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热点

数字版权收入水涨船不高 一本书只赚66元?

  藏地密码》“被数字出版”两年,收入为零;易中天称 “我还没拿到数字版权的一分钱”,计算下来“可能丢了一套别墅”。畅销作家叫苦数字版权零收入并不是头一次。文学网站、手机阅读平台越来越多,热门小说频频以正版身份亮相网络,却没有重演影视剧版权费随视频网站增多而飙升的盛况,原因何在,耐人寻味。

  一本书只赚66元?

  全球最大电子书制造商亚马逊网站日前和麦克米伦出版社打了一场价格战,最终不得不放弃电子书定价权。出版商之所以获胜,是因为如今的电子书市场不再是亚马逊网站独大,苹果进来了,谷歌也跃跃欲试,出版商因此有了更多选择余地,版权费自然水涨船高。但类似案例并没有在国内出现,网站在宣传中大谈市场空间巨大,却很少有作者从中直接获益,文著协副总干事张洪波表示,“还没有一个传统作家敢站出来说我一年拿5万、10万。 ”

  有业内人士透露,一本书一年数字版权费接近1万元,在国内已经算高的了。某网站甚至给出版社开出了一本书一年66元的预付费,需要授权的范围包括网络下载、阅读器内置、电信运营商,出版社还需支付网站上架费,门槛之高让人咋舌。

  时间差丧失“商机”

  热门书为何上网赚不到钱?电子版比纸质版滞后是重要原因。热门影视剧已能实现网站、电视台同步播出。但电子书的定价只有纸书定价的1/4,并且无法预付版税,因此上市时间往往落后于纸书,导致盗版严重,网站不愿开出高额版权费,无法形成良性循环。

  眼下网站与作家合作,分为一次性买断和分成两种方式。网站通过一次性买断方式和作家合作,存在风险,书不能像影视剧那样插入广告,一旦点击数不如意,可能血本无归。分成模式则将风险转嫁给作家,让作家不愿将作品上网作为第一选择。据悉,中移动与内容商“六四分成”,作家还要和出版社再分享微薄的收入,不少书到手可能只有几角钱。即便如汉王开出了“二八分成”的诱人模式,作家们依旧有自己的疑虑:印刷一万本纸书,卖了多少,数目可以点数,但授予网站数字版权,到底有多少人下载,全由网站说了算,有失公允。因此有过来人提醒,“中小作者的作品在信息泛滥的网络上呈现给读者的机会不多。所以听到数字出版允诺的高版税或分成,也不要过于乐观。 ”

  赚钱并非遥不可及

  即便如此,热门文学作品上网仍然是无法阻挡的趋势。伊能静在发行新书《灵魂的自由》时,同时将电子版放到了方正旗下番薯网上,前辈梁凤仪作品在番薯网每分钟下载五本的记录给了她信心。作家麦家也从电子出版中尝到了甜头。他向媒体表示,通过中移动手机阅读《风声》,每个月能有1000元左右收入,将作品授权给盛大电子书,授权预付金为15万元,每销售一本电子书,麦家获得收益的70%,大大高于纸质书16%的版税。这个收入甚至高于作家蔡澜对电子书版税50%的预期。随着番薯网、盛大文学、汉王等向成熟的电子书平台靠拢,并且以逐年递增的方式吸纳众多用户,打击盗版力度加强,作家的收入要水涨船高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