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资讯

北京消协建议降低固话月租费遭遇多方踢皮球

  11日,北京市消协致函工信部和国家发改委,建议降低固定电话基本月租费,“21.6元的月租十年不变,九成多消费者对此不满,今年1到7月份,全国固定电话用户累计减少997.4万户”,这几个数字一经披露,立时大热。

  到目前为止,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还没有对此做出回应。虽然九成多的消费者表达了心声,但他们之中却没有多少人对尽快降低固话月租期待过高,归其原因就在于:越是涉及公共利益的产品或服务价格,消费者越是没有价格决定的话语权,所以,这一次,虽然万众期待,但我们还是只能弱弱地问一声:究竟谁能主动出面帮助消费者协会把这篇降价的大文章做完?

  消协曾直接给运营商提建议,但被拒绝

  北京市消协的建议函指出,固定电话月租费与居民的收入相比过高,导致消费者拆机率上升,而根据北京市消协开展的电信资费民意调查,
91.82%的消费者认为此项收费不够合理,因此北京市消协建议降低固话月租费。没想到,这个建议的过程却一波三折。

  董青(北京市消协秘书长):去年,我们共接到了140多件关于电信资费的投诉,固话月租过高是其中的主要问题。今年4月1日,我们就请了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电信研究所专家、律师进行了降低固话月租的可行性分析,专家们认为固话月租存在降价的空间;4月9日到21日,我们请来了北京的三大运营商:电信、移动和联通,向他们通报了消费者的需求和专家的分析,也听取了运营商不肯降价的理由;5月中旬我们组织了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消费者代表和三大运营商的座谈;7月,我们又在网上进行民调,共有十几个省、直辖市的11284名消费者参与投票,获得了对于固话月租的民意。

  交固话月租很冤枉,是消费者个人的直观感觉,但是降低固话月租,是我们经过多方调查和分析后给出的建议。在多次座谈中,个别运营商用“国际惯例”当挡箭牌;运营商还把2009年1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调整固定本地电话等业务资费管理方式的通知》作为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因为在这个通知中有一项主要内容说“固定电话月租费和本地通话费以及小灵通的基本月租费和本地通话费的资费,由现行政府定价改为实行上限管理”,因此他们认为自己并没有超过上限,“没踩线”,所以并不违规。

  从2005年开始,我们就多次呼吁电信资费改革,在取消手机双向收费、降低漫游费等很多问题上,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都非常重视,所以,电信资费才逐年下降。我们提出新的资费调整方向,也是希望能得到上述两部委的支持。固话月租费这种“十年一贯制”应该被打破,根据企业的经营状况,这个收费应该呈下调的趋势。

  屈建辉(北京市消协副秘书长):中国的消费者已经为中国固定电话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从当年的装机费就要5000元开始一直贡献到现在,即便考虑到历史发展过程,也是“让利于民”的时候了。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固守着月租费不放,不发展新的业务增长点,这是不利于产业发展的。

  “固话月租就是乱收费,早就该取消”

  在建议函中,北京市消协提出了固话月租费不仅存在降价的需要,也存在降价的可能。其实,这已经是非常温和的态度,甚至有人认为,固定电话的月租费不是是否应该降低的问题,而是应该逐步免除。

  董青:随着宽带参加电话成本分流、光纤大幅度普及、交换机价格大大降低等,电信运营企业经营固定电话的平均成本也随之大幅下降,这就给降低固定电话月租费提供了空间。

  同时,固定电话的网线使用与水、电、气等网线不同,使用用户增多并不会给维护、维修成本带来多大变化,为增加的用户投入的维护费用、损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目前固定电话网线已经铺设得非常完善的情况下,用户越多越好,也可以分摊成本。

  曾剑秋(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信息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目前,固定电话的用户量只剩3亿多,减少得这么多,就是消费者对固定电话月租费过高不满的一个反映。目前的固定电话线路已经建设好,其容量要远远超过3亿这个数字,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好比一个大楼盖好了,却只有两成的住户住进来,空置率太高,造成浪费。所以,降低收费,增多用户是目前应该追求的经营目标。至于降到多少合适,我觉得10元左右是一个比较好的标准,不至于让经营商亏本,也能让老百姓得到实在的好处。

  “消费者和他们的协会仅仅有呼吁权”

  从
2005年开始,北京市消协就不断呼吁降低电信资费,提出了取消双向收费、降低移动漫游费等,直到2007年,手机用户终于实现了单向收费。2008年,移动电信资费下调了11%;2009年,下调了13%左右。也就是说,在北京市消协提出呼吁和问题得到部分解决之间会有一个很长的时间缓冲,那么,在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提出降低固定电话月租费之后,我们需要等多长时间?有关部门会接着把这个建议推动下去吗?

