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百度CEO李彦宏:我是一个慢性子

  11 年前受邀观礼建国五十周年的国庆典礼后,李彦宏决定回国创业。6
年后,他创办的百度在美国上市,成为纳斯达克市值最大的中国公司。李彦宏没有保镖,他说那样“很别扭”,偶尔在大街上,他会被人认出,索要签名。

  李彦宏的粉丝众多。以前,他们曾经出现在机场、贴吧、虚拟生日派对以及百度搬家的途中。这一次,他们甚至出现在了2010
百度世界大会上。事实上,这是一年一度的IT 行业

  盛会。当李彦宏迈进大门时,早已守候在此的男孩女孩,立刻激动地鼓起掌来——“Robin,Robin.”(李彦宏的英文名),他们叫道。

  一年前,类似的场景出现在华盛顿。但簇拥在侧的,却是一干美国政商界精英。中美经贸论坛上,400
家美国公司的高管、智库学者聆听了李彦宏的演讲后,集体长时间鼓掌。会议开始前,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只邀请李彦宏一人,在办公室里促膝长谈。

  现年42岁的李彦宏是百度的掌门人,2000 年创立的百度目前市值达到了300亿美元,是纳斯达克市值最大的中国公司。

  美国《时代周刊》刚刚发布的“2010全球最具影响力100 人”里,李彦宏和苹果CEO 乔布斯一起进入了该榜单。

  9月2日,北京,2010 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登台之后,他和“他的影像”一同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十二连屏电子屏幕,大约有一两层楼高;李彦宏在令人“震撼”的虚拟世界里,扮演了“一个探险的图书管理员”。

  这算是一场“本色演出”了——1987年,李彦宏在北京大学就读的专业,就是图书情报系“百度搬离中关村以前,我办公室的窗一直朝着北大,”他回忆说,
“透过那扇窗,我可以看见自己当年住过的宿舍。”

  电子屏幕上,时而是浩瀚书海,时而是坦克大战。李彦宏轻点鼠标,画内画外应对自如。“如果想看《三重门》,就点框,”他说, “你就可以花5
元钱阅读了;如果不想付费,你也可以点击看简介,反正不离开这个框。”

  “那么,如果输入《侏罗纪公园》,结果会是什么呢?”李彦宏面对大屏幕上的恐龙,做了一个受到惊吓的退后动作:“不过抱歉,这个应用我们现在还不能做到,未来一定可以。”一个冷笑话之后,全场响起会心的笑声。

  就在几天前,李彦宏到科技部拜会部长万刚,后者问:“你们百度现在做的,就是帮助用户寻找服务。那什么时候,能帮助用户获得服务呢?”李彦宏答:“请关注百度世界大会,我们就要实现了。”

  “未来的景象怎样?”他在会场正式揭开谜底,“打开电脑,屏幕中心只有一个框,把需求告诉这个框,你就可以获得满意的答案。”

  十多年前,刚刚从纽约布法罗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时,李彦宏还是一名略带羞涩的计算机爱好者。那时,他是硅谷里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而乔布斯已经开始驰骋疆场,与比尔?盖茨一决高下了。

  在7月份刚刚结束的“太阳谷峰会”上,李彦宏作为唯一的一个中国企业家,已和乔布斯、巴菲特、比尔?盖茨、默多克等人一起出入顶级大亨们的“夏令营”了。

  峰会召开的同时,在硅谷的皇冠假日酒店,百度展台上人潮汹涌。这是一个不设上限的招聘,在李彦宏看来,百度愿意为世界上任何一名最优秀的工程师买单。

  面对见惯了财富神话的硅谷精英们,百度带去的是一张空白支票,并对那些顶尖的工程师们表态,“不会限于预算”。

  “那么,李彦宏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呢?”《时代周刊》这样评价道:“首先,相对于其他人,李彦宏更早地对搜索表现出了兴趣;其次,他来自中国山西。十年前,李彦宏就认为回到祖国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 我是互联网的信徒”

  十年前,丁健第一次见到李彦宏的感觉是,“和一名普通的硅谷工程师差不多,沉静内敛。”后来,他才知道了李彦宏喜欢冒险与滑雪,而且每次滑的都是高级道。

  “基本上,我一年也就滑一次雪。”李彦宏却表示。

  丁健和田溯宁,一起创办过纳斯达克第一家中国上市公司亚信。现在,他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同时也是百度的独立董事。

  今年正月十五,在亚布力滑雪场。苦练了一年滑雪技术的丁健,想挑战王梓木、李彦宏在内的各路高手。但是,快速滑行时丁健摔了一跤。

  王梓木是华泰保险公司总裁,连续三年在圈中捧得冠军后,他忍不住告诉丁健一个秘密:“其实,如果你在快要到弯道的时候提前减速,最后反而能胜出。”

