通用户推广。在发现iPhone可以取代MP3播放器、视频播放器和数码相机,而且还能接打电话、上网冲浪、收发短信后,消费者接纳了这款设备。另外,各种各样的移动应用也增加了这款智能手机的功能,使之可以充当计步器、手电筒、指南针、录像机和其他工具。

  法德尔表示,苹果的高潮营销能力和“强大的光环效应和信誉”促成了iPhone的成功,而为数众多的“果粉”也起到了帮助。他指出:“苹果是唯一一家每逢新品发布都能吸引人们排队抢购的公司。如果苹果告诉我这个东西好用,我就会试试看。”

  时尚元素

  沃顿管理学教授大卫·许(DavidHsu)认为,苹果手表的定位不只是高科技计时器,还是一个时尚配件。这对于可穿戴设备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不像智能手机一样放在裤兜或手袋里,而是会直接戴在手上。

  谷歌只希望借助革命性的技术来吸引用户兴趣,但却并未考虑多数人并不喜欢佩戴让自己看起来很傻的东西。谷歌去年曾经试图通过与奢侈品眼镜制造商Luxottica的合作来改善这种形象。即便如此,Luxottica创始人还是在去年秋天对《金融时报》说:“把这样的东西戴在脸上实在令我难堪。”

  作为科技爱好者,大卫·许曾经试用过谷歌眼镜,但却并不喜欢这款产品。“它太笨重了,这在社交场合实在令人难以接受,它太可笑了。”他说。

  相比而言,苹果手表的设计尽量模仿了传统手表,甚至还在侧面设计了旋钮。“旋钮很方便。”大卫·许说,“很多时候,当企业推出新产品时,他们都希望包含一些熟悉的元素。”

  苹果手表的时尚特色也很鲜明,价格从349美元到1.7万美元不等,有各种颜色和材质的表带可选,甚至还有18k金的豪华机型。人们可以随时切换表盘,就像更换智能手机的壁纸一样。

  但这并不意味着可穿戴设备必须很时尚。大卫·许说,蓝牙耳机虽然也很笨重,但它的用处很大,而且人们已经习惯了看似自言自语的蓝牙耳机使用者。然而“谷歌眼镜却从未克服这些问题,”大卫·许说,“它并未进入主流,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有意进入主流。”

  大卫·许表示,时尚定位还有另一个好处,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又一个购买理由。如果苹果手表只面向科技爱好者推广,在这个智能手机普及的年代,它的用途就会受到质疑。

  竞争加剧

  竞争对手显然注意到了苹果手表的时尚元素。就在该产品发布后,瑞士奢侈品手表制造商豪雅就宣布与英特尔和谷歌合作开发智能手表。谷歌AndroidWear工程总监大卫·辛格尔顿(Davdid
Singleton)说,他们将共同打造更好、更漂亮的智能手表。值得注意的是,曾经有评论人士将摩托罗拉移动的Moto360智能手表比作戴在手腕上的“冰球”。

  谷歌的设计能力也在提升,该公司今年1月将谷歌眼镜部门交给苹果前高管托尼·法德尔(TonyFadell)负责。在创办智能恒温器开发商Nest之前,法德尔曾经领导自己的团队为苹果开发了前18代的iPod和前3代iPhone。

  大卫·许指出,谷歌眼镜的另外一大问题在于,它并没有在更新换代时实现大幅提升。例如,第二代较之于第一代只是把内存翻倍到2GB,并且允许使用带度数的镜片。相反,“苹果的常规做法是每次升级都保持价格稳定,但功能会大幅增加,技术参数也会提升。”他预计苹果手表也将遵循相同的战略。

  谷歌眼镜的应用也很匮乏,这同样成为阻碍人们购买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对这样一款昂贵的产品而言。“他们一直都没有充足的应用。”法德尔指出。另外,很多网站都无法与谷歌眼镜的屏幕兼容,因此显示效果不佳。

  Google
X负责人阿斯特罗·泰勒(AstroTeller)最近承认谷歌在这方面犯了错误,他说:“由于操之过急,所以功能很有限。”相比而言,苹果则花了很长时间打磨自己的产品,并没有急于推出。但当苹果手表发布时,便会同步提供大量用户熟悉的应用。它不仅可以接听电话、显示短信和通知、追踪身体活动、显示时间,还能打开酒店房门、办理登机牌、催促用户健身,甚至充当遥控器。“这套生态系统已经很完善。”法德尔说。

  但苹果也有自己的局限,续航能力便是其中之一。大卫·许表示,这款手表充电一次大约能续航18小时,所以用户必须每天充电。相比而言,Pebble则可以每5天充电一次。

  另外一大劣势在于价格,即使按照349美元的最低价计算,仍然高于很多竞争对手。Jawbone智能手表售价不到100美元,Moto360起价250美元,索尼SmartWatch
3、Zen Watch和三星Gear Live都在200美元左右。但苹果手表的功能的确多于竞争对手。

  大卫·许希望苹果能够提供更多健康功能,虽然他计划购买这款产品,但对于发布之初没有提供太多健康功能感到有些失望。

  杀手级应用

  尽管苹果手表很有吸引力,但与其他可穿戴设备一样,它仍要面临很多挑战。沃顿保健管理教授米特什·帕特尔(MiteshPatel)说,美国目前只有1%至2%的成年人拥有可穿戴设备,而拥有智能手机的比例高达65%。

  帕特尔表示,保健功能可以加大这类产品的普及率。“每个人都关心自己的健康,如果这些设备能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就能大幅提升普及率。”他说,“但仍要面临很多挑战,包括价格和方便程度,而且还要随时佩戴。”帕特尔认为,保健功能有机会充分利用这一点。

  另外,调查显示,约有一半的人会在使用可穿戴设备后6个月内停止使用。“或许多功能智能手表的情况会有所不同,人们可能愿意佩戴,还是拭目以待吧。”

  从长期来看,可穿戴设备必须促使人们真正改变习惯。“我认为可穿戴设备已经证明了自己在健身和保健方面的作用。”帕特尔说,“但问题在于能否长期改善人们的健康。”即使真能发挥效果,可穿戴设备也必须易于使用,而且要充分保护病人的隐私。

  目前来看,华尔街对苹果手表非常看好。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市场预计苹果手表今年的出货量将达到1000万至4000万块。相比而言,去年的AndroidWear智能手表出货量仅为72万块,所有健身手环的总出货量约为460万块。

  由此可见,苹果有望彻底引爆智能手表和健身手环市场。而法德尔也认为,苹果手表很难失败,他说:“他不可能惨败,就算只取得普通程度的成功,也不会有人看到苹果手表后说,‘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而如果看到谷歌眼镜,也肯定不会有人说,‘哇,这主意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