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电信暂停第三方宽带清查 未被查者暂不追究

  8月开始的电信清理宽带接入行动(详见本报9月6日报道《清理宽带接入中国电信念紧箍咒》)已经暂时告一段落。记者获悉,目前中电信对其他运营商的态度是:尚未查到的违规接入暂时不再追究,对于已经封停的带宽如要继续接通,则必须按照正式协议价格付费。

  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弱势运营商与中电信之间的正式结算价格在100万/G/月以上,而通过第三方接入则低于30万/G/月。巨大的价差是其他网络运营商普遍采用第三接入的主要原因。

  据记者了解,本次清查行动广东省受到的影响最大。有铁通内部人士表示,广东铁通目前被中断了40%以上的网间流量,造成与电信方向的网路访问严重恶化,导致用户投诉率猛增。

  对于电信的做法,某地方广电运营企业负责人认为,“电信的清理行动作为内部的管理手段,完全可以理解,外界并不能指责电信有什么不对。”但他同时提出,网络的互联互通是属于公共资源,因此结算价格不应由电信单方面制定。

  清查效果

  “现在广东这边已经查完了。”广东某IDC人士告诉记者。“而且电信采取了很多监管手段,来防止其他运营商继续通过第三方接入发展用户。”

  记者从广东铁通内部了解到,在电信开始清查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内,铁通宽带用户申诉达37477件,越级投诉39件,38443个用户没有缴费,有28210个用户面临退网。

  根据广东铁通之前的统计,从8月12日开始,多条与中国电信方向互联网出口带宽陆续被中断,截至9月8日,已经中断3.8G,占电信方向网间流量的29%,造成与电信方向的网间质量严重恶化。

  不过,作为广电系的网络运营商,深圳天威视讯方面则向记者表示,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据记者了解,目前天威视讯拥有有线宽带用户30多万,铁通在广东的宽带用户数为55万。

  “其他运营商肯定都受到一定影响,但电信也不可能所有的都清查到。”上述IDC人士指出,对其他运营商来说,更关键的问题是未来以低价格发展新用户的时候,必须接受电信开出的官方网间结算价格。

  该人士表示,电信做了很多配套工作来完善未来的监管。首先就是对VPN(虚拟专用网)进行一定技术限制,“这是之前穿透接入的主要手段”。其次,电信还对地方公司的内部管理进行严查,“比如未来发现一次这样的问题就扣全年的奖金”。

  此外,联通近期也对第三方接入的价格进行了调整,“以前联通的第三方接入价格是每G每月18万到22万,现在调整为28万与电信同一水平。”

  企业博弈

  据记者了解,目前其他网络运营商与电信之间的互联互通有三种方式:第一是骨干网间直联,结算价格110万/G/月;二是通过NAP点互联,带宽10G,结算价相当于100万/G/月;三是通过第三方接入,也是主要接入方式,平均单价低于30万/G/月。

  记者从铁通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目前铁通每年支付的互联网网间带宽费用超过10亿,占数据业务收入的30%以上。事实上,这还是基于有大量第三方接入形式下的费用,如果铁通全部采用高于100万/G/月的互联价格,则宽带数据业务难以为继。

  铁通方面认为,形成大量网间带宽通过第三方接入中国电信的主要原因有:一是铁通在成为骨干互联单位之前已经以ISP方式接入中国电信;二是中国电信要求的互联网骨干网直联结算价格不合理,远远高于其客户和代理商的接入价格。据悉,目前铁通公司宽带用户已达700多万户,数据业务收入占到公司总收入的近
40%。

  “电信这么做其实也无可厚非”,另有业内人士站在中电信的角度评价说,广电企业在内容播控领域,中移动在移动通信领域都有绝对的优势,宽带资源则是电信最后的堡垒。“所以电信利用网间结算做文章也是其在竞争中的筹码。”

  事实上,移动与铁通合并后,通过捆绑销售已经给电信的宽带业务造成了一定威胁。比如2009年8月,中移动就在多个城市推出“充话费、送宽带”活动,客户只要到移动营业厅充值600元手机话费,并承诺月最低消费70元,就能免费使用2M不限时宽带一年,并可免去开户费。而中国电信2M宽带的包月价格一般都在
100元以上。

  “其他运营商的低价确实对电信造成了冲击。电信清查也是为了在竞争之中寻找平衡。”所以,上述人士猜测,最后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电信与其他运营商企业各让一步,达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价格。

  定价权问题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电信开始清查第三方接入之后,铁通等运营商高层就一直在与电信进行协商,虽然经过多轮接触,但目前仍然僵持在互联接入的价格问题上。

  中国铁通新闻发言人郭晓昭对此回应称:“我们与电信的沟通一直在顺利的进行,并不存在什么障碍。”

  “其他运营商并非不愿意直接与电信互联,但高于市场价3倍的互联价格确实有点太高了。”前述广电运营企业负责人表示,造成这样价格的原因还是在于这是企业定价。在他看来,“网络的互联互通是属于公共资源,所以应该是国家定价而非企业定价。”

  事实上,通过互联网交换中心互联是国际上一种重要的互联方式,但目前我国通过国家互联网交换中心交换互联的带宽仅占互联总带宽很小的比例,仅为5%左右。同时结算价格近三年来也没有大幅下调。

  数据显示,目前国际互联网结算价格已经下降到15万/G/月以下。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有两个措施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目前第三方接入的问题。

  第一就是应扩大国家交换中心容量,使其发挥应有的重要作用。第二就是降低企业直联价格,“每月每G降到40万左右比较合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