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苹果专卖店暂停营业 疑因黄牛抢购iPhone4

苹果店暂停营业 疑因黄牛抢购iPhone4

  昨天晚上,大量顾客和黄牛党一起等候零售店开门

  “爱疯”的“黄牛们”狠狠地咬了“苹果”一口。昨天上午,三里屯的苹果专卖店挂出了暂时停业的招牌,但直到晚上仍有大批渴望购买到iPhone4的顾客在三里屯苹果专卖店聚集。在这里等候的顾客说,位于大悦城的另一家苹果专卖店昨天也出现过暂停营业的情况。除了众多等候购买iPhone4的顾客,现场还有大量“黄牛”在肆无忌惮地加价兜售自己已经购得的iPhone4。

  “他们的确‘爱疯’了。”顾客毕先生说,他从早晨6点开始一直等了13个小时而毫无收获。他和许多人的意见一致,“苹果”所以暂停营业,就是因为这些“黄牛党”肆无忌惮地抢购iPhone4。不过截至昨晚发稿时,记者并未得到“苹果”方面对此事的说明。

  截至昨天晚上7点30分,三里屯苹果零售店依然暂停营业,然而店外聚集的黄牛党却生意兴隆,不断向赶来的顾客兜售着手中抢购来的iPhone4,而其价格则比店里销售的产品高出了300元到600元人民币。

  “一有风吹草动 这里就会骚动”

  昨天晚上6点左右,“暂停营业”的牌子仍然在三里屯苹果零售店紧锁的玻璃大门内竖立着,十余名顾客守候在玻璃门口,向里面张望。而在苹果零售店南侧的广场上,百余人或坐或站或蹲,等候着这一天最后的几个小时。

  “好像昨天晚上8点就突然又开始营业了,”顾客毕先生觉得等在这里的人们都在赶着这最后的希望,“不过不知道今天会怎么样。”

  突然,广场的人们骚动了起来,数十人抢先拥到了大门前,毕先生也迅速跑了过去。大门依然紧锁,不过原本空荡的苹果店一层此时多了三名店员,他们只是关闭了展台上的电脑,并用“傻瓜”相机为玻璃墙外的等候者照了几张相片。

  “任何小的风吹草动都会引来这里人们的警觉和骚动。”毕先生说,昨天一天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多次,他难以计算。

  曾采用分段放行 警察多次维持秩序

  毕先生昨天早上6点就赶到了这里,那时已经有众多人聚集在此地等候了。据他介绍,昨天早晨7点30分左右,三里屯店开始营业,几名工作人员出来后,杂乱的等候者终于排起了队伍。

  毕先生说当时店里采取的是分段放人,“只要进来的人把一层购物通道占满了,工作人员就停止放人。”但是到了9点左右,这家苹果店就开始暂停营业了,据他说工作人员并没有解释具体原因。

  据毕先生介绍,尽管等候的人众多,但是现场没有违反社会治安的行为,不过倒是有一些等候者与保安和工作人员之间的小摩擦。虽然记者在现场没有看到民警,但是毕先生说昨天一天民警多次到现场维持秩序。

  “黄牛”交易正欢 抬价五六百元

  与众多网友在网上发表的观点一样,毕先生也猜测“暂时停业”与“黄牛党”疯狂抢购iPhone4有关。虽然苹果公司的网站直到昨天晚上还在公布着这家店购买iPhone4的有关要求——“每人每天只能限购两部”,但是毕先生说昨天这家店有一段时间并没有按照这个规定,“只要有钱,买几部都可以”。

  就在广场上,一位“黄牛”双手捧着6部未开封的iPhone4向等待的消费者兜售着。“16G的5600元,原价4999元。”这位“黄牛”说。当对方质疑要价过高时,这位“黄牛”说:“这都是辛苦钱,你花钱还省得排队了。再说,你就是排队也未必能买到,我们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就在这个广场上,有五六撮儿都在进行着现场交易。这些“黄牛”们不仅卖手机,而且还免费剪卡、销售保护套,当然这些“黄牛”们无法出具发票。“等开门了,我可以亲自带着你进店里开发票,现在只能给你小票。”一位“黄牛”说,“我们服务一条龙。”

  从25日开始,这位20多岁的“黄牛”每天凌晨三四点钟便从女人街赶过来,“这里有快餐店,也有椅子,你看这里的人,一半以上都是干这个的。”

  昨天傍晚记者拨打苹果三里屯零售店电话,但是电话始终处于被占用、无法接通的状态,而记者试图联系苹果公司公关部门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时,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