  这和李彦宏早先在经济危机中,悟出的企业“弯道超车”理论如出一辙。2009 年的中美经贸论坛上,他就是凭着这一理论,博得了满堂喝彩。

  “在硅谷,冒险是最正常的事情。”李彦宏说:“但有一样东西比冒险更重要,那就是好主意。”在硅谷,好主意一向是最昂贵的商品。

  1991年,李彦宏来到布法罗大学计算机系学习。当时,中国留学生中有一股风气,一旦找到工作就会放弃博士学业,拿一个硕士文凭走人。“起先,我以为自己不会这样”,但后来李彦宏发现:“我的兴趣不在于读博,因为你研究的是什么?别人都不知道。”

  “我的理想,是设计大家都需要的东西。”1994
年,李彦宏加盟搜索引擎Infoseek,一举成为全美搜索引擎排名前三的专家。“每天看着数百万人使用自己的设计,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事实上,李彦宏对于商业的兴趣也越来越浓。不过,他认定改变自己一生的,是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松下信息研究所的实习生。“我在那里只呆了三个月,但至关重要。”

  一开始,李彦宏就被一种“耍小聪明”式的研究方法吸引住了。“在松下,你总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说,
“解决办法也许并不难,但问题本身却很有意思。”在松下,李彦宏喜欢翻阅《华尔街日报》。其中,有一篇讲述信息高速公路的文章,让他非常激动。“我看完之后,真觉得生逢其时。”
后来,他坦言:“我就是互联网的信徒。”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丁健和田溯宁在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一次演讲中,知道了“信息高速公路”;在硅谷,乔布斯的一句名言也在到处流传——“计算机不是一种机器,它是让你获得自由的一种手段。你此前的知识,让你获得了自由。”

  几经辗转后,李彦宏把家安在了网景和微软附近。平日里,他就象手握放大镜一样,仔细地审视着周遭的一切。

  “微软的盖茨,是如何打败电脑巨头IBM
的?”“太阳公司总裁思考特?曼可里和两位27岁的年轻人,在最初如何凭借一个不太成形的主意—制造工作站,就争得了25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为什么这么多的精英,聚集在硅谷?为什么硅谷的商业竞争,代表了新的竞争规则?为什么一个个20
出头的黄毛小子,可以在没有家庭背景、工作经验以及人际关系的情况下,几年之内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呢?

  李彦宏越想越多,觉得非要把这些问题一一列出,写成一部书不可。张朝阳第一个对他腹稿中的文字,表示出了浓烈的兴趣,并且不断地为他的写作提供资料。

  当年,他看到硅谷大战中,IBM 动用3000
名工程师、花费数年才开发出来的操作系统OS2,虽然远远超过微软的视窗系统。但微机市场,却被微软悉数占领。

  “以IBM
的财力、物力和先进技术,当时却对小小的微软公司束手无策,这真的很有趣。”尽管当时只是一个搜索引擎专家,他却慢慢察觉到:“技术和商业要结合,否则产品不会被接受。”

  多年后,李彦宏彻底明白:“做企业,是改变世界的最佳途径。”

  1993
年,崔健来加州开演唱会,李彦宏也去凑了热闹。当时他尚未谋面的邓中翰、黄劲、马延辉,也全都去听了崔健的摇滚音乐会。当时,崔健唱道:“不知道是我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

  仅仅五六年后,李彦宏和上述所有人,全都回国创建了自己的公司。

  “出国和回国是在同一个日子”

  每年一度的“太阳谷峰会”,是全球媒体、科技以及投资界的一个顶级私密聚会。出现在山谷里的宾客名单,一直是一个秘密。

  今年7月7 日,李彦宏赶赴峰会时,用自己的i 贴吧发了一条消息:“因为当年放弃了绿卡,现在每次进美国,都要在海关排很长时间的队。”

  第三天,就有人在太阳谷,看见李彦宏加入了骑单车参加晨会的队伍;他还和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坐在户外的长凳上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而Google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后来自己爆料说也曾与李彦宏会面交谈。

  事实上,业内诸多大宗收购皆来源于该峰会——杨致远曾在太阳谷峰会上, 挖来华纳兄弟高管特里?塞梅尔2001年出任雅虎CEO;谷歌对Youtube
的收购,也都是在太阳谷洽谈的。

  外界对于李彦宏此行充满遐想。但采访中对于此节提问,他没有任何回复。在太阳谷,李彦宏说:“我认为像Facebook这样的国外公司,应该考虑中国市场。如果他们使用正确的方法,同时拥有足够的耐心,就会有机会。但来中国一定要快,如果迟疑,就来不及了。”

  1998
年,李彦宏听到过同样的忠告。那一次,是张朝阳和他的工程师们发出的。那一年夏天,李彦宏应清华大学邀请做一次技术讲座,搜狐的一帮员工也去听讲课。课后,这些工程师鼓励他:“你有这么好的技术,还不回国自己创业?”