  董青:法律赋予消协的七项职能中,包括对相关职能部门提出合理化建议,对有利于行业发展、推动行业改革的工作我们就及时提交建议,同时也反映民意,但我们也是只有建议权,至于这个行业会采取什么姿态、能不能降低收费,幅度是多少,决定权不在我们。

  邱宝昌:固定电话月租费属于政府指导价,按照《价格法》的规定,调整要经过听证程序。但是听证并不采取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消费者的意见也就仅供参考。
而且政府指导价确定之后,对多长时间应该进行调整等问题并没有明确说明。而按照规定,经营者可以提出申请调整价格,而消费者却只有参与权,没有申请权。也就是说,当感觉政府指导价不太符合市场时,经营者可以申请调整,而消费者却连提出申请的权利都没有,经营者太强势,消费者的话语权少得可怜!希望相关规定能够做出调整,否则消费者、消费者协会也就仅仅有权呼吁,这个谁来接着写下文的问题就很难得到答案。

  [追访]

  被“踢皮球”了:今天上午北京市消协仍未收到两部门回复

  上午,记者多次拨打电话终于接通国家发改委有关工作人员时,对方第一反应是:“固定电话月租费的事?这应该归工信部管啊,为什么给我们致函呢”?之后记者被要求将采访问题传真过去,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没有收到回复。

  工信部有关工作人员在听到记者采访问题“是否已经收到北京市消协建议函”的时候,直接反问该建议函是发给哪个部门了,当记者答复说北京市消协是使用的EMS特快专递,收件人是“工信部”时,他回复说:“要是没说明送给哪个部门,我没法查,你还是问消协吧。”

  在北京市消协的建议函已经发出3天之后,在北京包括很多中央媒体都已经进行了公开报道之后,在几经反复、拨打了十几次电话吃了几个闭门羹后,关于“您收到北京市消协的建议函了吗?”这个简单的问题,记者仍然没有从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得到答案,至于“贵部门拟如何回应这份建议”的问题更无从谈起了。

  [围观]

  @肉肉哈:这个要顶,心声啊,我想不提出来也会成为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打破垄断了自然就得降了,没看看现在的移动和联通哈。

  @生蚝:终于有人出来说人话了。

  @天边的人:猴年马月才能实现得了哟!

  @璑意回眸:家里三口人,一人一部手机,要不是电脑上网必须装固话机,谁会每月花21元(18元月租费3元来电显示)装个哑巴电话(因为从不用固话打电话)。

  @晴空:我们清远铁通就取消了月租费了,只要18元包月套餐,包180分钟通话,超出部分,市内0.1元每分钟,长途0.2元每分钟,不需加播任何IP号码,想想真的很划算。再说一句,我是绝对的铁通用户,非一些人想的什么铁通的托儿。

  @豆豆:不知世上还有多少国家有“固话月租特色”。中国人民渴望“接轨”。

  @ztq:搞不懂的月租费,我一直认为固话和手机使用人不该交月租,因为他是使用人买的,不是租的,凭啥还要交租金。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买的房子,汽车和家用电器都该交租金了是吧。

  [算账]

  所谓国际惯例

  国际惯例、与国际接轨,这是很多垄断企业在面临消费者质疑时的挡箭牌。今天,我们来看看在固定电话月租费这个问题上的国际惯例,以美国的AT&T为例——

  固定电话资费本地通话费

  套餐一:

  月租费: $20.8/月

  本地通信费:不限时、免费用

  初装费:免去

  套餐二:

  月租费: $26/月

  本地通信费:不限时、免费用

  初装费:免去

  其他:包含13项固网增值服务

  套餐三:

  月租费: $23/月

  本地通信费:不限时、免费用

  初装费:免去

  其他:包含固网增值服务来电显示和呼叫等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