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欧洲业务受压 谷歌微软斥巨资游说欧洲政界

欧洲业务受压 谷歌微软斥巨资游说欧洲政界

  近期,美国科技公司在欧洲面临了来自监管层面的压力,而这些公司开始动用最有力的武器进行反击。这就是金钱。

  近几年,谷歌、微软和其他公司已投入大笔资金对欧盟进行游说,希望能影响欧盟对数据保护和版权问题的立法,并从法律上打击竞争对手。

  这些科技公司正直接瞄准欧盟机构,并通过多个利益集团来影响欧盟决策者。此外,作为公关活动,这些科技公司也在大力宣传在欧洲创造的就业机会。

  谷歌近期正面临来自欧盟的反垄断压力。来自欧盟透明度机构的数据显示,去年谷歌面向欧盟的“直接游说”费用增长了超过一倍,达到350万至400万欧元(约合384万至439万美元),高于2013年的125万至150万欧元。业内专家指出,这些数据来自公司的自行申报,而这些公司实际支出的游说费用远远不止于此。

  作为对比,根据研究公司MapLight的数据,谷歌去年花费了1680万美元对美国国会和联邦机构进行游说。

  目前,谷歌在欧盟的游说支出已接近微软的水平。在截至去年6月底的一年中,微软在欧盟的游说支出为450万至500万欧元,与前一年相仿。

  欧洲议会关于数据保护法律的首席谈判专家简·菲利普·阿尔布莱特(Jan Philipp
Albrecht)表示:“3到4年前,关于网络中立性和数据保护的讨论刚刚开始,随后硅谷公司大举加强了游说活动。”

  欧洲一些利益团体正站在这些美国公司的对立面,其中包括大型的电信和出版集团。这些欧洲公司认为,新到来的美国公司攫取了巨额利润,但并未遵守相同的规则。

  尽管这些欧洲公司的意见更容易被欧盟决策者接受,但它们的游说支出相对较少。例如,德国电信去年向欧盟机构的游说支出为110万欧元,而出版商Axel
Springer SE的这方面支出仅为5万欧元。后者CEO马西亚斯·多夫纳(Mathias Doepfner)此前公开表示,谷歌给该公司造成了威胁。

  政治圈人士指出,美国公司进行游说的一大特点在于依靠资金充足的利益团体。阿尔布莱特表示,“大部分游说者并不直接率属于这些美国公司”,它们往往是“商业协会、律师和顾问,甚至科学家和报纸”。

  欧盟的数据显示,微软加入了33个位于布鲁塞尔的贸易组织和其他利益团体,而谷歌和Facebook的这一数据分别是15个和13个。德国电信也加入了13个这样的组织,但Axel
Springer仅加入了4个组织。

  获得微软支持的两个游说组织Fairsearch和Icomp在推动欧盟调查谷歌的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而微软自身在这一事件中则相对低调。获得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支持的“计算机和通信产业协会”往往会讨论一些这些公司不愿公开谈论的、存在争议的话题。

  不过,随着欧盟监管压力的加大,一些美国公司也开始独自展开行动。近几个月,谷歌持续发布博客文章,介绍该公司如何保护消费者,以及帮助小企业所有者。上月,谷歌承诺,到2016年,将对100万名欧洲人进行数字技能培训。而谷歌的高管也常常出现在布鲁塞尔的各种讨论和会议中。

  在周二的一篇博客中,谷歌表示,将在未来3年内花费1.5亿欧元,“促进并支持欧洲数字新闻行业的创新”。谷歌将与包括《卫报》和《金融时报》在内的8家发行商合作。

  亚马逊也在这样做。本周二,亚马逊在一份公告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帮助欧洲的小企业在欧盟内部销售商品。亚马逊目前正由于在卢森堡的税务问题而受到欧盟调查。

  亚马逊在公告中称,过去一年,欧洲企业通过亚马逊网站向欧盟其他国家出口的商品总价值达到28亿欧元,同比增长50%。亚马逊欧洲卖家服务负责人弗朗科斯·索吉尔(Francois
Saugier)表示:“自15年前我们启动欧洲业务以来,亚马逊就将欧洲视为单一的市场。”

  上周,Uber欧洲业务高级副总裁尼亚尔·沃斯(Niall
Wass)对欧盟立法者表示,Uber“全力支持”欧盟建设无国界统一数字市场的计划。这一计划的细节将于下月公布。沃斯表示,实现这样的目标越快越好。

  不过一些立法者认为,美国公司这样的公开表态可能为时已晚。欧洲议员、知名的谷歌批评者雷蒙·特雷莫萨(Ramon
Tremosa)表示,在此前开展业务的过程中,谷歌拒绝参与一系列讨论。这导致欧洲议会对谷歌的态度趋于强硬。他表示:“谷歌或许认为,与欧洲议会打交道没有必要(欧洲议会没有直接的反垄断执法权),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

  此外在欧洲,这些美国公司不仅面对来自欧洲利益团体的压力,它们相互之间也在明争暗斗。

  代表德国首相默克尔所属政党基民盟的欧洲议员安德里斯·施瓦布(Andreas
Schwab)表示:“这是一场美国国内的斗争,而不是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斗争。”去年11月,他支持了一项极具争议的提案,呼吁对谷歌进行分拆。

  他表示,一些美国公司私下向他投诉了谷歌的商业行为,但在公开场合却做出了自相矛盾的声明。“许多公司都对谷歌的行为感到不满”,但其中一些公司“发布的声明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