  当时,李彦宏手里已经拥有50 多万美元的Infoseek
股权,过着让所有留学生羡慕的生活。李彦宏早早地购买了别墅,闲来无事时,他喜欢在院子里种植西瓜、黄瓜和西红柿。“因为那些都可以吃,我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他笑。

  但安逸的生活在他看来意义不大,眼前,硅谷的每一个人都在冒险,他回忆道:“我想回国,做更有意思的事。”
那时,李彦宏已就自己的搜索技术,在美国申请了专利。

  一年后,李彦宏和邓中翰、马延辉以及黄劲等20 多位留学生,一同受邀观礼建国五十周年的国庆典礼。1999 年10月1日,就成为了一切的转折点。2010
年8月,黄劲的安博教育集团刚刚在纽交
所上市。她还记得:“十年前的国庆,我们四点多就起床了,真正入场已经八九点。这一天,从白天观礼到晚上烟火表演,就一直在台上。”

  1999 年的国庆典礼,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李彦宏和同伴们站在天安门上,
“哭啊,喊啊,激动极了。最后从台上下来,就没有一个不准备回来的,全都要回来创业。”

  “那天晚上,我们聊着聊着,都觉得机会来了,真的是一腔热血,想要回来做点事情。我还说,现在回来是最好的时机,如果十年以后回来就晚了。现在看来,真的是这样——如果李彦宏十年之后回来,他再厉害也做不成百度。”中康德众医院管理公司创办人马延辉回忆说。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下定决心回来的,”李彦宏还记得, “当时北京的公交车身上已经有很多互联网的广告。”

  1999年12月24日,圣诞节的前一天,李彦宏搭乘国航的飞机返回中国。在空中的一刹那,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1991年12
月24日,就在这一天,我也是坐着国航的飞机离开中国的”。

  “竟然如此凑巧,”事后李彦宏说, “仿佛命运一样。”

  和布朗“斗嘴”

  北京中关村“上地硅谷”,和十几年前的加州硅谷颇为相似。北京西二旗地铁站出来,就能看见大片的空地和林立的电线杆。

  不过,一走进百度大厦,就能看见迥然不同的景象。喜爱宋词的李彦宏,给每间会议室都起上了“满庭芳”等词牌名。连前台的柱子上,也贴着词牌“七骑子”的字样。

  当初,国内网站流行英文名,李彦宏则早早从辛弃疾的《青玉案》中,给自己未来的公司选好了“百度”这个名字。“这是我在回国前就定了。”他冀望有一天,能让外国人探讨来自中国的搜索引擎。

  2008
年,李彦宏遇见了前英国首相布朗。两个人对搜索引擎展开了一场争论。布朗说:“你知道我每天搜索了什么信息,你知道我的喜好,你知道我想买什么东西,你甚至知道我的年龄、我的收入,你可以据此来发布最有针对性的广告,你是不是侵犯了我的隐私?过去的媒体,是不知道这些的。”

  李彦宏应道,“我是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信息,但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会用我掌握的信息对你造成伤害。”布朗又说:
“用我的信息赚钱,你应该付给我钱。”李彦宏说:“不对。你用我的服务,是免费的,我们挣了钱才能把服务做的更好。”

  此时,被业界打上“极度谨慎”标签的李彦宏,已经开始推动一场遭到张朝阳反对的国际化。“他们是不是觉得来自华尔街的钱太多了?”张朝阳质疑。而百度旗下的视频和电子商务网站,也曾被外界质疑,“李彦宏是不是想进入马云的地盘?”

  “事实上,百度最重要的是搜索本身。”对此,李彦宏说:“这是我们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

  百度上市以后,创造了一批百万富翁——这里面不仅包括百度的员工,也包括一位70 多岁的美国老太太。这位老太太在百度70
多美元一股时,用自己的退休金买了几千股,到现在每股涨到六七百美元,还不愿意抛售。

  这位老太太很少上网,对于搜索引擎也不了解。但为什么这么看好百度?她的回答是,有一次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有关李彦宏的报道,说他从大学开始就学信息管理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和搜索引擎有关的工作直至创业,到现在已经20
多年了。“这样的人,不可能不成功,钱投到这样的公司没有风险。”老太太说。

  “在外界看来,我十分顺利。”十年之后,李彦宏却说,他其实遇到过很多困难。就如同1999
年刚刚创业的时候,他还经常说:“大不了,我就回美国编程序去。”

  “很多次面对困难时,我都怀疑迈不过去了。但一旦迈过去了,就这么一回事。”

  B=《外滩画报》

  L= 李彦宏

  我们还没达到晋商的高度

  B:和以前的晋商比,你们有什么区别?

