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SNS

纽约时报:谷歌押注社交网络 被指过于看重技术

  导语: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称,虽然谷歌以往的社交网络产品都没有获得太大成功,但该公司仍然计划通过一系列新工具来拓展社交网络业务,抵御Facebook的进攻。

  以下为文章全文:

  遭遇社交挑战

  谷歌发明的算法可以帮助人们搜索互联网,并且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但是在开发社交网络功能时,该公司的表现却糟糕得多。

  改变这种局面已经成为谷歌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谷歌的优势在于成功把握了整个互联网的动向,并且成为了网络世界的主要入口。但是随着人们在Facebook等封闭的社交网络上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而这类网站通常都限制搜索引擎的抓取,使得谷歌有可能会在网民的上网时间、生活细节的争夺战中落败,并最终影响到广告业务。

  美国科技研究和咨询公司Altimeter Group创始人夏林·李(Charlene Li)说:“谷歌通过搜索引擎帮助用户制定决策,并借此赚取了大量收入,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向社交渠道制定决策。无论何时,只要与决策有关,便会牵扯到钱。”

  谷歌一直都在努力创建社交元素,该公司最近推出的Buzz使得Gmail用户可以分享状态更新、图片和视频。但是这款产品以及此前的其他努力都未能获得广泛认可。

  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该公司希望借助即将于今年秋天推出的新工具再度尝试。尽管没有透露细节,但施密特和其他谷歌高管却在最近的采访中粗略描绘了这些计划的概况。

  他们表示,部分工具仍处于开发之中。还有一些则会为现有的产品中添加功能,例如搜索、电子邮件、地图、图片、视频和广告。

  施密特说:“(我们)计划利用谷歌的核心产品,并添加一种社交元素,以便改进核心产品。”

  过于看重技术

  但是仍然有业内人士怀疑,谷歌是否已经完全理解了社交关系,从而创建人们想要的产品。夏林·李说:“谷歌的文化非常依赖于算法的力量,但要计算社交互动却非常困难。”

  例如,今年2月推出的Buzz就引发了隐私拥护者和日常用户的批评,原因是该产品会自动将用户的电子邮件联系人添加到Buzz网络中。谷歌很快进行了改进,向用户推荐好友,而不是自动添加好友。

  在公开发布前,Buzz只在谷歌员工中进行过测试。

  “在谷歌,有些人认为,他们的DNA并不十分适合开发社交产品,这在谷歌内部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话题。” 一位要求匿名的谷歌社交产品开发人员说。

  此人表示:“社交是与人交往、分享图片而且要看起来很酷。但对谷歌工程师而言,这却十分陌生。所有这些细节都很微妙,有时甚至会被忽略,尤其是对于那些由一家非常功利的企业培养出的技术人员而言。”

  谷歌拥有一个名为Orkut的社交网络。尽管该产品在巴西和印度广受欢迎,但却从未在美国市场真正腾飞。除此之外,谷歌还推出了Google Profiles资料服务,使得用户可以将谷歌与LinkedIn和Twitter进行连接,从而在搜索结果中显示好友发布的内容。但只有一小部分谷歌用户创建了这种资料。

  面临多重威胁

  而随着Facebook的日益流行,该服务也逐渐成为谷歌的一大威胁。包括搜索引擎和YouTube在内的谷歌旗下网站的独立用户访问量仍然高于Facebook。但是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用户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首次超过谷歌旗下的各大网站。

  部分用户开始借助Facebook的好友来获取原本通过谷歌搜集的信息,例如向好友询问有关购买寿司或聘请保姆的建议。

  通过与微软之间建立的全新合作关系,Facebook用户的好友所喜欢的内容可以显示在必应中。微软是Facebook的投资者之一,必应则是微软旗下的搜索引擎。

  这种威胁还存在于收入领域。Facebook的显示广告销售额正在不断增加,而谷歌也将这一领域视为下一个增长机遇。

  采取应对措施

  谷歌已经组建了一支工程师团队,从事社交网络的开发。领导该团队的是负责移动应用的谷歌工程副总裁维克·冈多特拉(Vic Gundotra)和负责Apps的谷歌产品管理副总裁布拉德利·霍洛维茨(Bradley Horowitz),他们二人此前都曾经参与Buzz的开发。

  冈多特拉说:“作为我们组织全球信息的使命的一部分,谷歌也需要组织用户的好友关系,并使得用户能够看到与好友之间的互动、参与其中并借此受益。”

  谷歌还收购了多家社交网络公司,并获取了大量技术和工程师。该公司收购的Slide和Jambool两家公司主要为社交网络开发应用以及虚拟商品和虚拟货币。另外,谷歌收购的Angstro则专注于社交服务之间的信息交换。今年,谷歌还收购了问答网站Aardwark,并对社交游戏公司Zynga进行了投资。

  一名从事谷歌新款社交产品开发的员工透露,尽管此前曾经有相关报道,但是这个新项目不会包含大量游戏元素。

  施密特说:“谷歌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地方。很难想象我们最终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游戏或娱乐来源。更有可能的情况是,我们会成为这类内容的基础设施。”

  谷歌的多名高管表示,无论具体计划如何,该公司都不会开发一款Facebook的复制品,并且要求用户重新输入所有的个人和社交数据。“我认为存在一种社交网络疲劳效应。”霍洛维茨说。

  风险犹存

  谷歌的风险的确很高,因为人们逐渐开始通过Yelp、Facebook或Twitter等其他网站上的好友来寻找问题的答案。例如,夏林·李最近就曾经通过Twitter向好友询问到哪里给孩子买衣服,并且得到了解答。

  “以前,我可能会去谷歌,而对于Gap或American Eagle而言,存在着巨大的广告机遇。但是谷歌永远都无法了解到我的意图。”她说。

  社交信息的潜力已经超越了搜索领域。Facebook最受欢迎的功能是图片分享以及在照片中标记好友。谷歌旗下的图片分享服务Picasa的社交功能却有所不足。

  当人们分享广告并对其进行评论时,广告同样有望具备社交性。负责显示广告业务的谷歌副总裁尼尔·莫汉(Neal Mohan)表示,到2015年,将有四分之三的显示广告具备社交性。但是Facebook已经向用户提供这一服务。如果能够了解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分享的信息——例如年龄、性别及其喜欢的餐馆和歌手——便可以帮助谷歌更为有效地发布广告。

  Facebook发言人拉里·余(Larry Yus)表示,该公司预计将会出现各种规模不一的竞争对手,但他们仍将集中精力创建有价值的服务。但Facebook高管曾经私下表示过,他们最大的担忧是,谷歌给予Google Profiles服务的优先级高于Facebook。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