  L:我觉得我们还没有达到那个高度。我去乔家大院,我们看到早年的晋商,他们当时搞银行、票号,这一代人那时就有创新的概念,把整个现代银行这种制度都建立起来,非常了不起。那个时候整个中国还没有成为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只是处在一个阶段。正是因为这样,我觉得我们这代人特别庆幸,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只有在近两百年落后,过去四千多年都是世界强国,绝对的世界强国。

  B:你从来不生气吗?

  L:我是个慢性子。很多事情来了,脑子就空了。怒气是慢慢来的。

  B:如果要你送人一个忠告,你想说什么?

  L: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你擅长做的事情。

  B:为什么你们百度的办公室都是以词牌命名?

  L:北京大学信息管理专业有文理兼容的特点,从在那里读书时开始,我就习惯用古诗词来概括人生与事业。我认为,古往今来之成大事业者,必经过这样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是第一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第二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第三种境界。这三种境界可以诠释事业追求过程中的三部曲,那就是目标、奋斗、成功。人生经过这三种境界的历练,才能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成就一番大业。

  “我没有保镖”

  B:为什么,你一开始比别人更早一些认识到搜索的重要性?

  L:在人生道路上,每个人时刻面临着一些选择。我是一个非常专注的人,一旦认定方向就不会改变,直到把它做好。我相信,搜索将对网络世界和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我的理想,是为人类提供更便捷的信息获取方式,至今未变。

  B:据说在百度可以穿拖鞋上班,累了就去休息室睡觉?而且也没有人打卡?

  L:我们上班第一天,就制定了两个制度:不能带宠物上班,不能在办公室里抽烟。除此以外,再无规定了。我们十年没有变化。

  B:百度股票一上市,当天就从27 美元涨到了151 美元。你现在上街会被认出来?有保镖吗?

  L:偶尔会被认出来、签名,但不是很多。我没有保镖。不想要,很别扭。

  B:上市之后,面对华尔街的要求,你焦虑过吗?

  L:这是很多人对我的一个误解,包括很多百度员工都觉得百度面临高成长的压力。很多时候,也不得已,很多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它过去了。其实不是这样子,在我心目当中,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要为华尔街打工,我不是一个打工者的心态。做百度的原动力主要不是为了挣钱,到现在我也不需要为挣钱而工作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并没有真正觉得华尔街给了我多大的压力,而更多的是我自己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潜力,百度的影响力可以更大。

  打败竞争对手不是目的

  B:很奇怪,百度为什么会有Google 的投资?

  L:在百度的第三轮投资者中有Google。2004
年,他们通过第三方来传话,说有意来投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怎么能行啊?后来,我想这是为了下一年的上市。如果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来投资,这是对我们的肯定。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要卖给它。那一次,我和施密特见过了。2005年5月,他带了一大批人来百度参观、考察。他说:“你们要上市了?我来介绍经验。这个不好玩,约束很多。我们可以把你收购掉,或者增加投资。”我当时就回答说:
“我要上市,水都已经泼出去了。”到纳斯达克上市,我感觉自己更像一个旅行者,走到了这一站。但这个地方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到这里来,证明自己做了一些想做的事情。

  B:Google 退出中国后风云突起,今后几年,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会是谁?是微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

  L:十年来,我们换过很多很多个所谓的“竞争对手”。我觉得还是我们自己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了,才会有一个好的发展。而不是想办法把竞争对手卡死,我们就好了,这种看法不对。我们也看到很多其他领域里,有人把其他竞争对手弄死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对一个新兴产业、快速增长的市场尤其如此,这个市场再成长8
倍、10 倍,而你即使市场份额多几个百分点、少几个百分点,差别都不会太大。

  B:百度现在涉足了视频和电子商务,百度会给这些旗下的网站怎样的支持?据说,阿里巴巴要做电子商务搜索,那么百度在这块还有大的动作吗?

  L:我们认为自己可以提供更高质量的、有版权的内容了。通过这种形式,更好地满足百度视频方的需求。电子商务稍微又要复杂一点,我们一直认为搜索引擎将是电子商务最终最大的受益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